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某与温某遗赠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法院
(2015)海民初字第177号
遗赠纠纷

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海民初字第177号

原告李某,女,1966年4月2日出生,汉族。
被告温某,男,1988年7月5日出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杨玉珍,女,1969年1月18日出生,汉族,系被告温某之母。

原告李某与被告温某遗赠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某,被告温某及其委托代理人杨玉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某诉称,原告亡夫温亚狮生前于2012年4月12日立下附条件《遗嘱》,该《遗嘱》的遗赠行为经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法院(2013)海民初字第83号判决书确认为有效。根据《遗嘱》的内容,被告在接受遗赠的同时应履行为原告购买养老保险的义务。但被告从未为原告购买过任何养老保险,故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被告为原告缴交自2012年5月5日至法定退休年龄之日的社会养老保险费暂计45000元。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温某答辩称,一、遗嘱中并没有提出遗赠抚养的问题,而且并非被告为原告缴交养老保险才能取得遗嘱中的房产;二、遗嘱中指明要在温家过下半辈子,也不能造成温家的财产损失,现在原告造成了温家的财产损失,她砍掉了龙眼树破坏了温家的财产,且原告已经领取了温亚狮的死亡保险金,还占有了温亚狮家具家电。

经审理查明,原告李某之夫温亚狮与被告温亚舟系叔侄关系。温亚狮因病于2012年5月5日去世。2012年4月12日,温亚狮自书《遗嘱(瞩)》一份,载明“……只能呈出款项购买100平方价格与温亚兴名下购换兴港花园相等平方安置房。至于安置房终极产权赠送侄儿温某。1、老婆:李某。如果真要在温家过下半辈,一家人要善待她,给她名份,买养老保障金生活,房屋任她住到终老,但没有权利得到房产权与财产。如她有违背或造成财产损失,以上承诺无效……”。后经(2013)海民初字第83号民事判决书及(2014)厦民终字第575号民事判决书确认,温亚狮上述《遗嘱》中的遗赠行为有效。自温亚狮去世后,原告一直居住在上述兴港花园的安置房内。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供的遗嘱、民事判决书及双方当事人的庭审陈述为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系遗赠人死亡后,其继承人在实施遗嘱过程中产生的纠纷,应系遗赠纠纷。遗赠人温亚狮所书《遗嘱》中的遗赠行为经法院民事判决确认有效,相关继承人、受遗赠人应按照遗嘱内容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原告主张被告在接受遗赠的同时应履行为原告购买养老保险的义务,但从《遗赠》内容看,温亚狮已经确定的将安置房产权赠与给被告享有,并未以被告对原告尽到抚养义务为前提,且即使将温亚狮要求为原告买养老保障金视为附加条件,鉴于“要在温家过下半辈”的表述,该条件也无法履行。但温亚狮对被告使用安置房的权利作了限制,被告接受温亚狮遗赠的房产时应履行与该安置房的使用有关的义务,即允许原告在符合《遗嘱》所述条件下继续居住在安置房内。被告主张原告造成温家财产损失,但未举证证明,本院不予认可。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六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李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925元,减半收取462.5元,由原告李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刘亚帆

二〇一五年三月三日

书记员李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