陈会良与北京光电技术研究所技术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2015)东民(知)初字第02649号
技术合同纠纷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东民(知)初字第02649号

原告陈会良,男,1952年3月9日出生,汉族,北京多元集团有限公司退休工程师。
被告北京光电技术研究所,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皇城根北街甲20号。
法定代表人董建伟,所长。
委托代理人马魁良,男,1961年9月20日出生,北京光电技术研究所总会计师。
委托代理人王世海,北京市亿中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陈会良诉被告北京光电技术研究所(以下简称光电研究所)技术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2月5日立案受理,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由审判员魏嘉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邓旭明、人民陪审员纪淑英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3月19日、2015年6月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第一次开庭原告陈会良,被告光电研究所委托代理人马魁良、王世海到庭参加了诉讼。第二次开庭原告陈会良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光电研究所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会良诉称:原告与被告于2013年10月31日自愿签订《光耦转矩传感器产品合作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书》)。该协议约定,被告与原告签订协议后,被告有三个月的执行该协议的生产准备期,生产准备期过后协议正式生效。2014年2月起,原告遵照协议约定对被告的"项目课题组"进行了培训授课、培训技操,技术图纸和技术资料的提供,生产环境的建立,专用设备设计加工、配套工具,仪器仪表和关键电子器件的订购,外协加工的协助,样品样机的提供等等工作。2014年2月,被告的课题组为3人组成,一个月后原告提出该项目组的人员配置不合理并请求调整,一段时间后项目组人员有了调整。2014年4月起,被告项目组人员调整为2人,包括课题组组长及1名试用技校学生。2014年7月,该项目组只保留了课题组组长1人。此外,被告采取拖延的手段应付原告,以多种借口不支付原告利益,并于2014年11月24日突然提出该项目停止。采用光电子技术平台原理技术创新的光耦转矩传感器产品已有三年多的市场营销业绩,完成了北京市微小企业创新基金的支持和验收。涉案协议期内,原告按照协议约定完成了技术资料的提供(包括产品机械图纸、产品电气图纸、电子元件采购清单、产品作业指导书、产品说明书、产品规范书、企业标准、配套设备清单等)和技术支持服务。而被告采用拖延的方式极力窥探光耦转矩传感器产品建立在光电子原理技术平台的秘密技术,以种种借口要求原告提供关键技术的实施手段及技术方法。被告拖延光耦转矩传感器的正常生产,2014年7月后该课题组再无任何生产人员和技术人员,且被告消极面对市场导致产品销售不畅。被告应赔偿原告的各项损失,支付原告应得的利益,偿还所欠原告款项,并支付原告为防止损失扩大而支出的合理费用。原告因此诉至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令:1、被告支付原告合作执行期内应支付而未支付的原告利益13.7万元(包括保底利润10万元及原告应得的销售额达到100万元利润值的补差3.7万元),被告支付原告合作执行期内未支付的资金2810元(包括采购轴承款项410元,PCB线路板制版费800元,焊接电路板费用1600元);2、被告支付防止原告损失扩大而支出给原告的合理支出费4.2万元(包括建立新的合作伙伴费用3万元,差旅费、考察费、住宿费共1.2万元,损失销售产品的利益5.5万元,合同变更费用500元,以上共计9.75万元,本案主张4.2万元);3、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光电研究所辩称:原告在本案中有两个身份,一个是履行本案技术合同的身份,另一个是被告聘请原告做技术支持工作并每月支付3980元,这两个身份没有实际关联。《协议书》第二条第一款第一项约定,原告应在协议签订后10个工作日内为被告提供确保生产的一切技术资料(包括原材料清单及来源、产品规范、作业指导书、产品调试说明、产品说明书、仪器设备清单等)。原告没有履行该项条款约定的义务致使双方的协议无法继续进行,原告对此应承担相应的责任。2014年7月14日,被告发给原告《商务通知函》催告原告履行上述条款约定的义务,直至2014年8月1日被告再次书面催告原告后,原告仍然不能提交有关技术资料,被告依法通知原告解除《协议书》。原告不能履行协议约定的交付技术资料的主要义务,存在明显的主观过错。原告拥有光耦转矩传感器产品的核心技术并可以应用于此项产品的生产,这是原、被告双方签订《协议书》的前提和基础。由于原告不能按照协议约定提交相关技术资料,产品的研发生产无法进行,导致被告不能向第三方交付货物承担了不应有的损失。按照《协议书》第三条利益分配规定,原告利益提取的前提是双方合作产生了利润,而由于原告不能提供生产产品所必须的技术资料导致产品没有生产出来,原告不应提取利润。原告防止损失扩大而支付的合理费用支出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告损失扩大的事实不存在也没有发生。如果发生了实际损失,则显然是由于原告不能提供生产产品所必须的技术资料造成,原告对此应承担全部责任。

经审理查明:
一、原、被告签订涉案《协议书》的相关情况
2013年10月31日,原告陈会良(甲方)与被告光电研究所(乙方)签订了《协议书》。该协议书约定:甲方按产品销售收入提取利益,不介入管理。乙方尊重甲方拥有的光耦转矩传感器产品方案性和专有技术的知识产权,现有光耦转矩传感器产品的所有权和核心技术原理及核心技术应用的所有权为甲方独家拥有,但双方合作后在原基础上继续研发的技术和产品应用发展等为双方共有。甲方与乙方合作是唯一的,即双方合作期间甲方不再与另外任何主体合作生产光耦转矩类传感器。甲方负责提供产品技术指导和培训,在合作协议签字后10个工作日内,为乙方提供确保生产的一切技术资料(包括原材料清单及来源、产品规范、作业指导书、产品调试说明、产品说明书、仪器设备清单等)并与原合作方终止原来的合作关系。乙方负责产品的生产销售等经营管理,甲方予以协助。合作协议签订后,乙方有三个月的生产准备期,以该期为届,合作协议开始生效。甲方的利益提取以产品销售额为提取基数,产品年销售额在人民币100万(含100万)提取比例为18%-19%(产品年销售额在100万内执行19%)。为保证甲方利益,甲方应在双方合作期间享有合理的利益回报(即保底利润),即按照比例提取利益大于保底利润按照比例提取利益,否则提取保底利润。保底利润为,协议生效第一年以人民币12万为基数,每延续一年比上一年增加人民币6万元。甲乙双方保证对在讨论、签订、执行本协议过程中所获悉的属于对方且无法自公开渠道获得的文件及资料(包括技术信息及其他商业秘密)予以保密。对于协议一方当事人不正确履行协议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请求该当事人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协议,如果其仍不履行的,该当事人应赔偿因此所遭受的损失。合作双方确定,双方利用本协议项目研究开发所完成的技术成果进行后续改进及新领域的应用创新,由此产生的具有实质性或创造性技术进步特征的新的技术成果归双方所有,双方共同改进的未申请专利的一般技术成果需由双方另订协议来处理使用权和收益分享的问题。本协议有效期为2014年2月1日至2017年1月31日。
二、原、被告履行涉案《协议书》的相关情况
2014年7月14日,被告光电研究所向原告陈会良发送了《商务通知函》,内容为:根据《协议书》第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原告应于2013年11月15日前向被告提供以下技术资料,包括原材料清单及来源、产品规范、作业指导书、产品调试说明、产品说明书、与原合作方终止合作关系证明。请原告自接到该函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向被告提供前述资料。该函下方有原告签字确认。
庭审中,被告提交了日期为2014年8月1日的函件一份(以下简称2014年8月1日《通知函》),内容为:陈会良先生,2014年7月14日给您发了商务函后,按照协议要求对于您提供的资料的回复:请对提供的资料的完整性进行补充,请按50Nm、100Nm、200Nm、500Nm四个规格分别整理出全套图纸如下:1、产品结构总图(含机械件、电气件,标明与下述图纸对应关系);2、机械零件设计图、部件设计图及装配工艺、总装图及装配工艺,电气总图、部件电路图(带元器件安装位置、元器件规格,元器件规格数量与电路图一一对应),印刷电路板图、部件连接方式,以上的工艺要求;3、整机装配图(含电路板安装位置)、部件装配焊接等工艺、调校规程;4、关键工艺清单及工艺的详细描述。另外发光板密度过大,发热量巨大,温升会过高,影响所有电器元件正常工作,会降低自身及其他器件寿命。原告否认曾收到该函,但认为该函表明原告曾向被告交付技术资料。对于该函中"您提供的资料"所指的资料内容,被告向法庭提交了《北京光电技术研究所企业标准(Q/YG BGS0066-2014)--BJOTS光耦转矩传感器》、《HY5005型光耦转矩传感器使用说明书》及原告与原合作方终止合作的声明。对此原告不认可上述材料为其向被告交付的全部技术资料,并称其在收到《商务通知函》后向被告交付的资料包括《北京光电技术研究所企业标准(Q/YG BGS0066-2014)--BJOTS光耦转矩传感器》、原告与原合作方终止合作的声明、机械图纸资料、电气图纸资料、检验规范、标定规范、操作流程规范、电器元件明细清单,原告系通过u盘交付被告员工王筠,《HY5005型光耦转矩传感器使用说明书》非原告交付被告。
2014年8月29日,被告与北京航宇中瑞测控技术有限公司签订了《北京光电技术研究所销售合同》,内容为:被告向北京航宇中瑞测控技术有限公司销售Bjots-dfz扭矩传感器2台,总价15
000元,被告应在2014年9月30日前交货。2015年1月21日,被告与北京航宇中瑞测控技术有限公司在本院主持下达成如下调解协议:被告退还北京航宇中瑞测控技术有限公司预付款4500元并支付违约金4500元。对此被告称,因原告没有提供确保生产扭矩传感器的技术资料导致被告无法向北京航宇中瑞测控技术有限公司供货,因此向该公司赔偿了相应经济损失。
原告为证明已经向被告提供了合同约定的技术资料提交了部分图纸,包括《说明书附图》、《总装图》、《轴》、《左端盖》、《右端盖》、《灯扳座》、《支撑盘》、《接线盒》(以下简称《说明书附图》等图纸),其中《说明书附图》包括"信号板图"、"24VDC恒流"、"接收板图"。被告称从未见过上述图纸。
庭审中,原告方证人朱连成向本院提供证言称:2014年2月至2014年10月原告发给朱连成加工机械零件图纸由朱连成进行加工,共计三批,系被告通过原告委托其进行加工。朱连成未与被告签订合同,其将三批零件交给被告检验室。被告认为朱连成加工零件未与被告订立合同与被告无关,委托加工系原告个人行为。
庭后,法庭组织双方当事人对原告陈会良的电子邮箱进行了勘验,登录原告的邮箱chenhuiliang2009@163.com对"已发送"及"收件箱"中的邮件进行检索,结果显示:2014年5月21日,原告向被告员工刘晓乙(liuxiaoyig6618@sina.com)发送邮件并抄送被告员工王筠(wangyun2858@sohu.com),主题为"BJOTS光耦转矩传感器(刘)"的邮件,该邮件的附件为《北京光电技术研究所企业标准(Q/YG BGS
0066-2014)--BJOTS光耦转矩传感器》,该文件注明主要起草人为原告,内容包括:范围、规范性引用文件、产品分类和基本参数、要求、实验方法、检验规则、标识、包装、运输和贮存。勘验的其他邮件均为被告员工向原告发送的邮件或原告与案外人的邮件往来。原、被告双方对勘验过程表示认可,原告称勘验的邮件即为原告向被告发送技术资料的全部邮件,其余交付的技术资料原告均通过u盘交付被告方。
三、原、被告的相关陈述
庭审中原告称,其从2014年2月1日开始返聘到被告处提供技术支持,担任被告副总工程师,每周去两天,工资标准3980元。原告于2014年2月陆续开始向被告提供技术资料,后被告的工程师将资料输入电脑并将二维的机械图用电脑转换成了三维机械图。原告于2014年2月开始就元器件采购清单与外单位进行联系,2014年4月后由被告员工负责联系电子元器件采购。原告于2014年2月将扭矩传感器的生产图纸(10套0-100Nm)给了外协厂家经理朱连成,于2014年3月中下旬将10套加工件提供被告。陆续还有些资料也给了被告,2014年5月,原告给被告起草了传感器的技术标准并交付被告。2014年6月16日,原告提供了H610贴片规范。2014年9月29日,原告通过邮箱为被告提供了相关技术资料。从2014年6月5日后,被告项目组只有3名成员,为组长王筠、原告及陶泽源。2014年5月至6月,被告将传感器的生产环境进行了调整,到2014年7月初才基本有了生产传感器的条件,在此之前加工件和采购件都已经齐备但无法组装到一起。陶泽源于2014年7月从被告处离职,其离职前组装了4套完整的传感器,其他还有部分需要修正。传感器的核心元器件、核心灯扳部件等都是原告提供信息并由被告采购。涉案《协议书》签署后,原告的材料清单、产品规范、作业指导书、产品说明书、仪器设备清单等资料都是陆续提供的,只是没有汇总编辑。被告向原告发送《商务通知函》只是被告采用拖延支付原告合理利益回报的借口,在三个工作日内原告将汇总编辑的全部资料文件交给了被告项目负责人王筠。被告在2014年8月1日《通知函》中所提到的"光耦转矩传感器的信号处理单片机技术、发射板恒流电源电路技术、接收板稳压电源电路技术"是原告技术转让从未涉及的技术,被告总是纠缠原告技术原理的方案问题,原告不可能给予回复。被告无法向案外人供货的原因是被告自身不作为,自2014年7月至2014年11月被告无生产该产品的技术人员且被告不支付外协款。2014年3月,原告向被告提供了3套元器件完整的光耦转矩传感器,有的一部分电路板没有焊接,有的就差安装底座,均是原告之前的合作单位完成的,原因是当时被告处并没有生产条件。上述3套光耦转矩传感器之一曾于2014年7月由被告借给北京人民机械印刷厂职工张文忠。被告曾于2014年6月完成了南京鑫路嘉流体技术有限公司的供货合同并向该公司提供了机械式转矩传感器,但与涉案光耦转矩传感器不同,除此之外被告与其他用户签订过合同但没有向其他用户交付过光耦转矩传感器的成品。目前被告处有一台光耦转矩传感器,属于上述3套之一,其余均是零部件半成品。原告认为涉案《协议书》的性质是技术转让合同,由原告提供技术并由被告根据原告提供的技术组装光耦转矩传感器再进行销售。原告提供给被告的是组装、装配的资料,没有给被告提供光耦转矩传感器设计方面的技术资料。
此外,原告先称其大部分技术资料都保存在原告在被告处工作时的计算机上,因此无法向法庭提供,目前原告手中保存的技术资料均已提交给法院。在被告方将原告在被告处工作时使用的计算机提交法院后,原告又称该计算机中的技术资料已被原告删除。
庭审中,原、被告均认可涉案《协议书》自2014年11月24日起解除。
四、与本案有关的其他情况
2010年6月12日,国家知识产权局曾受理原告陈会良就"光耦转矩传感器"提出的发明专利申请。2010年7月16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对该申请发出了《发明专利申请初步审查合格通知书》。2011年3月23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对该申请发出了《发明专利申请公布及进入实质审查阶段通知书》。对此原告称,专利复审委员会驳回了该发明专利申请,原告对该结论不服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交的《协议书》、《专利申请受理通知书》、《费用减缓审批通知书》、《发明专利申请初步审查合格通知书》、《发明专利申请公布及进入实质审查阶段通知书》、证人朱连成的证言、《说明书附图》等图纸、借据,被告提交的《协议书》、2014年7月14日《商务通知函》、2014年8月1日《通知函》、《销售合同》、(2015)东民(商)初字第00100号民事调解书、《北京光电技术研究所企业标准(Q/YG BGS0066-2014)--BJOTS光耦转矩传感器》、《HY5005型光耦转矩传感器使用说明书》、原告与原合作方终止合作的声明,及当事人的陈述、勘验笔录等证据在案佐证。原告提交的发票系复印件,提交的账户明细未加盖公章,本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予确认。

本院认为:
一、关于涉案《协议书》的合同性质
本案中,原、被告签订的《协议书》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并无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之情形,故该合同有效。涉案《协议书》对原、被告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均应依合同约定全面履行各项合同义务。
原告主张涉案《协议书》的性质是技术转让合同,即由原告提供技术并由被告根据原告提供的技术组装光耦转矩传感器再进行销售。对此本院认为,原告对涉案《协议书》合同性质的理解存在片面性。涉案《协议书》约定,被告尊重原告原理性及产品的成果,但双方合作后在原基础上继续研发的技术和产品应用发展等为双方共有;甲乙双方保证对在讨论、签订、执行本协议过程中所获悉的属于对方且无法自公开渠道获得的文件及资料(包括技术信息及其他商业秘密)予以保密;双方利用本协议项目研究开发所完成的技术成果进行后续改进及新领域的应用创新,由此产生的具有实质性或创造性技术进步特征的新的技术成果归双方所有,双方共同改进的未申请专利的一般技术成果需由双方另订协议来处理使用权和收益分享的问题。由上述约定可见,涉案《协议书》并非单纯的技术转让合同,而是一份综合性合同,既包括技术转让又包括技术合作开发,还包括生产销售及收益分配。如按照原告所述合同的性质为单纯光耦转矩传感器组装技术的转让,那么涉案《协议书》约定的关于双方合作开发进行后续改进及应用创新的约定则必然无法实现,关于技术秘密及商业秘密的相关约定则更无存在之价值。因此根据《协议书》之约定,原告向被告提供的技术资料不应仅局限于光耦转矩传感器的组装技术。
二、关于原告是否应当按照涉案《协议书》约定提取利益
庭审中,原、被告均认可涉案《协议书》已自2014年11月24日起解除,对此本院不持异议。根据我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不影响合同中结算和清理条款的效力。如涉案《协议书》所约定的原告提取利益的条件已经成就,则原告有权要求被告支付相关利益。
涉案《协议书》约定,原告应在协议签字后10个工作日内为被告提供确保生产的一切技术资料;原告的利益提取以产品销售额为提取基数,按照一定比例提取,且享有保底利润。根据上述约定,原告提取合同约定的利益是有条件的,即原告向被告提供确保生产的一切技术资料,被告生产产品并进行销售后,原告方能提取相应利益。根据本案已查明的事实,原告交付被告的技术资料为《北京光电技术研究所企业标准(Q/YG BGS0066-2014)--BJOTS光耦转矩传感器》。原告虽称通过u盘方式向被告方交付了机械图纸资料、电气图纸资料、检验规范、标定规范、操作流程规范、电器元件明细清单等技术资料,但并未提交相应证据予以证明,故对于原告的该项意见本院不予采信。2014年8月1日《通知函》虽表明原告在接到被告发出的《商务通知函》后向被告交付了部分技术资料,但原告亦未举证证明交付技术资料的具体内容。且2014年8月1日《通知函》的内容显示,原告向被告交付的技术资料远未达到能够生产出合格产品的程度。被告未生产出合格产品交付北京航宇中瑞测控技术有限公司并承担了相应的违约责任可以对此予以佐证。原告所称被告处现存的光耦转矩传感器半成品及张文忠所借光耦转矩传感器均为原告之前合作单位完成,亦无法证明被告利用原告提供的技术资料自行生产出了光耦转矩传感器合格产品。原告称,被告缺乏生产人员和技术人员且消极面对市场导致产品销售不畅但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故对于原告的该项意见本院不予采信。此外,原告先称其大部分技术资料都保存在原告在被告处工作时的计算机上,故无法向法庭提交,后又称该计算机中的技术资料已被原告删除,该陈述前后矛盾,且鉴于该技术资料对原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原告的该陈述与常理不符,故对于原告的该项意见本院亦不予采信。《商务通知函》表明,截至2014年7月14日原告仍未按照合同约定提供相应的技术资料,严重违反了双方合同约定。因原告未提供确保生产的全部技术资料且交付的部分技术资料严重超期,被告亦未根据原告提供的技术资料生产出合格产品用以销售,故本院认定原告提取利益的条件并未成就,原告无权要求被告支付涉案《协议书》约定的利益。
三、关于被告是否应支付原告采购轴承款项等费用
本案中,原告要求被告支付采购轴承款、PCB线路板制版费、焊接电路板费。对此本院认为,涉案《协议书》约定由原告提供相应技术资料并由被告负责生产,故相应元器件的采购及线路板制作、电路板焊接等均应由被告负责,即应由被告对此订立合同。现原告向被告主张该笔费用不符合合同约定,且原告未提供相应合同或票据以证明该笔费用已实际发生,故对于原告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四、关于被告是否应支付原告建立新的合作伙伴费用等费用
本案中,原告要求被告支付防止原告损失扩大而支出的合理费用,包括建立新的合作伙伴费用、差旅费、考察费、住宿费、销售产品的利益损失、合同变更费用。对此本院认为,涉案《协议书》无法继续履行系因原告未提供确保生产的全部技术资料且交付的部分技术资料严重超期所致,被告对此并无过错,且原告未举证证明上述费用已经实际发生,故对于原告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陈会良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937元,由原告陈会良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不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长魏嘉
代理审判员
邓旭明
人民陪审员
纪淑英

二〇一五年七月七日

书记员王思颖
书记员刘虹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