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与边×4等遗赠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2014)朝民初字第19965号
遗赠纠纷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朝民初字第19965号

原告李×,女,1968年12月26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宋述运,北京安贤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曹波,北京安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边×1,男,1947年7月13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曹洪军,北京市绅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魏炳庆,北京市亿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边×2,女,1952年5月13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曹洪军,北京市绅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魏炳庆,北京市亿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边×3,女,1953年12月10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曹洪军,北京市绅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魏炳庆,北京市亿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边×4,男,1955年4月7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曹洪军,北京市绅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魏炳庆,北京市亿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李×(以下简称原告)与被告边×1、边×2、边×3、边×4(以下简称姓名,一并出现称四被告)遗赠抚养协议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徐悦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宋述运,边×1、边×2、边×4及四被告委托代理人曹洪军、魏炳庆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四被告系被扶养人杨xx的子女。因四被告工作繁忙,没有时间照顾杨xx及其妻子张xx,自1999年我一直照顾杨xx夫妇。张xx去世后,杨xx于2009年12月4日与我签订遗赠抚养协议,约定我对被扶养人履行赡养义务,被扶养人在去世后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南三里屯南xx号房屋赠送给我。
1990年12月10日至2010年7月18日期间,我悉心照顾被扶养人。后被扶养人子女强行将我轰出。2014年3月17日,我去看望杨xx时才得知其去世了。被扶养人去世后四被告拒不配合办理房屋过户手续,并于2014年4月3日将房屋过户至边×4名下。为此,我诉至法院要求边×4赔偿房屋折价款855300元,边×1、边×2、边×3承担连带责任。

四被告辩称:原告与杨xx签订的《遗赠抚养协议》,系双务有偿合同。《遗赠抚养协议》是遗赠人与扶养人之间关于扶养人承担遗赠人生养死葬的义务、遗赠人的财产在遗赠人去世之后转为扶养人的协议。原告有合同权利也应当履行义务,在杨xx有生之年履行赡养义务,但是2009年12月4日签订《遗赠抚养协议》之后,原告并没有履行扶养义务。
原告在杨xx家从事有偿劳务,除了按月领取劳务费之外,杨xx及原告的日常开销均由我们承担。原告只是履行了家政服务合同的义务。2010年7月18日,原告离开杨xx家,即已经确认终止家政服务合同关系。此后直至杨xx去世三年多的时间,原告与杨xx没有任何关联,因此原告并没有按照《遗赠抚养协议》履行义务,其要求赔偿损失的请求不能成立。
原告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终止了《遗赠抚养协议》的履行。原告2010年7月18日出具收条,确认其工资已经结清无拖欠,在杨xx家无任何物品、财产,其离开的行为表示其不愿意履行《遗赠抚养协议》,该协议无履行可能。
涉案房屋性质为杨xx与张xx的夫妻共同财产,杨xx处置房屋的行为已经超越了其权利范围。故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我们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经审理查明:四被告系兄弟姐妹关系,其母张xx于2001年7月11日去世,其父杨xx于2013年9月4日去世。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南三里屯西xx号房屋原登记在杨xx名下,为杨xx与张xx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原告认可该房屋系二人夫妻共同财产,但认为张xx去世之后杨xx应享有65%以上的份额。
2009年12月4日,原告与杨xx签订《遗赠抚养协议》。双方约定,杨xx将上述房屋在百年后赠与原告;原告应在杨xx有生之年对杨xx履行赡养义务;原告应在杨xx去世后60日内办理赠与财产的所有权转移手续,逾期不办视为拒绝遗赠,其遗产可按法定继承处理;原告应当尽职尽责完成对杨xx的赡养义务,如未尽职尽责,杨xx有权要求原告改正;如连续2个月不尽赡养义务,杨xx有权终止协议等。
四被告因对上述《遗赠抚养协议》中杨xx签名的真实性有异议,故申请笔迹检验。经本院委托,中天司法鉴定中心于2014年11月7日作出中天司鉴中心(2014)文鉴字第103号《文书鉴定意见书》,认定上述《遗赠抚养协议》中“杨xx”的签名为其本人所写。边×4垫付鉴定费15000元。
2010年7月18日,原告签署《收条》,书面确认“工资已全部结清”,“在杨xx家无任何个人财产、物品等”,并离开杨xx住所。
杨xx与张xx去世后,边×1、边×2、边×3表示自愿放弃对上述房屋的继承权。2014年4月3日,涉案房屋所有权登记至边×4名下。
审理中,经原告申请,本院委托北京东华天业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就涉案房屋价值进行评估。2015年1月14日,鉴定机构作出京东华估(2015)字第3016号《房地产估价报告》,认定涉案房屋在2014年10月22日评估价格为1333800元。原告垫付鉴定费4600元。
原告证人郭×到庭称:其与原告系朋友,在农科研究院小区门口开店至2011年2月。原告在杨xx家做保姆,与杨xx系保姆与雇佣者的关系;2010年7月原告离开杨xx住所,原因不详。原告提供乔世武书面证言,用以证明原告在杨xx生前尽心照顾,2010年7月杨xx住院时,原告被杨xx子女强行赶走,杨xx并未撤销遗赠协议等事实。四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人证言均不予认可。
四被告提供医疗费单据及原告手写字条,用以证明2010年3月19日至8月杨xx住院期间,四被告自费雇佣医院护工进行护理;杨xx生活费用由四被告负担的事实。
经询,原告表示,其与杨xx并未就家政服务内容进行书面约定,其对杨xx的家政服务内容为“做饭、洗衣服、搞卫生”;杨xx给其“开工资”,杨xx的生活费由其自行负担;2009年12月4日至2010年7月18日期间,原告未为杨xx负担过任何费用;其所尽赡养义务为“做饭、洗脚、剪指甲、接送等生活起居”。2010年7月18日及之后,原告未向四被告出示《遗赠抚养协议》,亦未要求履行该协议。
以上事实,有当事人陈述、《遗赠抚养协议》、《文书鉴定意见书》、《房地产估价报告》、《收条》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公民可以与扶养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按照协议,扶养人承担该公民生养死葬的义务,享有受遗赠的权利。
本案中,原告与杨xx签订《遗赠抚养协议》的事实存在。但该协议约定的遗赠标的物为杨xx与张xx的夫妻共有房屋,该财产在张xx去世后并未进行析产继承,故杨xx自行在《遗赠抚养协议》中对该房屋进行处分显然依据不足。
原告与杨xx于2009年12月4日所签《遗赠抚养协议》中为原告设定的义务,与双方原有的家政服务合同关系间存在一定竞合。原告并未负担杨xx的生活及医疗等费用,且杨xx对原告劳务支付了报酬。故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原告对杨xx履行了赡养义务。而且,2010年7月18日原告离开杨xx住所后至杨xx去世期间,并未向四被告出示《遗赠抚养协议》,亦未要求履行该协议。故原告在客观上并未按照约定,在杨xx有生之年对杨xx履行赡养义务,故其要求获得遗赠的合同条件并未成就。
此外,原告与杨xx约定,“应在杨xx去世后60日内办理赠与财产的所有权转移手续,逾期不办视为拒绝遗赠,其遗产可按法定继承处理”。但是自2013年9月杨xx去世,直至2014年4月原告方提出本案主张,显然依据约定已经丧失合同权利。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李×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6177元,由原告李×负担(已交纳)。
房屋价值评估费4600元,由原告李×负担(已交纳)。
笔迹检验费15000元,由被告边×4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徐悦

二〇一五年五月十五日

书记员郭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