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遗赠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法院
(2017)鲁1702民初3241号
遗赠纠纷

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鲁1702民初3241号

原告:女,1947年1月29日出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卢湾区,现住上海市松江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运明,山东君诚仁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郑丽平,山东君诚仁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女,1964年11月28日出生,汉族,住菏泽市牡丹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素兰,山东君诚仁和(青岛)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刘某1与被告刘某2遗赠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6月2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某1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黄运明、郑丽平,被告刘某2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素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刘炳忠书写的遗赠养扶协议书(公证书)无效。2、刘炳忠位于牡丹区北城刘庄的房院由原告依法继承。事实及理由:原告与刘炳忠(又名:刘炳中)是父女关系,刘某2系刘炳忠的堂侄女。刘炳忠原为菏泽市政协委员、民革主委,在菏泽市牡丹区北城办事处刘庄有房院一处,于1991年定居上海。其计划晚年回菏泽生活,由刘某2负责侍奉,并于2002年5月29日书写“公证书”一份,内容为:刘炳忠晚年生活由刘某2负责侍奉,位于刘庄的房屋院落将来由刘某2继承所有。该“公证书”实为遗赠扶养协议书。刘炳忠书写遗赠养扶协议书时其妻子王凤美尚健在而未经其妻子同意,单方处分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涉案房屋院落,依法应属无效行为。另外,刘炳忠于2002年7月29日在上海去世,其妻王凤美于2003年8月25日去世。刘炳忠从未回菏泽居住,被告也未履行扶养义务,根据法律规定,该院落属于刘炳忠夫妇的遗产,应由刘炳忠夫妇的法定继承人即原告依法继承。原告于2017年5月份知道了遗赠扶养协议的具体内容后,多次与被告协商未果。

刘某2辩称,2009年5月29日“公证书”是刘炳忠夫妇为感谢刘某2在菏泽生活期间的照顾而单方所作的赠与,并没有附加任何条件,并非遗赠扶养协议。涉案院落是刘炳忠夫妇共同赠与的,原告诉状中所述部分与事实不符。刘炳忠所写的“公证书”是其夫妻二人真实意思的表示,合法有效,原告对涉案房产无权继承,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刘炳忠(公民身份号码:)在菏泽市牡丹区北城办事处刘庄有土地一处(地号526,图号0401.3),其集体土地使用证上注明的土地使用者为“刘炳中”。菏泽市牡丹区北城办事处文苑社区居民委员会及菏泽市公安局北城派出所均认可“刘炳中”与“刘炳忠”系同一人。
2002年5月29日,刘炳忠书写一份“公证书”,内容为:由于我弟弟刘炳英及女儿刘某1已分别在济南及上海定居,我在菏泽居住期间,一切皆由侄女刘某2照顾,今后我仍然要回刘庄定居,经与我堂弟刘炳朗协商并经侄女刘某2自愿,我晚年生活仍由侄女刘某2负责侍奉,我决定将家居刘庄的房屋院落,将来由刘某2继承所有,其他任何人无权干预。特此办理公证手续。”2002年8月3日,刘炳英、刘某1分别在该“公证书”上签名。
刘炳忠与王凤美(公民身份号码:)系夫妻关系,刘某1是其二人的唯一子女。刘炳忠于2002年7月29日去世,王凤美于2003年8月25日去世。

本院认为,刘炳忠所书写“公证书”并未要求刘某2署名并承诺履行奉养义务,故该“公证书”并非遗赠扶养协议而应为财产赠与合同。刘某2作为受遗赠人在刘炳忠去世后两个月内明确表示接受遗赠,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该“公证书”由刘炳忠一人署名,未经其妻王凤美签字认可,被告所提交证人证言亦不足以证明王凤美认可财产赠与的事宜。故本院认为,刘炳忠以其个人名义处分本属于其夫妻共有的财产,其中处分属于其个人所有财产份额的行为有效,处分属于其妻王凤美个人所有财产份额的行为在当时并非无效而是属于效力待定。作为刘炳忠、王凤美夫妇唯一法定继承人的刘某1在刘炳忠所书写“公证书”上签名之时王凤美虽尚在世,针对王凤美的继承尚未开始,所以其签名在此时尚不能产生对刘炳忠处分属于王凤美个人所有财产份额行为认可的法律后果,而仍应属于效力待定的法律行为。但因刘某1系刘炳忠、王凤美夫妇的唯一法定继承人,在王凤美去世后刘某1依法取得了对王凤美遗产的继承权,所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一条之规定,刘某1在刘炳忠所书写“公证书”上签字的行为在此时已足以产生其对刘炳忠处分属于王凤美个人所有财产份额行为认可的法律后果。
综上,本院认为,王凤美虽未在“公证书”上签名,但刘炳忠所书写“公证书”中处分属于其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均属有效。故本院对原告刘某1要求确认刘炳忠所书写“公证书”无效及其要求继承刘炳忠名下位于菏泽市牡丹区北城刘庄房院的诉讼请求均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五十一条第一百八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六条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刘某1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1800元,减半收取5900元,由原告刘某1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马营军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吉亚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