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与袁×遗赠扶养协议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2015)东民初字第18217号
遗赠扶养协议纠纷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东民初字第18217号

原告:王某,男,1985年8月15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其群,北京市东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袁某1,女,1940年10月1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董某(被告之子),男,1963年3月24日出生。

原告王某与被告袁某1遗赠抚养协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1月1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某及代理人刘其群,被告袁某1之代理人董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王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刘某名下位于北京市东城区××里××区××号楼××层××号房屋由原告王某继承所有;2.本案诉讼费由原告承担。事实与理由:被继承人刘某与袁某2系夫妻关系,袁某2系再婚,刘某系初婚,婚后未生育子女。袁某2与前妻生育一女袁某1、一子袁某3。袁某2于1982年3月5日因死亡注销户口,刘某于2015年9月14日去世。袁某3患有精神病,于1976年去世,生前未婚育。袁某2去世后,刘某于2006年11月17日购买二手房一套,房屋位于北京市东城区××里××区××号楼××层××号,房屋登记在刘某名下。2011年5月31日原告与被继承人刘某在北京燕京公证处签有一份遗赠抚养协议并公证(公证书号为(2011)京燕内证字第2561号),协议书约定原告对刘某日常生活、起居照顾,对其养老送终,刘某承诺在其去世后将涉案房屋赠给原告,协议签订后原告按约定对刘某进行照顾直至其去世,死后对其进行安葬。2015年9月14日刘某去世后,因原被告对刘某名下的涉案房屋的继承问题协商不成,故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所请。

被告袁某1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诉争房屋应由袁某1继承所有。原告只是刘某的一个房客,而且我们也尽到了赡养义务。虽然有遗赠扶养协议,但是原告没有履行协议内容,接走刘某以及刘某去世都没有通知我们。原告所述的亲属关系属实,诉争房屋的情况属实。刘某一直和我们一起生活,我们平时也照顾刘某,袁某1和刘某一起生活到2007年。后因为拆迁,刘某想要自己单独买房生活,所以就单独住了。我方不明白原告为什么把刘某带走,她去世和火化安葬时也没有及时通知我方。2015年8月22日我方去天坛东里看望刘某,但是没有见到人,在23日我方就报警了,公安局也立案了,后来派出所告诉我方有一份遗赠抚养协议,我方才知道。2015年10月20日原告律师告诉我方刘某已经去世,我方才知道。袁某3大概在7、8岁时,袁某1在10岁左右就跟刘某住在一起,袁某3患有羊角风,大概在1976年就去世。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刘某与袁某2系夫妻关系,袁某2系再婚,刘某系初婚,婚后未生育子女。袁某2与前妻生育一女袁某1、一子袁某3。袁某1、袁某3与刘某共同生活,形成继子女关系。1982年3月5日袁某2因死亡注销户口。1976年袁某3去世,生前未婚育。2015年9月14日刘某去世。2006年刘某购买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原崇文区)××里××区××号楼××幢××号房屋一套,现该房屋登记在刘某名下。
对有争议的证据及事实,本院认定如下:2011年6月1日,北京市燕京公证处经刘某与王某申请,作出(2011)京燕京内证字第2561号公证书,对该公证书的证明效力本院予以认定。公证书显示,申请人于2011年5月31日向公证处申请《遗赠抚养协议》公证,申请人经协商一致订立前面的《遗赠抚养协议》,申请人在订立协议时具有法律规定的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申请人签订《遗赠抚养协议》的意思表示真实,申请人的权利义务明确,协议上当事人的签字、手印均属实。《遗赠抚养协议》主要内容为:一、在遗赠人有生之年由受遗赠人照顾其日常生活、起居、洗衣做饭,在受遗赠人生病时悉心照顾,在遗赠人发生生活困难的时候进行扶助。受遗赠人也保证为遗赠人尽抚养之义务,给遗赠人养老送终;二、遗赠人在死亡后对自己位于崇文区××里××区××号楼××层××号房屋遗赠给受遗赠人。不作为王某夫妻共有财产;三、本协议经双方签字后并经北京市燕京公证处公证后生效。
原告王某向本院提交照顾刘某日常起居、殡葬的光盘录像、刘某的住院病历材料、火化证、安葬证、殡葬服务费票据、交款单、收据等证据,上述证据可以证明原告对刘某尽到了《遗赠抚养协议》约定的抚养和养老送终义务。

本院认为,公民可以与扶养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按照协议,扶养人承担该公民生养死葬的义务,享有受遗赠的权利。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原告王某与刘某签订的《遗赠抚养协议》经北京市燕京公证处公证,根据公证书的内容,可以认定上述《遗赠抚养协议》是合法有效。《遗赠抚养协议》约定原告王某对刘某负有抚养和养老送终的义务,原告向本院提交的相关证据足以证明原告王某已经履行上述协议约定的义务,故亦应按照协议约定,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原崇文区)××里××区××号楼××幢××号房屋应遗赠给原告王某。综上所述,原告王某提出刘某名下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原崇文区)××里××区××号楼××幢××号房屋由其继承所有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原告王某提出本案诉讼费由其负担,对此本院不持异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第三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刘某名下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原崇文区)××里××区××号楼××幢××号房屋由原告王某继承所有。
案件受理费七千三百元,由原告王某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田世跃
代理审判员张晓薇
人民陪审员张人七

二〇一六年八月三十日

书记员董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