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炎哲与贾秋霞、马召荣占有、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柘城县人民法院
(2015)柘民初字第1829号
占有 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

柘城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柘民初字第1829号

原告谷炎哲,男,住柘城县。
法定代理人谷红彬,男,住柘城县。
委托代理人徐冰、常显信(实习),河南京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贾秋霞,女,住柘城县。
被告马召荣,男,住柘城县。
被告贾秋霞、马召荣委托代理人李静淑、黄素霞(实习),河南心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谷炎哲诉被告贾秋霞、马召荣占有、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8月2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谷炎哲法定代理人谷红彬及委托代理人徐冰、常显信,被告贾秋霞、马召荣及其委托代理人李静淑、黄素霞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谷炎哲诉称,被告贾秋霞、马召荣在柘城县生产公司门面房从事石材加工经营。2015年4月19日,原告途经二被告店面时,顺手拿起并口服了二被告随意堆放在路边空地上的剧毒化学品固化剂,造成原告的食道和胃部被严重烧伤。事后,原告被送至柘城县人民医院、郑州儿童医院进行治疗,花费巨额的医疗费用。二被告在支付10000元医疗费后,拒绝进一步承担赔偿责任,故提起诉讼,请求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294144.7元。

被告贾秋霞、马召荣辩称:1.原告的伤无法确定是服用了被告的固化剂造成的,其一切损失与被告无关。事发当天,被告的生意因有雨水停止,在石材店外根本无法放置一个小小的固化剂瓶子。原告家居住生活的地方,有修车、卖农药的等做生意的,并不仅仅是被告家店里有有毒害的化学物品,原告到底服用什么样的毒物受伤,无目击证人,也无医院的化验报告。被告听到原告喝了被告的固化剂后,慌忙抢救孩子并支付医疗费,因为是邻居。2.即使原告是固化剂中毒,被告也不应当承担全部损失,因原告监护人明知周围环境不安全,却放任孩子到处乱跑,致使原告受伤,原告的监护人没有尽到监护之责,应当承担主要过错责任。3.对原告的治疗拖延时间,并未按照医嘱禁食和饮食,使原告的伤没有得到及时有效治疗,扩大了损失,被告对扩大的损失不承担责任。被告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根据原、被告的诉辩意见,本院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原告请求二被告赔偿各项损失294144.7元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经审理查明,被告贾秋霞、马召荣租赁柘城县生产公司二道门面房经营石材加工制作生意,原告谷炎哲父母经营的馍店与其相距20米许。2015年4月19日下午,原告谷炎哲途经被告店面玩耍时,口服了二被告石材加工制作场地上遗留的化学物品固化剂,造成食管损伤,当天入住柘城县人民医院治疗(16天),5月4日起在郑州市儿童医院住院四次共41天,共支付医疗费52354元。事发的当天晚上,被告听说后当即赶到柘城县人民医院并押款2000元,就原告误服的固化剂成分和性质询问其进货厂家,2015年5月4日又陪同原告到郑州市儿童医院治疗,被告分四次支付原告医疗费共计10000元。原告在治疗过程中,原告父母未完全按照医嘱让原告饮食(吃了星点的花生)。原告谷炎哲的损伤,经商丘京九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鉴定,构成七级伤残,护理期为120日,原告支付鉴定费2100元。
上述事实,原告提供的固化剂白色塑料瓶、证人证言、照片、住院病历、医疗费用票据、商丘京九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票据,被告提供的调查笔录以及当事人陈述等,予以印证。

本院认为,占有或者使用易燃、易爆、剧毒、放射性等高度危险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占有人或者使用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能够证明损害是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重大过失的,可以减轻占有人或者使用人的责任。本案原告误服具有危险性的固化剂造成的损害事实清楚,且该固化剂与被告石材加工制作使用的固化剂相同,二被告当时不否认是自己使用的固化剂,并且当天晚上与其所购厂家联系,咨询该固化剂成份和性质。二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原告误服了他人所有、保管或者使用而遗留的固化剂,也没有证据证明原告的损伤系非固化剂引起,原告的损害应是误服了二被告在石材加工制作场地上遗留的固化剂,故二被告依法应承担侵权责任。被告从事石材加工制作使用固化剂,对场地没有隔离设施或者禁止标志,对周围不特定的人具有严重危险性,其主观上存有能预见到而放任危险性发生的意识。原告父母作为监护人,对原告看管监护不力,对于原告损害后果的发生负有一定责任。另外,在治疗过程中,原告父母对原告的饮食问题未完全尽到相应的注意义务,亦有一定过错。综上,作为风险(危险物固化剂)控制者和利益享有者的二被告,与原告监护人的责任以主次划分,二被告承担70%责任为宜。原告由此事故产生的损失为:医疗费用40100元、护理费9360.7元(2014年度河南省居民服务业和其他服务人员平均工资标准28472元÷365天×120天)、住院伙食补助费4560元(80元/天×57天)、营养费570元(10元/天×57天)、残疾赔偿金195130元(24391元/年×20年×40%=195131.6元,原告请求195130元)、鉴定费2100元、交通费酌定为1500元,合计253320.7元,由二被告承担177324.49元(253320.7元×70%),二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酌定15000元,二被告共赔偿原告192324.49元,扣除已支付的10000元,其再赔付原告182324.49元。被告辩称原告的损伤无法确定是服用了被告的固化剂造成的,因为原告误服的是被告石材加工制作场地上遗存的固化剂,此事实有原告父母依原告的指认在该场地上收存的固化剂白色塑料瓶和董勤、伊芳丽的证言及被告陈述可证,故该辩解理由不能成立。被告辩称县级医院无此治疗技术,原告家人拒绝转院,延误了治疗,造成残疾,对扩大的损失被告不应承担,因被告无正据证明柘城县人民医院无此治疗技术,亦无合法有效的证据证明误诊和延误治疗,柘城县人民医院的病历也未显示让原告转院的记录,故被告的该观点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贾秋霞、马召荣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谷炎哲182324.49元人民币;
二、驳回原告谷炎哲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713元,由原告谷炎哲负担1766元,被告贾秋霞、马召荣负担394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杨华
审判员刘文亮
人民陪审员王自祥

二〇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邢倩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