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某某遗赠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
(2013)普民一(民)初字第52号
遗赠纠纷

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普民一(民)初字第52号

原告于某某,女
委托代理人吉某某,上海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某某,上海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于某某,男
被告于某某,女
被告于某某,女
被告于某某,女
被告于某某,女
被告于某某,男
被告于某某、于某某共同委托代理人邹某某,上海市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于某某与被告于某某、于某某、于某某、于某某、于某某、于某某遗赠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于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杨某某,被告于某某、于某某、于某某、于某某、于某某,被告于某某、于某某的委托代理人邹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于某某诉称,被继承人冯某某生前立下遗嘱,表示其去世后,其名下上海市普陀区某某路某某弄7号107室房屋(以下简称“某某路房屋”)由原告于某某继承。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按照遗嘱继承冯某某名下上海市普陀区某某路某某弄7号107室房屋。

被告于某某辩称,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于某某辩称,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于某某辩称,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于某某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应按法定继承。
被告于某某、于某某辩称,原告未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并向全体继承人作出接受遗赠的意思表示,故不同意原告诉讼请求,应按法定继承。

经审理查明,被继承人冯某某与配偶于罗某某前共生育五个子女,即本案被告于某某、于某某、于某某、于某某及于香富;于香富于1986年5月29日报死亡,生前与配偶育有三个子女,即于志强(幼年时即死亡)及被告于某某、于某某;原告于某某系被告于某某之女。于罗洪于1968年10月29日报死亡,冯某某于2002年5月3日报死亡。因原、被告就遗产继承协商不成,故原告诉至法院,要求判决如其诉请。
又查,某某路房屋系1996年动迁所得的租赁公房,承租人为被继承人冯某某。1998年2月,冯某某作为承租人,于某某作为同住成年人,与上海长风物业有限公司签订了《职工家庭购买公有住房协议书》,约定购买某某路房屋产权;另据《本户人员情况表》显示,登记在家庭成员有冯某某、于某某、于某某,核定的可享受计算购房面积控制标准的人数为两人。1998年3月,上海长风物业有限公司出具了购房人为冯某某的《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收入专用收据》,载明购房款金额为人民币13,867元。同年,上述房屋产权登记在被继承人冯某某名下。该房屋原由被继承人冯某某居住使用,后冯某某居住养老院,房屋出租所得用于补贴其生活费用;冯某某去世后,该房屋由原告于某某、被告于某某一家居住使用至今。
另查,被继承人冯某某留有遗赠书一份,内容为:“我今年83岁,因年岁甚高,子女不与我同住,故在96年8月住进普陀区长风街道敬老院。现生活安定,因年老体弱多病,为防不测,故邀叔侄于某某、叔侄女于某某在场作证人,并委托上海市某某律师事务所徐某某律师代书遗赠书如下:现座落于上海市普陀区长风街道某某路某某弄7号107室一套房子原系工房,内有同住户口二人,我是承租人,另一人是我儿子于某某的女儿,名叫于某某。1998年3月18日,授权委托我儿子于某某以我个人名义买下该工房。该房产权属我一人所有。现我自愿将自己所有的座落在上海市普陀区长风街道某某路某某弄7号107室一套房屋赠给于某某所有,在我去世之后,由受遗赠人于某某办理房屋产权转移手续,他人不得干涉,恐后无凭,特立此具为证。”;该遗赠书落款“立遗赠人”处有“冯某某”字样签名,并有指纹一枚,“立遗赠书时间”为“1998年3月30日”,“在场人”处有“于某某、于某某”字样签名,“代书人”处有“上海市某某律师事务所徐某某律师”字样。同时,该遗赠书附有见证书一份,载明:“由上海市某某律师事务所徐某某律师代书的遗赠书是冯某某本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并由冯某某当着上海市某某律师事务所岳某某律师、徐某某律师,以及冯某某特邀的证人于某某、于某某面前在遗赠书上按手印。于某某、于某某也当着见证律师面前在遗赠书上签字。”
以上事实,有户籍证明、房屋所有权证、火化证明、户籍摘录、职工家庭购买公有住房协议书及本户人员情况表、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收入专用收据、遗赠书及见证书及当事人当庭陈述等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予以认定。
审理中,原、被告对遗产继承方式存在以下争议:
原告于某某认为,遗产应按遗嘱处理,房屋归其所有,为证明遗嘱真实性,原告申请证人徐某某出庭作证,并提供了律师服务统一发票、非诉讼法律事务委托合同等证据;此外,原告于某某表示,2002年5月,即在冯某某去世后不久,就由其法定代理人于某某向被告于某某、于某某表示愿意接受遗赠,并到公证处办理继承公证,但因其他继承人没有到场,致使继承公证无法办理;为证明其陈述,原告提供了上海市普陀区公证处于2002年5月17日出具的公证专用收据一份。
被告于某某、于某某、于某某均表示认可遗嘱及原告的陈述。被告于某某表示,立遗嘱的过程及接受遗赠的情况均不知情。被告于某某、于某某表示,立遗嘱的过程及接受遗赠的过程均不清楚,原告没有在法律规定的时间内向于某某、于某某表示过愿意接受遗赠,故原告的主张不能得到支持。
审理中,被告于某某还表示,购买某某路房屋产权的钱款均由其出资,由于于某某户口在外地,无法登记为房屋产权人,因此产权人只能确认为母亲冯某某;由于购买房屋产权后不久,母亲即立好遗嘱,表示将房屋遗赠女儿于某某,故于某某从未对冯某某提出房屋产权的主张,认可房屋产权属于冯某某一人。

本院认为,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赠给继承人以外的人。某某路房屋产权登记在被继承人冯某某名下,相关权利人对此也予以认可,故该房屋属于冯某某的个人财产,冯某某有权予以处分。关于原告于某某提供的遗嘱,根据目前证据显示,该代书遗嘱的内容系冯某某的真实意思表示,遗嘱形式要件完备,代书人、见证人及其代书、见证行为均符合法律的相关规定,故该遗嘱真实有效。在冯某某去世时,因原告于某某尚未成年,被告于某某作为其法定代理人,在冯某某去世后两个月内表示了于某某愿意接受遗赠的表示,被告于某某、于某某的陈述以及办理继承公证的相关证据均印证了上述意见,故应认定原告于某某已在法律规定的时间内表示接受遗赠。根据法律规定,受遗赠人表示愿意接受遗赠的表示并非必须及于全部继承人,向部分继承人表示也应予以认可,故被告于某某、于某某认为于某某未向其表示接受遗赠而致遗赠不能成立的意见,本院难以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第十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上海市普陀区某某路某某弄7号107室房屋归原告于某某所有。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8800元,由原告于某某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崔迈科
代理审判员于凯
人民陪审员葛秀宝

二〇一三年五月十五日

书记员严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