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某某与管某甲遗赠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法院
(2012)黄民初字第2585号
遗赠纠纷

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黄民初字第2585号

原告刘某某,男,1980年10月1日出生,汉族,住青岛市经济技术开发区。
委托代理人宋某,女,汉族。
委托代理人徐锋茂,山东创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管某甲,男,1958年1月31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
委托代理人管某,女,汉族。
第三人薛某某,女,1963年12月15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
委托代理人张新红,陈军,山东倡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刘某某与被告管某甲遗赠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马先明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李梅、卢妍共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诉讼期间,案外人薛某某以第三人身份申请参加诉讼。原、被告、第三人及其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某某诉称,原告与被告系翁婿关系,2009年被告的兄长管某乙患食道癌,住院治疗期间,由其侄女管某和原告护理,大部分的医疗费用由原告支付,因此延长了寿命,管某乙非常感激,于2010年4月在病危期间亲笔写下遗嘱一份,将位于青岛市黄岛区XXX号房屋一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许可证》南集建(XX)字第XXXXX号遗赠给原告。管某乙于2010年6月5日去世。依据继承法第五条的规定,涉案房屋应由原告继承。原告是一名现役军人,因外出执行任务,被告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房屋卖给他人,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请求判令位于青岛市黄岛区XXX号房屋由原告继承,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管某甲辩称,原告所诉属实,同意将本案房屋给原告。

第三人薛某某述称,“位于青岛市黄岛区XXX号(集体土地使用证为南集建(XX)字第XXXXX号)房屋原系管某乙所有,2010年6月管某乙去世后(管某乙无父母、无子女、无配偶),该房屋由其弟管某甲卖给申请人薛某某,申请人于2011年1月付清房款并实际占有该房屋至今。因管某甲悔约,2012年2月20日,申请人将管某甲起诉至黄岛法院,现正在审理中。因刘某某诉管某甲一案争议的标的房屋系申请人独立所有,该争议侵害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为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强烈要求参加本案诉讼”。涉案房屋应为第三人所有,请求驳回本案原告与被告就涉案标的所提起的诉讼。1、原告与被告争议的房屋是第三人通过合法的买卖关系依法取得的财产,买卖协议有效。2010年6月5日,房屋的所有人管某乙去世,管某甲作为唯一的继承人于2011年1月23日将其继承的房屋转让给第三人,双方签订了房屋买卖协议,第三人支付了转让价款,管某甲交付了房屋,第三人将房屋使用至今。2012年2月20日,由于管某甲怠于办理房屋过户手续,第三人依法起诉至黄岛区人民法院,要求依法确认第三人与被告管某甲之间的房屋买卖协议合法有效,被告管某甲协助办理房屋过户手续。2、原告主张该房屋应由其继承的请求所依据的遗赠事实虚假,其主张不能成立。2012年2月20日,第三人将管某甲起诉至黄岛区人民法院,在庭审过程中被告管某甲没有提出该房屋存在遗赠的抗辩事由。鉴于被告管某甲是原告刘某某的岳父,管某是被告的女儿,管某在房屋买卖协议上也签了字并收取了卖房款,管某与刘某某系夫妻关系,他们之间不可能不知道在其卖房之前和诉讼中存在遗赠的事实,因此可以认定该遗赠不是真实的。即使遗赠真实,原告的权利也已经丧失,根据相关法律的规定受遗赠人应当在受遗赠后2个月内作出接受或放弃的意思表示,到期没有表示的视为放弃接受遗赠,该条文中的2个月属于除斥期间,原告2012年9月5日起诉,管某乙去世的时间为2010年6月5日,从被继承人死亡至原告提起诉讼历时两年零三个月,故原告的主张即使存在遗赠事实,也应当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管某乙与被告管某甲系兄弟关系。管某乙生前罹患癌症(西医),于2010年6月5日死亡,死亡时无第一顺序继承人。位于青岛市黄岛区XXXXX号房屋一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许可证》南集建(XX)字第XXX号)系管某乙生前所有。
管某系被告管某甲的女儿,原告与管某系夫妻关系,于2011年7月26日登记结婚。原告自高中毕业后至2014年1月前在部队服役(庭审时警官证号:鲁边字第XX号)。
庭审时,原告提交“遗赠”一份,该“遗赠”的全部内容为:“遗赠我叫管某乙男1945年3月4日出生住黄岛区XXXXX号身份证号码XXXXXX我在医院检查出病很重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在我有病期间侄女管某和她对象常来照顾我医疗费大部分是侄女的对象刘某某出的我自愿死后将我的三间屋(土地使用证号南集建(XX)字第XXX号)遗赠给侄女对象刘某某为避免以后争房特立此书为证管某乙2010425”。该“遗赠”为铅笔书写,通篇字体为同一人所书写。原告称,该“遗赠”是管某乙亲手给原告的,是2010年“五.一”期间原告去看管某乙,管某乙交给原告的,书面遗赠的内容不是管某乙在原告面前亲手写的,管某乙说这是他自己亲手写的,是管某乙在管某乙的老房子里交给原告的,交给原告时没有任何第三人在现场。原告代理人当庭称,“我方认为该为自书遗嘱。从字迹上看遗赠内容与后面的签字系一人所写;管某乙将该遗赠交给原告时也亲口说是自书。”第三人对该“遗赠”的质证意见为,真实性不予认可:内容上,时间2010年4月25日,此时原告与管某并未结婚,原告与管某的结婚时间为2011年7月26日,书面遗赠上的称呼不对;字迹上,该书面不可能是一个65岁且有病的人书写;管某乙本人不会写字,只会写自己的名字;如果该遗赠存在,原告应当依法主张自己的权利,而不是在2年3个月后其岳父、妻子参与卖房后提出,第三人认为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恶意串通。
应第三人书面申请,本院自农商银行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XX分理处调取了管某乙生前在该分理处的存取款签名笔迹。原告认为,真实性无异议,但对第三人证明内容有异议,存取款凭证上的签名字迹明显不同,是否是管某乙签名不确定,如果上面的签名是管某乙所写,不能排除管某乙有多种签名的方式。被告认为,取款凭证上的签名都不是管某乙的签字。
就本院调取的存取款签名笔迹为何有些只有“管某乙”的签名,有些既有“管某乙”的签名又捺指纹手印,且“管某乙”的签字笔迹明显不一致问题,本院对农商银行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XX分理处主任丁某做了询问笔录,丁某称,根据储蓄所日常存取款习惯及有关规定,当日取款5万元以下的,不用出示身份证,只要取款人持有存折或银行卡,输入正确的密码,储蓄所即放款。银行习惯做法为,取款人本人取款只在凭证上签字即可,如果是别人代签取款人的名字,则必须有取款人在上面捺手印。没有捺手印的签字应该是取款人本人所写。
经第三人书面申请,本院就原告所提交的“遗赠”上“管某乙”签名与本院自农商银行开发区XX分理处调取的管某乙生前在该分理处的存取款签名笔迹委托鉴定部门进行文检鉴定,青岛联科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为,检材标称日期2010年4月25日的《遗赠》中落款处“管某乙”的签名与提供的样本上的管某乙的签名应不是同一人书写。原告对鉴定意见质证称,对鉴定意见无异议,但通过该鉴定意见不能来证明原告所提交的遗赠中的管某乙的名字不是其本人所书写,也并没有证明检材比对样本中管某乙的名字是其本人或不是其本人书写。被告及第三人对鉴定意见没有异议。
原告为否定比对检材的真实性,在第三次庭审时提交管某乙2009年12月2日至同年12月30日住院病历10页、用药明细一张、医院电脑查询系统2009年12月20日当天的用药明细照片一张,欲证明管某乙2009年12月20日当天正在住院治疗且在用药,而法院调取的银行存款明细中有该日管某乙的存款业务,管某乙在该日不可能既在医院住院用药又到银行存取款,“医院不可能给病人发工资,银行也不会去医院做业务”。所以,法院调取的2009年12月20日银行存款凭条上管某乙的签名不是管某乙本人所签。第三人称,对住院病历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能证明原告的待证事实:从原告提交的病历的长期医嘱单中可以看出,从2009年12月14日到12月21日期间,病人并没有在医院居住,这个期间并没有任何的用药明细,而在12月14日的遗嘱中记载着深部热疗每周两次,该证据恰恰证明病人在此期间在家可以到银行存取款。
庭审后,应第三人书面申请,本院去原告调取住院病历的医院核实管某乙生前住院病历情况,将管某乙住院病历与本案有关,包括需“患者”签名的病历复印29页。原告提交法院的管某乙住院病案等材料中没有将病案中有“管某乙”签名的部分一并复印或一并提交法院。原告质证称,病案中的“管某乙”签名是否是其本人所签无法确定,病案中“管某乙”的签字与从银行调取的“管某乙”签字的其中两份(银行中没有捺手印只签名的两份)比较相似,是否是同一人所写不清楚,但与从银行调取的其他三份(银行中有签名和捺手印的三份)上签名完全不一致。第三人质证称,该29页的“病患承诺书”中有“管某乙”的签字,该与在银行的签字是一致的。
就本院调取的病案中“患者(或委托人、家属)”处签名笔迹是否是患者本人的签名以及管某乙住院期间能否下床活动等,本院对管某乙住院期间的主治医师王某某做了询问笔录,王某某称,根据医院的住院流程,病案中“患者(病人)”签字应该是病人本人所签。管某乙有可能从事下地活动等力所能及的活。如果不能下地活动就基本上不能作放疗治疗了,一般抬着去放疗的病人不多,再者医院也不限制人身自由,病患出去趟,医院也不能阻拦。病患能不能到银行存取款不清楚。
庭审后,第三人申请对病案中“医患道德双向承诺书”、“化疗同意书”等“管某乙”签字笔迹与“遗赠”书及银行存取款中“管某乙”签名是否为同一人书写进行鉴定。原告认为,病案中有关签字的名字不叫“管某乙”,而是“菅某某”,而不同意鉴定。
第三人以本案被告为被告另案起诉其双方之间就涉案房屋的买卖纠纷,该案因本案而中止审理。
庭审时原告选择的诉讼案由为:“遗赠继承纠纷”,法律依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六条第三款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及第三人提交的书证、本院自农商银行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XX分理处调取的管某乙生前在该分理处的存取款签名笔迹、本院对农商银行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XX分理处丁某询问笔录、本院自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二人民医院住院处调取的管某乙住院病历签名笔迹、本院对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二人民医院主治医师王某某询问笔录、青岛联科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及原、被告及第三人当庭陈述笔录在案为凭,经庭审质证和本院查证,可以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本案原告提交的“遗赠”中“管某乙”签名的真实性。
结合原、被告及第三人举证、质证、鉴定意见以及本院制作的询问笔录、调取的证据材料,本院对本案争议焦点作如下判定:
遗赠纠纷是指遗赠人在设立遗嘱或其继承人在实施其遗嘱的过程中产生的纠纷。遗赠是指自然人以遗嘱的方式将其财产赠与国家、集体或者法定继承人以外的人,而于其死亡后发生效力的民事行为。本案原告并非管某乙的法定继承人,其主张管某乙将遗产赠与给自己而与其他人发生争议,故本案为遗赠纠纷,而非遗赠继承纠纷。
原告为证明其为遗赠继承人提交了署有“管某乙”名字的“遗赠”一份,并称,该“遗赠”是2010年“五.一”期间原告去看管某乙,管某乙在他的老房子亲手交给原告的,书面遗赠的内容不是管某乙在原告面前亲手写的,管某乙说这是他自己亲手写的,交给原告时没有任何第三人在现场。被告称该“遗赠”为管某乙所写。如果没有第三人参加诉讼,有被告的该“自认”,原告无需再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其主张。但,本案原、被告系翁婿关系,存在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不能简单的以被告的“自认”认定原告所提交“遗赠”的证据效力。且第三人系与本案被告存在涉案房屋买卖关系的一方当事人,并已成讼,第三人对该“遗赠”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从字迹上看,该书面“遗赠”不可能是一个65岁且有病的人书写,管某乙本人不会写字,只会写自己的名字,如果该遗赠存在,原告应当依法主张自己的权利,而不是在2年3个月后其岳父、妻子参与卖房后提出。即,原告虽提出了初步证据-书面“遗赠”,但本案不适用自认,案件事实仍然处在真伪不明的状态,原告应进一步提交其他关于该“遗赠”为真实的证据,原告未能进一步提交。第三人为证明“遗赠”签名的真假申请法院调取管某乙生前在银行的存取款凭条签名以作为比对检材已成为必要。遂应第三人申请,本院自农商银行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XX分理处调取了管某乙生前在该分理处的存取款签名笔迹,并以此作为检材对“遗赠”上“管某乙”的签名进行鉴定。青岛联科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为,检材标称日期2010年4月25日的《遗赠》中落款处“管某乙”的签名与提供的样本上的管某乙的(所有)签名应不是同一人书写。原告对鉴定意见无异议,但称通过该鉴定意见不能来证明原告所提交的遗赠中的管某乙的名字不是其本人所书写,也并没有证明检材比对样本中管某乙的名字是其本人或不是其本人书写。原告提供的其他证据亦不能足以推翻鉴定结论。
综上,原告虽提交了书面“遗赠”的初步证据,但该证据经鉴定部门鉴定不是管某乙亲笔签名,该证据不能作为遗赠的证据使用,原告再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管某乙将遗产赠与自己,故对原告请求判令位于青岛市黄岛区XXXXX号房屋由原告继承的主张不予支持。
本案第三人称其为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但第三人与本案被告的买卖协议诉讼仍在另案审理中,本案无需对第三人的独立请求权作出处理。
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刘某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800元(原告预交),鉴定费2900元(第三人预交),合计8700元,由原告承担。因第三人已预交鉴定费2900元,由原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付给第三人。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正本1份,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同时预交上诉费,上诉于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逾期未缴纳上诉费的,视为未上诉。

审判长马先明
人民陪审员李梅
人民陪审员卢妍

二〇一四年二月十八日

书记员薛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