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某与韩某遗赠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法院
(2016)鲁0203民初4840号
遗赠纠纷

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鲁0203民初4840号

原告:谢某,女,****年*月**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某,山东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韩某,男,****年*月**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某,山东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蔡某,山东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谢某与被告韩某遗赠纠纷一案,本院于****年*月**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谢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某、被告韩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谢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区**路**号**户房屋拆迁补偿款的百分之二十归原告所有;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被告系遗赠人韩某某之子。约××××年下半年,原告与已离异的韩某某相识并发展为恋人,且于××××年始一起共同生活。××××年*月**日,韩某某立下遗嘱:待其死后,若其名下**区**路**号*户房屋拆迁,该拆迁补偿款的十分之二遗赠给原告。××××年*月**日,遗赠人韩某某因工伤死亡。原告刚刚获悉,涉案房屋已进入拆迁程序且被告已与拆迁单位签订拆迁补偿协议。综上,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特向法院起诉,望判如所请。

被告韩某辩称,涉案房屋拆迁款系被告名下的个人财产,与原告无关,原告主张的遗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被继承人韩某某于××××年*月**日去世,被告韩某系被继承人韩某某与前妻张某某(双方于××××年*月**日离婚)之子。韩某某去世后,其名下遗留青岛市**区**路**号**户房屋一处,该房屋系韩某某离婚后所购买,为其个人财产。××××年**月**日,被告韩某与韩某某的父亲韩某,母亲董某经过公证,将青岛市**区**路**号**户房屋由韩某一人继承,韩某、董某自愿放弃对该房屋的继承权。被告韩某于××××年办理取得该房屋房地产权证,产权人登记为“韩某”,后于××××年进行了产权变更登记,由“韩某”变更为韩某。××××年*月**日,被告韩某签订《房屋征收货币补偿协议》,该房屋被拆迁,韩某自愿选择货币补偿方式,货币补偿款为******元,已被本院依法冻结。原、被告均称韩某某与张某某离婚后,韩某某未再婚。
对于当事人双方没有争议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原告谢某提交韩某某的自书遗嘱一份,该遗嘱载明:“对我韩某某来讲,谢某不管她对我以后怎样,或离开我,或我死掉了。在我名下的**路**号**户房,如拆迁,所得的钱十分之二给谢某,决无食言,如果谢某不在本市,也一定要想法子把钱送到她本人手里。竖韩某某****.*.**”。原告谢某称韩某某自××××年开始一直和原告同居生活,韩某某名下的房屋只有*平方,他一直想和原告结婚,但基于经济问题一直没有登记结婚,为了给原告一个安全感,所以立下遗嘱,在其去世后,如**路**号**户房屋拆迁,其将拆迁款的十分之二遗赠给原告。被告韩某对该遗嘱的真实性有异议,称韩某某死亡时,被告**岁左右,并不记得父亲的字迹,而且字条上显示是需要韩某某名下的房产予以拆迁,而事实是拆迁房屋系韩某名下,故该证据不成立。被告韩某未申请对该遗嘱的真实性进行鉴定,称被告认为遗嘱没有鉴定的必要,假设字条是真实的,那么必须是在韩某某名下的房屋遇到拆迁,该字条才生效。
原告谢某称,韩某某因工作过程中遭电击身亡,其去世后,原告一直在**路**号**户房屋居住,参加完葬礼后,原告多次找韩某的生母张某某协商房屋和工亡抚恤金的情况,一直协商未果,张某某多次找原告的邻居李学娟从中协调,亦未果。被告韩某称,被告母亲张某某曾经去涉案房屋让原告搬出去,原告一直没有搬,原告并没有拿出任何证据而强行霸占房屋;从遗赠的角度看,原告未在除斥期间内主张权利,视为放弃。原告谢某称,原告作出接受的意思表示并未超过*个月的时间,原告在被继承人死亡后就及时联系到了被告的母亲张某某,协商涉案遗嘱和被继承人抚恤金一事未果,当时被告年仅**岁左右;该遗嘱系附条件的遗赠,故接受遗赠的意思表示期限的起算点应当为条件成就之日,该遗嘱的条件为涉案房屋拆迁,如此受遗嘱才开始,因此本案原告接受遗赠的意思表示期限的起算应当为原告知道该房屋拆迁之日。

本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赠给国家、集体或者法定继承人以外的人。受遗赠人应当在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作出接受或者放弃受遗赠的表示,到期没有表示的,视为放弃受遗赠。
本案中,韩某某立下自书遗嘱,表示其名下青岛市市北区**路**号**户房屋如拆迁,所得的钱十分之二赠与给原告谢某,该自书遗嘱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具有证明力。被告韩某虽对遗嘱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但其未能举证证明该遗嘱非韩某某所书写,亦不申请笔迹鉴定,故本院对被告韩某的该抗辩不予采纳。现青岛市**区**路**号**户房屋已拆迁,按照该自书遗嘱,拆迁补偿款******元的十分之二******元应为原告谢某所有。被告韩某称**路房屋拆迁时已在被告韩某名下,并非登记在韩某某名下,故遗嘱不成立。但被告韩某系韩某某去世后,经过公证由其一人继承韩某某的该遗产,方才办理取得该房屋产权证。韩某某去世时,该房屋产权仍登记在韩某某名下,韩某某有权以遗嘱方式对该房屋作出处分,故对被告韩某该项抗辩,本院不予采纳。
被告韩某称原告谢某未在除斥期间内主张权利,视为放弃受遗赠权。该项抗辩涉及“两个月”期限的起算点和受遗赠人作出接受受遗赠表示的具体方式问题。根据法律规定,“两个月”期限的起算点应是受遗赠人知道受遗赠时,而受遗赠人不论以口头、书面还是通过实际行为所作的接受表示,都应认定其已作出接受受遗赠的意思表示。本案韩某某的遗赠系附条件的遗赠,所附条件即该房屋拆迁,而原告谢某在被告韩某××××年*月**日签订《房屋征收货币补偿协议》后,即于××××年*月**日起诉主张受遗赠权,可以认定原告谢某在知道受遗赠所附条件成就后的两个月内以起诉的方式作出接受受遗赠的意思表示,应当享有受遗赠的权利。故被告韩某关于原告谢某应视为放弃受遗赠权的抗辩,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第十六条第三款第十七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青岛市**区**路**号**户房屋拆迁补偿款******元中的******元归原告谢某所有。
案件受理费11800元,减半收取5900元,诉讼保全费2020元,合计7920元,由原告谢某负担1584元,被告韩某负担6336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费,上诉于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吕艳丽

二〇一六年九月十三日

书记员张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