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某娟、赖某亮等与李某欢、李某占有、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灵山县人民法院
(2016)桂0721民初189号
占有 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

灵山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桂0721民初189号

原告陈某娟(系受害人赖某游的母亲)。
原告赖某亮(系受害人赖某游的父亲,原告陈某娟的委托代理人)。
被告李某欢。
被告李某。
被告韦丽某,1972年7月25日。
以上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宁德良,广西桂翼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赖某亮、陈某娟与被告李某欢、李某占有、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月1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区永丽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周志丽、陈洁华参加的合议庭。在审理过程中,2016年3月1日本院依职权追加被告韦丽娟为本案被告。于2016年3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徐添担任记录。原告赖某亮(原告陈某娟的委托代理人)及被告李某欢、李某、韦丽某的委托代理人宁德良到庭参加诉讼,原告陈某娟、被告李某欢、李某、韦丽某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赖某亮、陈某娟诉称,2015年02月12日,原告之子赖某游应同学被告李某欢的邀请,在被告位于灵山县××村委某村的家中玩耍。当晚23时左右,赖某游在被告家一楼卫生间内使用煤气热水器时突然晕倒。虽然当时李某报灵山县人民医院120急救中心的医生到场进行抢救,后经抢救无效宣布死亡。事故发生后,原告赖某亮与陈某娟与被告李某在灵山县灵城镇司法所的主持下进行调解,但是因为双方分歧过大导致调解不成。原告赖某亮、陈某娟于2015年3月18日委托广西金桂司法鉴定中心对儿子赖某游的死因进行司法鉴定。广西金桂司法鉴定中心于2015年4月2日就赖某游的死因作出了相关的鉴定意见为:赖某游符合一氧化碳中毒死亡。被告自该事故发生后双方调解不成,从未主动跟原告夫妻俩沟通,导致赖某游的生前遗物一直放在被告家中,原告赖某亮无奈之下于2015年4月5日向被告李某以邮寄的形式发出《告知书》,要求归还赖某游生前遗物。虽然几经周折被告托人归还了遗物,但是被告的不闻不问导致原告精神上深受打击。基于上述事实,原告之子赖某游煤气中毒导致死亡确实是因被告家中的煤气设施安装有瑕疵且具有安全隐患,从而导致原告儿子死亡的悲剧发生。特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负连带责任支付死亡赔偿金295035元,、遗体存放费5900元、非正常死亡遗体特殊化妆整容费及清洁消毒费820元、丧葬焚烧费用760元、误工费3000元、司法鉴定费1200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共367515元给原告;2、依法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及其他费用。原告赖某亮、陈某娟为其陈述事实,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
1、原告的《身份证》、《结婚证》、《户籍本》、灵山县旧州镇上耕村委会出具的《证明》各1份,证明原告是适格的主体;
2、灵山县公安局三海派出所出具的《证明》、《接处警记录》各1份,证明原告之子赖某游是在被告家中因一氧化碳中毒导致死亡的事实;
3、灵山县人民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1份,证明赖某游经医院诊断为一氧化碳中毒和心跳呼吸骤停而导致死亡;
4、××鉴字第49号”《广西金桂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1份,证明死者赖某游的死亡原因符合一氧化碳中毒情形;
5、《广西壮族自治区非税收入一般缴款书(收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直属税务分局通用机打发票》各1份,证明原告因司法鉴定而支付了12000元的鉴定费及丧葬费用7480元;
6、《告知书》、《中国邮政速递短信业务申请单》各1份,证明被告至今均未主动与原告联系就赖某游死亡一事达成共识,这个给原告带来了精神上的损害。

被告李某欢、李某、韦丽某辩称,1、李某家庭所用的煤气热水器,使用性质是家用,不是营业场所使用,平常李某家人都是正常使用,受害人死亡是意外,双方都没有过错,不存在被告应该赔偿原告的说法;2、被告李某欢与受害人是同学关系,受害人到被告家做客,发生意外并不应该由被告方承担赔偿。
被告李某欢、李某、韦丽某为其辩解,在法定的举证期限内期限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
灵山县公安局三海派出所民,出具的《办案说明》1份,证明涉案房屋在2015年2月11日因办案需要被公安机关封存,直至2015年9月20日才解封。

经庭审举证质证,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2、3、4,被告认为没有异议;对证据5,被告认为证据的真实性由法院认定;对证据6,被告认为并不能够证实通过邮政快递邮寄的是《告知书》,自从受害人出现事故之后,公安机关对现场进行封存,封存期间,被告不能够进到出现意外事故的房子,所以不能将受害人的遗物交付给原告,并不是被告不愿意,而是由于公安机关对现场进行了封存。对被告所提供的证据,原告没有异议。
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1、2、3、4、5,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的规定,本院予以采信;证据6,没能证明原告的主张,对被告的质证主张,本院予以支持。被告提供的证据,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的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综合全案证据,本院确认以下法律事实:受害人赖某游于1994年11月3日出生。原告赖某亮、陈某娟是夫妻关系,是受害人赖某游的父母亲。被告李某与韦丽某是夫妻关系,被告李某欢是被告李某与韦丽某的儿子。位于灵山县××村委会某村一队7号房屋是被告李某与韦丽某夫妻的共同财产,在该房屋的卫生间内,以上两被告安装了燃气热水器,该燃气热水器安装在卫生间内,燃气瓶则放置在卫生间外的楼梯底,卫生间安装有排气扇。受害人赖某游与被告李某欢是同学关系。2015年2月11日,受害人赖某游去别的朋友家里玩了之后,傍晚时到李某欢家里做客。晚上10时左右,李某欢的爷爷进到卫生间洗澡出来后,接着受害人赖某游进去卫生间洗澡。被告李某欢发现受害人赖某游在里面洗了很久没有出来,就去催促其洗快点,却发现受害人赖某游已经昏迷在卫生间内。被告李某拨打120急救电话及向灵山县公安局三海派出所报警。急救中心的医生到现场对赖某游进行抢救,但赖某游经抢救无效死亡。经灵山县公安局法医和技术人员到现场勘查,基本排除刑事案件的可能,初步认定为煤气中毒身亡。当晚经原告赖某亮同意,受害人的遗体拉到灵山县殡仪馆安置。原告赖某亮于2015年3月18日委托广西金桂司法鉴定中心对受害人赖某游的死因进行司法鉴定,××鉴字第49号”《广西金桂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赖某游符合一氧化碳中毒死亡。为此,原告支付了鉴定费12000元,并支付遗体存放费5900元、非正常死亡遗体特殊化妆整容费及清洁消毒费820元、丧葬焚烧费用760元。2016年1月11日原告诉到本院,请求判令:1、被告负连带责任支付死亡赔偿金295035元、遗体存放费5900元、非正常死亡遗体特殊化妆整容费及清洁消毒费820元、丧葬焚烧费用760元、误工费3000元、司法鉴定费1200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共367515元给原告;2、依法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及其他费用。

本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本案为高度危险物致人损害,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二条规定处理,所以本案修正案由为“占有、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原告作为本案受害人的第一顺序继承人,诉讼主体适格,依法享有请求侵害人和赔偿义务人承担民事责任、赔偿经济损失的民事权利。本案争议焦点为:一、造成受害人赖某游死亡的民事责任应当如何承担;二、原告请求的各项经济损失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根据本案的法律事实,对以上争议焦点综合评判如下:
一、关于造成受害人赖某游死亡的民事责任应当如何承担的问题。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二条:“占有或者使用易燃、易爆、剧毒、放射性等高度危险造成他人损害的,占有人或者使用人应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重大过失的,可以减轻占有人或者使用人的责任。”的规定,本案中,造成受害人赖某游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的涉案燃气热水器的占有人是被告李某和韦丽某,没有证据证明事故的发生是由于受害人赖某游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所以被告李某和韦丽某应承担民事责任。被告李某欢不是涉案燃气热水器占有人或使用人,对本案事故发生,不承担民事责任。受害人赖某游是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具备一定的安全知识和安全意识,其进入卫生间洗澡时,对燃气热水器安装存在的安全隐患,没有负起注意和安全防范的义务,导致了自身的死亡,其对损害的发生有重大过失,可以减轻被告的责任。综合本案受害人与被告李某、韦丽某的过错程度,本院认为,应由被告李某、韦丽某共同承担次要的民事责任,受害人赖某游承担主要的民事责任,对本案事故造成原告的合理损失,由被告李某、韦丽某承担30%的赔偿责任。二、关于原告请求赔偿的各项经济损失是否有事实及法律依据的问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参照《2015年广西壮族自治区道路交通事故人身赔偿项目计算标准》,结合原告请求的赔偿项目和标准,对原告主张的损失本院评判认定如下:
1、死亡赔偿金。受害人是农村居民户籍,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死亡赔偿金应为151300元(7565元/年×20年=151300元);
2、遗体存放费5900元、非正常死亡遗体特殊化妆整容费及清洁消毒费820元、丧葬焚烧费用760元,共7480元,属丧葬费用范畴,原告的请求没有超过相关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3、误工费。本院支持3人3天办理丧葬事宜误工费667.53元(74.17元/天×3天×3人=667.53元);
4、鉴定费12000元,应作为诉讼费用范畴由当事人按责分担。
原告请求被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本院认为,本案的受害人赖某游死亡,确已造成了原告心理上的创伤,但本案事故的发生,受害人赖某游负主要的民事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原告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不符合有关规定,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告合理的经济损失共计为159447.53元,由被告李某、韦丽某承担30%的赔偿责任共同赔偿47834.26元(159447.53元×30%)给原告。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第七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参照《2015年度广西壮族自治区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判决如下:

一、被告李某、韦丽某共同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47834.26元给原告赖某亮、陈某娟;
二、驳回原告赖某亮、陈某娟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813元,鉴定费人民币12000元(原告已支付给鉴定机构),共计人民币18813元,由原告负担人民币16364元,由被告李某、韦丽某共同负担人民币2449元。
上述应付款项,义务人应在本案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完毕。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可在本案生效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直接向本院递交上诉状正本1份,并提交副本6份,上诉于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

审判长区永丽
人民陪审员周志丽
人民陪审员陈洁华

二〇一六年××月××日

书记员徐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