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李建华与被告蔡桂喜酒店、段海洲占有、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华容县人民法院
(2015)华民初字第00499号
占有 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

华容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华民初字第00499号

原告李建华,男,1975年1月10日出生,汉族,岳阳宝丽纺织品有限公司工人。
委托代理人陈杰,男,1961年12月1日出生,汉族,居民。
被告蔡桂喜酒店,地址华容县胜峰乡珠头山。
经营者蔡桂喜,女,1970年8月27日出生,汉族,居民。
委托代理人曾国祥,华容县三封寺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张为民,男,1962年9月11日出生,汉族,居民。
被告段海洲,男,1962年6月19日出生,汉族,居民。

原告李建华与被告蔡桂喜酒店、段海洲占有、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4月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段智频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建华及委托代理人陈杰、被告蔡桂喜酒店业主蔡桂喜及委托代理人曾国祥、张为民,被告段海洲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建华诉称,2014年8月20日12时许,李建华与同事许定清、段海洲、陈友建等人在蔡桂喜酒店一小包厢吃午饭,因火锅炉酒精熄了,李建华多次叫店老板加酒精无果,同桌的段海洲便随手提起酒店放置在包厢内的用塑料鼓装的液体酒精添加时,因火锅炉温度过高造成酒精火焰四射,致使李建华、陈友建、许定清各有不同程度烧伤。请求判令蔡桂喜酒店、段海洲赔偿李建华各项经济损失85624.74元[其中医药费26112.74元、误工费8442元(93.8元∕天×90天)、伤残赔偿金42638元(21319元∕年×10%×20年)、交通费15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80元(30元∕天×16天)、护理费1600元(100元∕天×16天)、鉴定费12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并负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蔡桂喜酒店辩称,原告诉称事实不属实,2014年8月20日11时50分,原告等6人下班后到蔡桂喜酒店大厅后面的一间房里点了一盆排骨火锅、一碗卤菜、一碗小炒猪肝及一小蝶花生米,同时拿了一瓶龙江家园牌的白酒加中奖的一小瓶,还拿了2瓶啤酒,中午12点多就吃完,且菜、酒水全部吃完,业主蔡桂喜还给原告等6人倒了茶,接着原告结帐支付了餐费100元,至于原告结帐后又拿啤酒,添加酒精,业主蔡桂喜根本不知晓,酒精着火后开门才知道出了事,同时,酒精存放根本不在用餐房间,而是与啤酒放在大厅墙角边,是原告擅自拿啤酒时拿酒精后着火而发生事故,是原告等人自身的过错所致。对原告的诉求,法院应不予支持。
被告段海洲辩称,2014年8月20日,我们一行6人到蔡桂喜酒店吃饭,结帐后就剩下原告、我等4人还在吃,中途因酒精炉没火了,叫老板加酒精,老板没来,原告就叫我加酒精,我在包厢里拿的酒精加的,因为加酒精时温度太高,酒精自燃了,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对该事故请法院依法处理。

经审理查明,李建华系岳阳宝丽纺织有限公司合同制工人,2014年8月20日12时许,李建华、陈友建、段海洲、许定清、毛志慧、刘勇六人下班后,到蔡桂喜经营的蔡桂喜酒店一包房内午餐,中途,毛志慧、刘勇吃完后先离开了酒店,同时,李建华也将餐费100与蔡桂喜结清。然后,李建华、段海洲等4人继续用餐,期间,因火锅炉没有酒精了,李建华便叫段海洲加酒精,段海洲在店里拿到酒精后向火锅炉添加的过程中,火锅炉突然爆燃,酒精火焰四射,致使李建华、陈友建不同程度烧伤。
李建华受伤后在岳阳市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5天(2014年8月20日入院,2014年9月5日出院),支付医药费26112.74元。2014年11月27日,岳阳市华天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人杨协贵、莫佑民对李建华的伤情作出鉴定,鉴定意见为:1、面颈部、胸腹部、双上肢烧伤25%TBAⅡ度,全身瘢痕面积4%;2、属轻伤一级,十级伤残;3、建议伤后伤休3个月,医药费审核后列入赔偿。2015年5月18日,岳阳市华天司法鉴定所对原鉴定中的“李建华全身瘢痕面积4%,参照《职工工伤与职工病致残等级分级》、(CB∕T16180-2006)、B1分级系列、十级、3条全身瘢痕面积﹤5%,但≥1%之规定评定为十级伤残”,更改为“李建华全身瘢痕面积4%,参照《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4、10、11,皮肤损伤致瘢痕形成达体表面4%以上。”之规定评定为十级伤残。李建华支付鉴定费1200元,李建华至评残时已满39周岁,系城镇户口,从2011年4月起一直系岳阳宝丽纺织品有限公司的劳动合同工,工资标准为2814元∕月。李建华因酒精烧伤造成的损失,参照《湖南省省直单位差旅费管理办法》、《湖南省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2014-2015)》、湖南省上一年度统计数据并结合李建华的请求计算为:住院医药费26112.74元、误工费8442元(93.8元∕天×90天)、住院伙食补助费450元(30元∕天×15天)、护理费1500元(100元∕天×15天)、伤残赔偿金42638元(21319元∕年×20年×10%)、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鉴定费1200元、交通费152元;李建华的经济损失经本院查明合计为:85494.74元。蔡桂喜已支付250元。
另查明,蔡桂喜酒店业主为蔡桂喜,其已在华容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身份证及被告蔡桂喜酒店工商营业执照,岳阳华天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书及补充说明(含相关病历资料)和鉴定费收据,岳阳宝丽纺织品有限公司与原告签订的劳动合同和2014年2月至7月的工资发放表、岳阳市二人民医院住院收据、交通费票据,蔡桂喜代理人对毛志慧的调查笔录及原、被告的当庭陈述在卷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本案系占有、使用高度危险物形成的损害责任纠纷,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以下两个方面,现分述如下:
一、原告的经济损失如何确认
李建华因酒精烧伤住院治疗花费医药费26112.74元,有医药费收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岳阳市华天司法鉴定所是依法具有人体损伤程度鉴定资质的机构,杨协贵、莫佑民是依法持有法医临床、法医病理执业资质的司法鉴定人,其对李建华的鉴定意见本院予以采纳,李建华构成十级伤残,建议伤后伤休3个月,医药费审核后列入赔偿,本院予以确认;李建华支付鉴定费1200元有收据证实,系李建华为确定损失所支付的必要合理费用,本院予以确认;李建华住院15天,住院伙食补助费按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30元∕天的标准计算,本院确认为450元(30元∕天×15天);李建华住院期确需一人护理,可按非私营单位在岗人员居民服务业或其他服务业35623元∕年的标准并结合原告诉求计算,本院确认护理费为1500元(15天×100元∕天);李建华系城镇户口,在岳阳宝丽纺织有限公司做合同工(签订了劳动合同,提供了工资领取明细,每月工资2814元),其误工工资可按月2814元的标准计算,本院确认误工费为8442元(2814元∕月×3个月);残疾赔偿金可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319元∕年的标准结合原告诉求计算,十级伤残的伤残系数为10%,未满60周岁赔偿年限可计算20年,经计算本院确认李建华的残疾赔偿金为42638元(21319元∕年×20年×10%);李建华构成十级伤残,在精神上造成了严重损害,本院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为5000元;李建华住院期间确需花费一定交通费,根据其提供的票据,本院确认交通费为152元。综上,李建华的经济损失经本院查明确定为85494.74元。
二、本案民事责任如何承担
液体酒精属于易燃、易爆的高度危险物品。《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二规定,“占有或者使用易燃、易爆、剧毒、放射性等高度危险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占有人或者使用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重大过失的,可以减轻占有人或者使用人的责任”。本案中,蔡桂喜酒店作为液体酒精的占有者和使用者,应采取足够的防护措施,避免因占有、使用该危险物品而致他人损害,同时饭店作为公共场所,还应将自己占有、使用的危险物品放置在安全地方,以避免他人可随意接触或使用该危险物品。本案中,蔡桂喜酒店的液态酒精放置在顾客可随意拿到的地方,并最终造成他人损害,因此,蔡桂喜酒店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受害人李建华及被告段海洲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对液体酒精的危险性应有足够的认识。其在未确认安全也未获得饭店老板许可的情况下,要求和默许段海洲往刚使用过的酒精炉中倾倒液体酒精并引发酒精炉爆燃,致李建华、陈友建受伤,二人对损害后果的发生有重大过失。因此,亦应承担相应责任,根据本案实际,本院确认由段海洲对损害后果承担40%,李建华及蔡桂喜酒店各承担30%的责任较为适宜。李建华的损失共85494.74元,由蔡桂喜酒店赔偿25648.42元,段海洲赔偿34197.89元,剩余损失25648.42元,由李建华自负。蔡桂喜酒店已支付李建华250元,应从赔偿款中予以减除。对李建华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部分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第七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三条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一、二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五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李建华的经济损失,由段海洲赔偿34197.89元,蔡桂喜酒店(经营者蔡桂喜)赔偿25398.42元(减除了已支付的250元),李建华自负25648.42元。上述应付款限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完毕;
二、驳回李建华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1941元,由李建华、蔡桂喜酒店各负担582.3元,段海洲776.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页无正文)

审判员段智频

二〇一五年八月十三日

书记员张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