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与王×遗赠扶养协议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
(2015)丰民初字第7075号
遗赠扶养协议纠纷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丰民初字第7075号

原告程×,男,1944年4月24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侯×,女,1943年10月12日出生。
被告王×,男,1953年6月16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常晶齐,北京市常鸿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程×与被告王×遗赠扶养协议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高原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程×委托代理人侯×,被告王×及委托代理人常晶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程×诉称:刘立芳与赵连璧系夫妻关系,没有生子女,我是刘立芳的养子。2011年11月18日,刘立芳立下公证的遗赠扶养协议,由王×负责刘立芳的生养死葬,刘立芳去世后其名下的存款由王×继承。2013年,刘立芳去世。我认为王×并未全面履行遗赠扶养协议,存在以下问题:1、刘立芳生前,王×照顾刘立芳的同时还收取相应费用。这不是王×抚养刘立芳,而是刘立芳雇佣王×;2、刘立芳去世后并未尽到妥善安葬的义务,并未给付任何丧葬费用。综上,我要求确认遗赠扶养协议为无效协议,诉讼费用由王×负担。

被告王×辩称:不同意程×的诉讼请求。1、程×并非刘立芳的养子,不具备诉讼的主体资格;2、遗赠扶养协议是经过公证的并且已经实际履行。

经审理查明:刘立芳与赵连璧系夫妻关系,二人未生育子女。赵连璧于1989年去世。刘立芳与刘立芬系姐妹关系,程×系刘立芬生子女。
另查:户口登记簿显示1988年时程×为刘立芳养子。
2011年11月18日,刘立芳在北京市长安公证处订立遗赠扶养协议:自签订本协议之日起,扶养人负责照顾遗赠人的生活起居,让刘立芳安度晚年,刘立芳百年以后,由王×为刘立芳送终安葬。刘立芳百年以后,其名下的全部存款由王×继承。
程×称王×在履行遗赠扶养协议中存在以下问题:1、在刘立芳在世时,虽然王×尽心赡养刘立芳,但赡养过程中王×及其配偶还收取刘立芳一定费用。如果是赡养,应当是王×给刘立芳钱,而不是刘立芳给王×钱,后者是雇佣关系;2、在刘立芳去世后,王×并未办理丧葬事宜。因此,程×主张遗赠扶养协议无效。
经本院释明,程×坚持基于王×未完全履行遗赠扶养协议,要求确认该协议无效。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当庭陈述以及相应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依据公证机关出具的公证书,本院可以认定遗赠扶养协议已经成立并生效。该协议系刘立芳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应为有效。现程×主张该协议为无效,但确认协议无效应当具备法定事由,程×并未提交证据证明该协议存在无效情形,本院依据现有情况亦无法认定该协议存在无效情形。应当强调的是,即使程×所称的王×未依约履行遗赠扶养协议成立,该情形亦不构成协议无效。综上,本院对程×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据此,判决如下:

驳回程×的诉讼请求。
受理费35元,由程×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如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高原

二O一五年五月十九日

书记员孙宇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