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a与卢a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2013)闵民一(民)初字第12927号
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闵民一(民)初字第12927号

原告李a,女,汉族。
委托代理人冯a,上海A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覃a,上海A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卢a,女,台湾居民。
委托代理人童a,上海B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李a与被告卢a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8月8日立案受理。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常忻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a及其委托代理人冯a,被告的卢a委托代理人童a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a诉称,其与被告均系本市中春路8888弄小区住户。2013年6月18日晚9点半左右,其牵着宠物狗在小区散步,被告饲养的大白熊狗突然跑过来,对原告的狗进行撕咬,致使原告狗的脖子、腹部等多个部位受伤。后原告将狗送至宠物医院进行治疗。被告先是承诺会承担医疗费,但后来反悔,双方无法就赔偿达成一致。故诉至法院,要求判令:1、被告赔偿原告治疗宠物的医疗费20,000元(人民币,下同);2、被告赔偿原告误工费3,000元、交通费1,000元、律师费4,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

被告卢a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主体不适格,其并非大白熊狗的主人;狗咬狗的责任不只是在被告,原告的狗挑衅才导致被咬;医疗费过高;原告的第二项诉讼请求无证据证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被告均为本市中春路8888弄小区的住户,原告为其所养宠物狗办理了养犬登记证和免疫证明,被告处的大白熊狗未办理登记以及领取登记证。2013年6月18日晚9点半左右,原告牵着宠物狗在小区散步,被告家中的大白熊狗突然跑过来,对原告的狗进行撕咬,致使原告狗的脖子、腹部等多个部位受伤。后原告将狗送至上海顽皮家族宠物医院和上海佩兹动物医疗有限公司进行治疗,共计支出医疗费24,637元(人民币,下同)。原告还在上海国大上虹七宝药房购买绷带、纱布等用品用于宠物狗治疗,支出114.20元。
2013年7月17日,因无法就赔偿问题协商一致,原告将被告的小轿车用链条锁住。被告报警后,经公安机关调解,原、被告均表示对上述狗咬伤狗事宜通过法院进行处理。
以上事实,由治安案件当场调解协议书、证明材料、养犬登记证、上海市犬只狂犬病免疫证明、病历、发票、照片、银行交易明细、刷卡凭条、住院收费表、收费标准、情况说明、记账单以及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所证实。
本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本案中,对于大白熊狗将原告宠物狗咬伤一节事实,双方陈述基本一致,本院予以确认。被告称其并非为大白熊狗的主人,该狗实际主人为案外人刘昌镇,其系代为饲养。本院认为,法律规定饲养动物造成他人损害,其赔偿责任的承担者为该动物的饲养人或管理人,而非所有人。动物所有人自己饲养管理的情况下,饲养人或管理人当然包括动物所有人。若所有人并非自己饲养和管理,则实际饲养人、管理人或占有人则为赔偿主体。被告在庭审中陈述,大白熊狗在咬伤原告宠物狗前是关在被告家院子中的。由此可知,无论被告是否为该狗的所有人,其在大白熊狗咬伤原告宠物狗时为该狗的实际管理人。因其管理不善,导致大白熊狗从其家中跑出,并咬伤原告宠物狗,故被告应对原告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被告称原告宠物狗挑衅才导致被咬,但未提供足具证明力的证据予以证明,其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对于医疗费,原告的治疗费用系为宠物治疗损伤所致,原告提供了医疗费发票、病历卡、住院收费表、记账单、情况说明、刷卡凭条等证据予以证明,应计入赔偿范围。现原告主张医疗费20,000元,与法无悖,本院予以支持。至于原告主张的误工费、律师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并无充分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交通费,原告为治疗宠物狗损伤支出交通费用尚属常情,本院根据宠物狗的就诊情况,酌情支持200元。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卢a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李a宠物狗治疗费、交通费合计人民币20,200元;
二、驳回原告李a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人民币332.80元,由原告李a负担82.80元,被告卢a负担2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立案庭)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常忻

二〇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庄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