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杨云与被告四川省宜宾岷江专用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占有、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屏山县人民法院
(2015)屏山民初字第152号
占有 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

屏山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屏山民初字第152号

原告杨云,男,1969年12月出生,汉族,住叙永县。
委托代理人杨昌华,叙永县摩尼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四川省宜宾岷江专用汽车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屏山县屏山镇金沙江大道东段88号。
法定代表人钟富举,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璞,四川胜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曹启琼,该公司职工。

原告杨云与被告四川省宜宾岷江专用汽车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岷江汽车公司”)占有、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月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4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杨云的诉讼代理人杨昌华,被告岷江汽车公司的诉讼代理人曹启琼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杨云诉称:原告与被告岷江汽车公司于2014年8月6日在被告所在地签订专用汽车维修合同,约定由被告为原告维修鄂FIT590号罐车及安装紧急切断装置,合同价款24800元。次日,被告的业务经理杨其平安排原告将罐车开进作业区停放。2014年8月8日,被告派师傅开始维修作业,至当日11时,师傅在罐口作业时叫原告上车看怎么改,原告上去说明后,师傅遂开始用焊枪进行切割,突然罐口就喷出火来,当即将原告和师傅烧伤。原告受伤后,被告拒绝进行救治,原告只得自行到屏山县中医医院门诊治疗,次日住院治疗,于2014年8月19日出院。2014年10月21日,原告委托泸州永宁司法鉴定所对原告因伤产生的误工损失日进行评定,该所认定为45天。原告认为,被告因其过错导致原告受到损害,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请求法院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2802.56元、护理费8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50元、误工损失日鉴定费600元、误工费6538元、车旅费575元,共计11765.56元。

被告岷江汽车公司辩称:2014年8月6日,原告杨云驾驶鄂FIT590号重型罐式货车到我公司维修及安装紧急切断装置,原告作为乙方代表与我公司签订《旧罐维修合同》。签订合同时,我公司工作人员向原告说明油罐由客户自己清洗,并询问原告油罐的使用情况,原告称是盛装柴油的油罐。为此,双方在合同第三条明确约定“盛装危险品的旧罐由乙方清洗干净,如未清洗干净,在维修过程中发生的一切事情由乙方负责”。合同签订后,原告自行驾车外出找人对油罐进行了清洗。2014年8月8日,我公司员工喻地强在对油罐进行技改过程中,因油罐车未清洗干净,导致油罐中残存的可燃气体遇明火爆燃,造成原告和喻地强受伤的事故。原告受伤后自行委托泸州永宁司法鉴定所作出的误工时限为45天的鉴定意见,与现行法律法规的规定相悖,不应采纳,因此而产生的鉴定费也应由原告自行承担。原告请求的误工期限及误工费标准、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过高,应当依照规定来确认。原告请求赔偿交通费,没有提供票据,依法不应支持。原告由于未按合同约定清洗干净油罐,以致发生事故,我公司工作人员并无过错,原告的损失应当由其自行承担。请求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根据原、被告所举证据,经庭审质证,本院综合认定以下事实:
2014年8月6日,原告杨云作为乙方与被告岷江汽车公司作为甲方签订书面合同,主要约定:1.由被告为原告对鄂FIT590号罐车进行维修及安装紧急切断装置,合同价款24800元,交货日期为6个工作日;2.盛装危险品的旧罐由乙方清洗干净,如未清洗干净,在维修过程中发生的一切事情由乙方负责。2014年8月8日,被告工作人员在对鄂FIT590号罐车进行切割时,罐体遇明火爆燃,将原告及被告工作人员烧伤。原告受伤后,于2014年8月9日到屏山县中医医院住院治疗,于2014年8月19日治愈出院,共住院10天,诊断为头面部浅2度烧伤(面积约3%)。医嘱门诊随访,注意休息。共支付医疗费2693.06元。原告出院后,又于2014年8月26日到屏山县中医医院门诊治疗,支付医疗费9.5元。原告于2014年10月21日到泸州永宁司法鉴定所对误工损失日进行鉴定,该所于2014年10月24日出具泸永宁(2014)临鉴字第18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原告的误工损失日为45天。该次鉴定原告支付鉴定费600元。其后,原告向被告请求赔偿无果,遂向本院提起诉讼。

本院认为,占有或者使用易燃、易爆、剧毒、放射性等高度危险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占有人或者使用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重大过失的,可以减轻占有人或者使用人的责任。本案被告岷江汽车公司为原告杨云提供的鄂FIT590号罐车进行维修及安装紧急切断装置,根据合同约定,原告负责清洗罐体,并对罐体清洗不干净产生的后果承担责任。如果单从合同约定分析,因罐体未清洗干净发生罐体爆燃致使原告受伤,应由原告自行负责。但是:1.被告作为专用汽车生产单位,有专门的检测部门和人员,在原告对罐体进行清洗后,有义务对清洗是否到位进行检测,经检测符合安全标准后方能施工作业;2.本案合同约定的“清洗干净”标准问题过于笼统,被告又承认原告实施了清洗作业,且本案高度危险物作业人被告的安全注意义务明显应高于原告,不能对接受预先拟定合同的原告过于苛求;3.故综合本案案情应认定原告存在疏忽,未达到重大过失的程度,被告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原告的伤害系其故意或者不可抗力。被告以合同约定原告应对罐体清洗不干净产生的后果承担责任为由,不同意赔偿的理由不成立,应当对原告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对被告不承担赔偿责任的辩解主张,本院依法不予采信。
对原告因该事故遭受的损失,本院认定如下:
1.医疗费。原告提供的有效发票金额为2702.56元,本院予以认定。
2.护理费。原告共住院10天,每天以50元计算,共500元。
3.住院伙食补助费。住院期间每天以15元计算,共150元。
4.误工费。原告请求按照鉴定机构认定的45天误工期限,以2013年度行业工资标准计算,共6538元。本院认为,原告自行委托泸州永宁司法鉴定所单独就误工损失日评定为45天,但未提供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其误工时间,对该鉴定意见本院依法不予采纳,认定原告的误工时间为从受伤至出院之日,共11日。原告没有提供其收入状况的证明,但提供了其从事交通运输行业的证据,故其误工费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每天为200.50元。原告的误工费共计2205.50元。
5.鉴定费。原告主张600元,因其鉴定意见未被采纳,故对其鉴定费主张,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6.交通费。根据本案实际情况,本院酌情确定为300元。
以上原告的损失共计5858.06元。对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四川省宜宾岷江专用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原告杨云5858.06元。
二、驳回原告杨云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94元,由原告杨云负担47元,被告四川省宜宾岷江专用汽车有限责任公司负担4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张荣彬
代理审判员彭春秀
人民陪审员马光荣

二〇一五年五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孟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