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颖颖与南通大众燃气有限公司占有、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
(2016)苏0602民初6396号
占有 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

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苏0602民初6396号

原告:葛颖颖,女,1979年10月28日生,汉族,住南通市崇川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媛媛,江苏高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邱淋新,江苏高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南通大众燃气有限公司,住所地南通市百花路11号。
法定代表人:庄建浩,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松波,北京市炜衡(南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曹嘉频,办公室主任。

原告葛颖颖与被告南通大众燃气有限公司占有、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葛颖颖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媛媛,被告南通大众燃气有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松波、曹嘉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葛颖颖诉称,2016年1月24日,原告居住的学田苑56幢4单元楼道有较浓的煤气味。晚上9时许,原告邻居打电话给被告报修,被告派人到现场检查后发现是煤气总管开裂,但仅用湿毛巾一裹,称今天不好修明天再来,没有采取任何提醒措施,也没有疏散楼道里的住户。被告工作人员刚走几分钟,原告居住的407室就发生了燃气爆炸,造成原告受伤,房屋严重烧毁。南通市公安消防支队崇川区大队出具《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爆炸原因是该单元北侧地下天然气总管开裂,天然气通过下水管道进入室内形成爆炸性混合气体,遇电火花引起。事后,原告就赔偿事宜多次与被告交涉,被告一直拖延。现为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人身损害造成损失合计253712元(具体如下:医疗费635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34元、营养费300元、护理费3400元、误工费13390元、残疾赔偿金16060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鉴定费2280元)。

被告南通大众燃气有限公司辩称,一、2016年1月24日,学田苑56幢4单元发现燃气味,被告接报后立即安排人到现场检查,并将4单元楼北侧天然气管道接口部分进行拆除,这样确保从1楼至4楼不再有燃气供应,并不是如原告所诉称未采取任何措施;二、发生爆炸的部分原因是原告私接下水管至雨水井,燃气渗透到雨水井,通过下水管道进入407室,最终导致爆燃,根据《城镇排水与污水处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单位、个人不得将污水排入雨水管网,原告对事故的发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三、被告已对用户进行了安全提醒和告知,当屋内有燃气时,要开窗通风,不能动用明火,原告在厨房内发现燃气气味时处置不当,因电火花引起爆炸,故原告自身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经审理查明,2016年1月24日晚9时许,被告南通大众燃气有限公司值班人员周建鹏、钱惠峰接报称学田苑56幢107室闻到很浓的煤气味,二人赶至现场使用检漏仪进行检测后,将户外的107—607室共用的进户总管堵头打开,用沙头蘸水塞进堵头,并用堵头盖盖上,准备第二天过来进一步维修。当晚,407室住户即本案原告葛颖颖与儿子喜一茗在家,因感觉室外燃气味较重,检查完煤气阀门后,将厨房窗户关闭,又因客厅开着空调,亦将厨房门关上。10时左右,原告准备洗澡,在厨房查看电热水器温度时,突然从厨房西北角冲出一团火,将原告烧伤并将房屋及部分财物烧毁。后被告值班人员周建鹏接报再次来到现场,经用检漏仪对407室厨房进行检测,煤气总阀关闭,未发现有漏气的地方。当晚,原告至南通大学附属医院治疗,入院诊断为煤气火烧伤深二度—三度3.5%TBSA。2016年1月25日上午,被告维修一处副班长徐军组织人员到现场56幢4单元107矮立管处进行开挖,从矮立管、引入管一直挖到总管后,发现是总管开裂,总管断裂处下方10厘米处有一下水管道。2016年1月26日,原告在南通大学附属医院行面部双手创面磨削痂异体皮取植术,2016年2月6日出院。2016年3月15日,南通市公安消防支队崇川区大队出具《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爆炸起火原因为该单元北侧地下天然气总管开裂,天然气通过下水管道进入室内形成爆炸性混合气体,遇电火花引起。2017年2月28日,南通三院司法鉴定所出具司法鉴定意见,葛颖颖头面部及双上肢烧伤,面部色素沉着评定为人损九级伤残,误工期限为60日,护理期限为30日(其中2人护理10日,1人护理20日),营养期限为30日,葛颖颖若进行后续疤痕修复,产生的费用需以实际发生为准,但此次鉴定结果暂不予考虑,需待后续治疗结束后另行评定伤残程度。

另查明,学田苑56幢有多户住户在楼外私接下水管,将污水排入楼下雨水井中,因厨房内洗衣机排污口长期漏水,原告于几年前也私自接了一条下水管直接将污水排入楼下雨水井中,下水管未安装排气三通扣件。2015年5月,被告工作人员曾至407室进行室内燃气设施安全检查,原告在安全检查告知书上签字确认。被告于事发后先后两次垫付合计70000元。
庭审中,原告明确表示放弃主张后续继续修复费用,后期也不再进行伤残鉴定。
以上事实,询问笔录、火灾事故认定书、照片、病历、医疗费票据、结账单、出院记录、司法鉴定意见书、安全检查告知书及当事人庭审陈述等在卷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占有、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占有或者使用易燃、易爆、剧毒、放射性等高度危险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占有人或者使用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重大过失的,可以减轻占有人或者使用人的责任。高度危险物的危险性很高,一旦造成损害,对其周围的环境和人民群众人身、财产安全影响很大,因此将减轻责任的情形,严格限定在受害人的“重大过失”,受害人有一般过失的,不能减轻占有人或者使用人的赔偿责任。综合诉辩双方意见,本案主要争议焦点在于以下两个方面:一、原告在本起事故中是否存在重大过失,如存在,自身需承担多少责任;二、原告合理损失的认定。对上述争议焦点,本院评判如下:一、重大过失是指一般人都能预见,受害人却没有预见或预见到但轻信不会发生而造成事故或损失的一种主观心态,在实践中根据受害人是否已经尽到注意义务、受害人行为方式、因果关系等因素综合判断。本起事故中,虽然下水管是原告私自接的,且没有安装排气三通扣件,但显然作为普通人,并不能预见到地下天然气会通过该下水管进入室内;地下天然气总管开裂后,室外燃气味较浓,原告检查完厨房内燃气阀门未发现漏气后,将窗户关闭以阻隔室外燃气,且未使用明火,其已尽到一定注意义务。综合以上判断,原告私接下水管、关闭厨房门窗的行为虽跟事故的发生客观上存在一定因果关系,但原告在此过程中主观上并不存在重大过失,被告作为燃气经营企业,是燃气设施的使用人和管理人,其虽定期对用户室内的燃气设施进行检查,但对室外的燃气设施特别是老小区中的燃气设施疏于检查维护,室外燃气总管发生开裂,导致燃气泄漏发生爆炸事故,其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二、原告的损失核定如下:1、医疗费,根据原告提供的医疗费票据及原、被告的庭审意见,扣除其中的伙食费272元,本院认定医疗费为63228元。被告主张医疗费中有3张票据(医用弹力套、可塑性烧伤透明面罩、硅凝胶贴膜)不是专业医疗机构出具的,该费用不予认可,原告提交的病历中有明确的医嘱,且该费用与原告的伤情有关,被告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2、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住院13天,本院酌定按18元/天的标准,认定住院伙食补助费为234元(18元/天×13天);3、营养费,根据原、被告的庭审意见,本院认定为300元;4、护理费,根据原、被告的庭审意见,本院认定为3400元;5、误工费,原告从事肚皮舞教练一职,本院参照2015年度江苏省文化艺术业在岗平均工资69115元标准计算误工费,根据司法鉴定意见,误工期限为60日,本院认定误工费为11361.37元(69115元÷365×60);6、残疾赔偿金,根据司法鉴定意见,原告伤情评定为人损九级伤残,本院认定残疾赔偿金为160608元(40152元×20×0.2);7、精神损害抚慰金,考虑事故造成了原告九级伤残的严重后果,本院认定为10000元。至于鉴定费合计2280元,属于诉讼参与人辅助诉讼的费用,应计入诉讼费用一并处理。
综上,原告因事故所造成的损失为:医疗费6322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34元、营养费300元、护理费3400元、误工费11361.37元、残疾赔偿金16060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合计249131.37元。对原告的上述损失,由被告予以赔偿,扣除先行垫付的70000元,被告还需赔偿原告179131.37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第二十四、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南通大众燃气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赔偿原告葛颖颖人民币179131.37元。
二、驳回原告葛颖颖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868元、鉴定费2280元,合计4148元,由被告南通大众燃气有限公司负担。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应向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3736元。户名:南通市财政局(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行西被闸支行,账号:47×××82。

审判员徐阳

二〇一七年三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毛敏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