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XX与冯XX遗赠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2012)浦民一(民)初字第38550号
遗赠纠纷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浦民一(民)初字第38550号

原告陈XX,男,1993年1月1日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水电路XX支弄XX室。
委托代理人龚XX,上海XX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XX,上海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冯XX,女,1960年5月5日生,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昌里东路XX室。
委托代理人徐XX,上海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陈XX,女,1955年12月25日生,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下南路XX室。
被告陈XX,男,1963年12月4日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水电路XX支弄XX室。
被告陈XX,女,1961年8月7日生,汉族,住上海市杨浦区控江路XX前间。

原告陈XX诉被告冯XX、陈XX、陈XX、陈XX遗赠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11月21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3年1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XX的委托代理人龚XX、被告冯XX及其委托代理人徐XX、被告陈XX、被告陈XX、被告陈X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XX诉称,被继承人陈XX于2010年11月6日因疾病医治无效死亡。被继承人的父亲陈XX早在1968年1月5日去世,其母亲刘XX在被继承人死亡后于2011年5月17日去世。陈XX与刘XX有子女四人即被告陈XX、被继承人陈XX、被告陈XX、被告陈XX。被继承人陈XX去世前于2010年9月19日在征得其母亲刘XX及被告2、3、4的同意并在邻居阚XX和朋友陈XX的见证下立下遗嘱:“我陈XX因身患重病,特立遗嘱如下:我百年后,将浦东新区昌里东路XX室,房产我的产权部分(该房产50%是我的)全部给侄子陈XX。立遗嘱人:陈XX。见证人:阚XX陈XX。”。该系争房屋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昌里东路XX室,建筑面积37.29平方米,系被继承人陈XX与被告冯XX共同共有,现由被告冯XX居住。原告认为,被继承人在去世前留下遗嘱将系争房屋中被继承人份额的产权赠由原告继承,该遗嘱合法有效。原告有权继承应属于被继承人的产权遗产份额。故原告起诉请求法院判令确认原告依法继承被继承人陈XX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昌里东路XX室共有产权部分的产权;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冯XX辩称,对被继承人死亡时间无异议,但对被继承人遗嘱的真实性无法确认,冯XX在被继承人遗嘱书写日期即2010年9月19号上班,不在被继承人病房。即便遗嘱被确认是被继承人写的,本案是遗赠纠纷,根据法律规定,接受遗赠一方应当在知道或应当知道遗赠后的两个月内明确表示接受,原告在被继承人死亡后两年内才提出要求,应视为原告放弃遗赠。故不同意原告的诉请,要求驳回原告全部诉请。
被告陈XX、陈XX、陈XX辩称,对原告提供的证据均无异议,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2010年9月19号被继承人陈XX写好遗嘱后打电话给陈XX,陈XX就去病房把遗赠协议拿回家。办理陈XX丧事期间,原告父亲陈XX向亲属告知了遗赠之事,并明确表示原告接受遗赠,而当时四位被告均在场,除冯XX之外均无异议。

经审理查明,上海市浦东新区昌里东路XX室房屋为被继承人陈XX与被告冯XX共同共有。被继承人陈XX与被告冯XX系夫妻关系,双方婚后发生过矛盾。被继承人陈XX于2010年11月6日因病去世,其与被告陈XX、被告陈XX、被告陈XX系兄弟姐妹关系。陈XX于2010年9月19日立下遗嘱“我陈XX因身患重病,特立遗嘱如下:我百年后,将浦东新区昌里东路XX室,房产我的产权部分(该房产50%是我的)全部给侄子陈XX”。案外人阚XX和陈XX作为见证人在该遗书上签名。陈XX立遗嘱时,冯XX未在场。当日,原告父亲陈XX在接到陈XX电话后至陈XX住院病房拿取了遗赠遗嘱。在办理陈XX丧事期间,原告父亲陈XX向被告陈XX、陈XX等亲属告知了陈XX遗赠之事,并明确表示接受遗赠。
以上事实,有原告陈XX提供的被继承人遗嘱、上海市房地产登记簿,陈XX常住历史人口身份证登记表、居民死亡推断书、户口登记表及公安局有关证明,被告冯XX提供的被继承人出院小结、保证书、证明,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民事活动应遵循合法、诚实信用原则。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继承开始后,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陈XX于2010年9月19日立下的遗赠遗嘱符合定案证据所需的法定要件,故本院对其证明力予以确认,原告据此要求被继承人陈XX遗有的上海市浦东新区昌里东路XX室产权份额由其继承所有的诉讼请求合法有据,本院应予支持。被告冯XX对陈XX立下的遗赠遗嘱虽提出异议,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对其相应辩称意见不予采纳。至于被告冯XX辩称原告未在两个月内明确表示接受遗赠,应视为放弃遗赠一节,因陈XX立遗赠遗嘱时,原告为未成年人,故其受遗赠权,依法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为行使。原告父亲作为原告法定代理人在收到陈XX电话后,即从陈XX处拿取了遗赠遗嘱,应视为其向陈XX表示愿意接受遗赠,其取走遗赠遗嘱的行为亦表示了原告接受遗赠的意愿,同时,在办理陈XX丧事期间,原告父亲陈XX向被告陈XX、陈XX等人明确表示接受陈XX遗赠。我国法律规定“受遗赠人应当在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作出接受或者放弃受遗赠的表示。到期没有表示的,视为放弃受遗赠。”,但并未明确规定受遗赠人须向所有继承人作出接受或者放弃受遗赠的表示,故原告向被继承人陈XX以及具备继承人资格的被告陈XX、陈XX等亲属及时作出了接受遗赠的表示,并未违背有关法律规定,被告的上述辩称意见,本院不予采信。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五条第六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继承人陈XX遗有的上海市浦东新区昌里东路XX室产权份额由原告陈XX继承所有。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1,800元,减半收取人民币5,900元(原告陈XX已缴纳),由原告陈XX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丁峰

二〇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王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