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市中港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与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等串通投标不正当竞争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2015)西民(知)初字第14750号
串通投标不正当竞争纠纷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西民(知)初字第14750号

原告东莞市中港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东莞市莞城学岭二街五巷一横巷6号。
法定代表人陈均球,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赵俊刚,北京市索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21号。
法定代表人常小兵,董事长。
被告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东莞市分公司,住所地东莞市南城区胜和路6号联通新时空大厦。
负责人陈孟尝。
被告东莞市政府采购中心,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体育路2号鸿禧中心B区409-411。
被告东莞市教育局,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南城区三元路8号。

原告东莞市中港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港通公司)与被告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通公司)、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东莞市分公司(以下简称联通东莞分公司)、东莞市政府采购中心(以下简称政府采购中心)、东莞市教育局(以下简称教育局)串通投标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本院依法进行了审理。

原告中港通公司诉称:2012年教育局与采购中心签订《政府采购委托代理协议》约定:教育局委托采购中心代理东莞市校车安装行驶记录仪等的采购,采购中心接受教育局的委托后,即行编写招标文件开展招标工作。中港通公司、联通东莞分公司等单位于2013年2月27日上午10:30参与投标。教育局派代表参与开标评标。开标时,采购中心以中港通公司的投标价过高为由予以剔除,不让其进入技术演示阶段;采购中心开标现场及采标前后一直不公示、不告知底价或最高限价或项目财政批复预算!以至采购中心通知联通东莞分公司等三个单位为中标候选人。评标时,采购中心违反“东采公(2013)19号”招标文件“评标基本原则”,违反违规确认联通东莞分公司中标。
根据相关法律,四被告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请求法院确认:1、“东采公(2013)19号.东莞市校车安装行驶记录仪等采购”中标结果无效;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诉讼过程中,原告中港通公司向本院提交的东采公(2013)19号东莞市校车安装行驶记录仪等采购的相关证据材料显示:此次招投标的参与主体住所地均为广东省东莞市,招投标的过程亦发生于广东省东莞市;同时上述材料的采购结果公示上显示采购中标供应商为: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东莞市分公司。被告联通公司向本院提交的“关于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东莞市分公司诉讼主体资格的说明”显示:联通东莞分公司是联通公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在东莞地区依法设立的分支机构,并领取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拥有独立的财产;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联通东莞分公司属于可作为民事诉讼当事人的“其他组织”,具有诉讼主体资格,可以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本院认为,本案系串通投标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主体应限于投标者之间或者投标者和招标者之间。本案中据原告称,中港通公司、联通东莞分公司为投标者,教育局、政府采购中心为招标者,而联通公司并非直接投标者。联通东莞分公司作为联通公司依法设立并领取营业执照的分支机构,虽不具有法人资格,但基于中国电信行业管理体制的特殊性,联通东莞分公司具有一定组织机构和财产,在联通公司的授权范围内能够独立经营,对自己的财产具有支配权,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十二条规定的“其他组织”,具有独立的诉讼主体资格。
综上所述,联通公司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而其他被告住所地均在广东省东莞市,且该案与本院没有其他管辖上的连接点,据此,本院不享有本案的管辖权,应将本案移送至侵权行为地或被告所在地法院管辖。本案中,无论是侵权行为地,还是被告所在地,均是广东省东莞市南城区,因此,本院应将本案移送至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管辖。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三十六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本案移送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审理。

审判长孙敬审判员崔宇航审判员温同奇

二〇一五年七月十七日

书记员赵克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