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与郝×1遗赠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2014)东民初字第06141号
遗赠纠纷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东民初字第06141号

原告程××,女,1978年1月25日出生。
被告郝×1,男,1964年6月9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秦宜义,北京市瀚翔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程××与被告郝×1遗赠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5月5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杨继良独任审判,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程××,被告郝×1的委托代理人秦宜义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系被继承人史××远房亲属。史××于2011年1月23日去世,史××之夫郝×2于2002年5月15日去世。登记在郝×2名下的坐落于本市东城区春秀路××号楼×单元×××号房屋系史××与郝×2二人的夫妻共同财产。史××生前,因原告经常探望、陪护史××,史××于2010年11月5日立下自书遗嘱,遗嘱内容为:北京市东城区春秀路××号楼×单元×××号房屋我的财产份额在我百年之后由程××所有。现原告起诉要求判令登记在郝×2名下的坐落于本市东城区春秀路××号楼×单元×××号房屋由原告程××继承二分之一份额。

被告辩称:史××没有写过遗嘱,遗嘱上的签名不是史××本人签的,遗嘱的形式既不是自书遗嘱,也不是代书遗嘱。而且原告没有在2个月的法定期间内作出接受遗赠的表示。故被告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被继承人史××1931年5月6日出生,2011年1月23日去世,史××之夫郝×2于2002年5月15日去世,登记在郝×2名下的坐落于本市东城区春秀路××号楼×单元×××号房屋系史××与郝×2二人的夫妻共同财产。被告为史××与郝×2二人之子。原告自述其系史××远房亲属,但未明确说明具体亲属关系。现原告以诉称意见为由,诉至本院,诉如所请。被告则以答辩意见为由,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查,原告所持遗嘱内容为,“北京市东城区春秀路××号楼×单元×××号房屋我的财产份额在我百年之后由程××所有。立遗嘱人:史××。2010年11月5日”。该份遗嘱除“史××”、“2010”、“11”、“5”字样为手写外,其余字样均为电脑打印。诉讼中,原告表示不清楚该份遗嘱系自书遗嘱还是代书遗嘱,该遗嘱系史××于2010年12月份交给原告。另原告表示其于2011年2月获知史××去世,此后过了5、6个月同被告主张过遗嘱事宜。
现双方当事人就遗嘱内容是否有效,被告是否放弃接受遗赠等问题各执一词,本院为双方主持调解,但未达成一致意见。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遗嘱,死亡证明复印件,亲属关系证明,房产证复印件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中,原告所持遗嘱系电脑打印,该份遗嘱为自书遗嘱还是代书遗嘱,原告不能加以明确,但从被继承人史××实际情况来看,其作为八十高龄老人,难以独立完成该份电脑打印遗嘱,如为他人代为完成,该份遗嘱又不符合代书遗嘱的法定形式,故本院对原告所持遗嘱的效力难以认定。同时即使该份遗嘱有效,史××与原告之间应属遗赠,依照法律规定,受遗赠人应当在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作出接受或者放弃受赠的表示。到期没有表示的,视为放弃受遗赠。原告在获知史××去世后两个月内没有作出接受遗赠的表示,亦视为放弃受遗赠。现原告要求按照其所持遗嘱获得史××的房产份额的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程××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150元,由原告程××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杨继良

二O一四年六月六日

书记员张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