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阿宝与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霞浦县人民法院
(2016)闽0921民初3681号
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

霞浦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闽0921民初3681号

原告:林阿宝,男,1966年6月27日生,汉族,住霞浦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言峰,霞浦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被告:霞浦县绿谷酒店,住所地:霞浦县
里村(杨梅岭工区)。
经营者:孙卫东,男,1967年8月26日生,汉族,系霞浦县绿谷酒店个体经营户,住上海市宝山区。

原告林阿宝诉被告霞浦县绿谷酒店(以下简称“绿谷酒店”)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1月1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林阿宝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言峰,被告绿谷酒店经营者孙卫东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己审理终结。

林阿宝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绿谷酒店赔偿林阿宝经济损失292147.78元。事实与理由:2016年6月4日13时许,林阿宝进入位于杨梅岭林场工区内的绿谷酒店游玩时,被酒店饲养的看护犬冲吓摔倒在地,致重型颅脑损伤,当即被送往霞浦县医院急救,后转至宁德市医院住院治疗18天,伤情经鉴定构成九级伤残。事故造成林阿宝经济损失292147.78元,其中医疗费103319.7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900元、营养费5000元、残疾赔偿金158972元(包括被抚养人生活费25872元)、护理费3096元、误工费7398元、交通费106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鉴定费2400元。绿谷酒店饲养动物造成林阿宝损伤,应赔偿因此造成的经济损失。

绿谷酒店辩称,首先,林阿宝并非狗咬伤,其受伤也可能是自己走台阶不慎造成,无法确定其伤系被狗惊吓造成。其次,绿谷酒店因经营不善,已于2014年9月停业,除了负责看管酒店的许信光和负责酒店日常维修的黄君生,无其他工作人员及经营迹象。林阿宝擅带游客游玩,进入酒店前的第一道门就能明显看到已是个木材加工厂,在明知酒店歇业的情况下继续带领游客步行穿过一百多米的工厂区,明知前方有狗,继续前行挑逗,即使其确为狗惊吓致伤,亦存在重大过错。另外,狗的管理者为酒店工作人员许信光,林阿宝起诉绿谷酒店,被告主体错误。综上,林阿宝要求赔偿依据不足,应予驳回。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本案争议焦点为:林阿宝损失数额的确定及责任承担,本院具体分析确定如下:
一、关于林阿宝主张的损失数额认定。
1、医疗费。林阿宝主张医疗费支出103319.78元并提供宁德市医院住院收费票据予以证实,该票据为正式票据且有出院记录及住院费用结算清单予以佐证,绿谷酒店虽有异议,但未提出具体意见及相反证据予以推翻,故该异议不能成立,上述证据来源合法,客观真实,可予采信,可以证明林阿宝因治疗支付医疗费103319.78元。
2、住院伙食补助费。林阿宝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按每天50元计算,符合法律规定,其提供的医疗记录可证明其住院天数为18天,故可确定其住院伙食补助费为:50元/天×18天=900元。
3、营养费。林阿宝伤情为急性重型颅脑部损伤,经治疗后仍有贫血及低蛋白血症,伤情较重,且有医嘱要求加强营养,综合其伤情,康复期间补充一定营养实为必要,林阿宝主张营养费5000元,在合理范围内,可予支持。
4、误工费。林阿宝主张误工费为7398元,按照35107元÷12个月÷21.75天×55天=7398元计算,因其于2016年6月4日受伤,2016年9月4日定残,其主张误工天数及标准,未超法律规定,可予确认其误工费7398元。
5、护理费。林阿宝主张护理费为3096元,按44896元/年÷12个月÷21.75天×18天计算,该主张符合法律规定,可予支持。

6、交通费。林阿宝主张因治疗及家属护理支出交通费1062元。本院认为,林阿宝常住地为霞浦县,其大部分诊疗的地点为宁德市,由于住院治疗及亲属往来等需要支付交通费用,该项属必需开支,其主张费用亦在合理范围内,可予支持。
7、残疾赔偿金。林阿宝主张其伤残等级为九级伤残,伤残赔偿金计算为33275元/年×20年×20%=133100元,并提供福建正信司法鉴定所法医学鉴定书予以证实,绿谷酒店虽有异议,但未提出具体意见及相反证据予以推翻,故该异议不能成立,林阿宝关于其伤残等级的主张可予采纳。另外,其提供的房产证,可证实其长期居住于,可证明其经常居住地为城镇,故其伤残赔偿金主张,符合法律规定,可予确认。另外,林阿宝主张其尚有儿女需要抚养,被抚养人生活费损失:23520元/年×11年×20%÷2=25872元,结合其女林娜(2000年1月6日出生)、其子林达(2007年12月27日出生)的具体情形,其主张被抚养的抚养年限应从其定残日(2016年9月4日)起计算至其子女均成年(2025年12月27日)止即9年3个月,故其被抚养人生活费应确定为:23520元/年×9.25年×20%÷2=21756元。
8、鉴定费。林阿宝主张其因鉴定伤残等级、误工期、休息期、营养期及后续治疗费而花费鉴定费用2400元,并提供鉴定费发票为证,真实可信,但其中与其主张相关的仅为伤残等级鉴定,故其余鉴定费用应予剔除,故确认其鉴定费为600元。
9、精神损害抚慰金。本次事故造成林阿宝九级伤残,给其精神上造成一定的伤害,依其伤残等级,林阿宝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林阿宝因本起事故造成的各项损失:医疗费103319.7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900元、营养费为5000元、误工费7398元、护理费3096元、交通费1062元、残疾赔偿金13310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21756元、鉴定费6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合计286231.78元。
二、关于事故成因及责任划分的问题。
林阿宝认为,绿谷酒店饲养动物致其受伤,应赔偿其因此造成的经济损失。林阿宝为证实其主张,提供霞浦县公安松城派出所对黄君生、许信光、陈铁良、陈绍卿、谢竹青所作的询问笔录五份,证明其因受绿谷酒店饲养犬惊吓受伤的事实。
绿谷酒店认为,林阿宝并非狗咬伤,其受伤也可能是自己走台阶不慎造成,无法确定其伤系被狗惊吓造成。林阿宝未经许可,擅自进入已停业的绿谷酒店,即使为狗所惊,自身也存在重大过错,应自行承担损失。其对林阿宝提供的证据质证认为,对询问笔录的真实性无异议,待证事实有异议。陈绍卿在询问笔录中陈述,其听到林阿宝说前面有狗,走了几步后狗冲了过来,说明林阿宝明知前方有狗还往前走,存在挑逗狗的行为,属重大过失。其余同行三人亦同时受到惊吓,并未受伤,也可证明林阿宝受伤系自身原因。
本院分析认为,五份笔录均为公安机关制作,询问对象中陈铁良、陈绍卿、谢竹青亲历事故现场,特别是黄君生、许信光为绿谷酒店工作人员,与林阿宝并无利害关系,各人陈述内容基本相近,可相互佐证,其所提供的上述询问笔录来源合法,内容可高度确信,可以形成证据优势,对其所主张的事实应予确认。基于对上述询问笔录内容的综合分析,可得出下列结论:
首先,关于林阿宝受伤原因的确定。陈铁良、陈绍卿、谢竹青三人笔录均证明林阿宝因受绿谷酒店饲养犬冲撞而惊吓摔倒受伤。黄君生陈述,事故时,其听到山庄门口有狗叫,马上出来就发现林阿宝躺在地上。许信光陈述其于事故第二天,听黄君生说“昨天有人来山庄里玩,其中有一个人被山庄饲养的狗吓下摔倒,后被救护车送到医院救治”。上述陈述基本一致,相互佐证,可证实林阿宝系因受到绿谷酒店饲养犬惊吓摔倒受伤。
其次,本起事故中各方过错及民事赔偿责任份额划分的确定。本案系因饲养动物致人损害引起的侵权民事纠纷,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八条“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的规定,饲养具有攻击性犬类本身即对社会不特定公众存在潜在危险,故饲养动物引发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除受害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外,饲养人或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民事赔偿责任。本案中,陈铁良、陈绍卿、谢竹青三人在询问笔录中均证明其三人乘坐林阿宝驾驶出租车到游玩,回程时因林阿宝建议而一起进入绿谷酒店游玩,但事先并未联系。绿谷酒店地处杨梅岭林场工区内,较为偏僻且已经停业,不同于一般的公共接待场所,进入应事先与管理人联系,林阿宝作为长期从事出租载客行业人员,在酒店看护人员中午休息时间,主动携带乘客前往游玩却未事先联系,在进入后亦未联系酒店看护人员,属未经许可擅自进入私人场所,存在过失。同时,林阿宝受伤系因被犬惊吓后退而不慎摔倒,但该犬已被铁链拴养且离入口尚有一定距离,林阿宝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其擅自进入已停业的酒店后,应辨别危险程度并采取相应防范措施,但其因自身恐惧心理而在惊慌奔逃中不慎摔倒受伤,亦有过失。另外,绿谷酒店虽已停业,但仍保留酒店用途及外观,现亦无证据证明林阿宝明知其已停业仍故意强行进入,绿谷酒店对林阿宝擅自进入受伤亦有一定疏忽过失。综上分析,本起事故中,在绿谷酒店虽已停业但有专人管理且已将饲养犬拴养的情形下,林阿宝若事先联系或合理时间进入游玩或进入酒店后恰当处置,均应能减轻或避免伤害,但其未妥当处置,对自身遭受的损害存在重大过失,可减轻动物饲养人的责任,林阿宝应自行承担主要责任即就其损失承担70%的责任份额。因林阿宝并非故意,且绿谷酒店亦存在一定疏忽过失,故作为动物饲养人的绿谷酒店,仍应承担次要责任即30%的责任份额。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6年6月4日13时许,林阿宝与陈铁良、陈绍卿、谢竹青未经联系自行进入位于霞浦县杨梅岭林场工区内已停业的绿谷酒店游玩。进入场区后,林阿宝被绿谷酒店饲养的罗威纳犬惊吓摔倒在地,致急性重型颅脑损伤。林阿宝伤后,当即被送至霞浦县医院急救,后转至宁德市医院住院治疗,于2016年6月22日出院。林阿宝于福建省宁德市医院治疗期间支出医疗费103319.78元。2016年9月4日,福建正信司法鉴定所根据林阿宝个人委托,对其伤残等级出具鉴定意见认为:林阿宝构成九级伤残,误工期为240日、护理期为100日、营养期为100日。
本院认为,绿谷酒店饲养的动物造成林阿宝损害,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林阿宝未经事先联系擅自进入已停业的绿谷酒店且未能采取适当防范措施,其自身存在重大过失,可适当减轻绿谷酒店的侵权民事赔偿责任。根据本案具体实际情况,本院酌情确定林阿宝就其损失承担70%的责任份额,绿谷酒店就其饲养的动物致人损害造成的损失承担30%的责任份额。因许信光系绿谷酒店雇员,其行为应由绿谷酒店承担后果,故绿谷酒店认为应由许信光承担责任的抗辩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林阿宝损失为286231.78元,扣除其应自行承担的70%即200362.24元,绿谷酒店应赔偿85869.54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七十八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霞浦县绿谷酒店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赔偿林阿宝损失85869.54元;
二、驳回林阿宝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682元,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2841元,由林阿宝负担1868元,绿谷酒店负担973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案件受理费缴纳方法:到本院领取省财政厅印制的人民法院诉讼费用缴纳通知书,至迟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预交到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逾期不交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陈鹏辉

二〇一七年二月八日

书记员李玉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