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赠扶养协议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
(2016)沪0113民初6598号
遗赠扶养协议纠纷

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沪0113民初6598号

原告:翁瑞发,男,1960年2月3日生,汉族,沪上海市宝山区通河七村XXX号XXX室。委托诉讼代理人:魏晓庆,上海欧瑞腾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孙炎华,男,1984年8月6日生,汉族,住上海市四平路XXX弄XXX号XXX室。委托诉讼代理人:焦小妹(系被告孙炎华母亲),住上海市四平路XXX弄XXX号XXX室。被告:焦小妹,女,1960年9月20日生,汉族,住上海市四平路XXX弄XXX号XXX室。上列两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向诗图,上海市国雄律师事务所律师。第三人:王佳菁,女,1984年8月7日生,汉族,住上海市华严路XXX弄XXX号XXX室。委托诉讼代理人:谢旭浩,上海慧谷律师事务所律师。原告翁瑞发与被告孙炎华、焦小妹遗赠抚养协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4月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追加王佳菁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由审判员武恩强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翁瑞发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魏晓庆,被告孙炎华、焦小妹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向诗图,第三人王佳菁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谢旭浩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告翁瑞发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原告与被告孙炎华于2014年12月27日就上海市宝山区通河七村XXX号XXX室房屋(以下简称通河七村房屋)签订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合同编号:XXXXXXX)无效;2、确认原告与两被告于2005年11月3日就通河七村房屋签订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无效;3、被告孙炎华协助原告将通河七村房屋恢复登记至原告一人名下;4、解除原告与两被告于2005年11月1日及2014年12月签订的两份遗赠扶养协议。事实和理由:原告与被告焦小妹系单位同事,被告孙炎华系被告焦小妹之子。因原告未婚无子,遂认被告孙炎华为义子。2005年11月,原告与两被告签订遗赠抚养协议,约定由两被告对原告进行生养死葬义务,其后原告通过买卖形式将通河七村房屋部分产权转移给两被告,两被告未支付折价款。2014年12月,原告与两被告再次签订遗赠抚养协议,并以买卖形式全部过户至被告孙炎华名下,被告孙炎华未支付任何房屋折价款。原告于2015年期间多次生病,两被告对原告不闻不问。原告为保护合法权益,故诉至本院。被告孙炎华、焦小妹辩称,两份房屋买卖合同不存在无效情形,遗赠抚养协议已经转化为赠与协议,且被告已经尽到了照顾义务,故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第三人王佳菁述称,根据2014年12月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约定,原、被告系通过买卖形式变更登记,不存在无效情形。2005年11月3日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第三人还未与被告孙炎华结婚,不知道相关情况,但是合同应为合法有效。关于原告的第三项诉请,原告无法律依据,故不同意原告的诉请。关于原告的第四项诉请,2005年协议签订时第三人当时还未结婚,故不清楚上述情况,但2014房屋产权已经通过买卖交割。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原告与被告焦小妹系同事关系,被告孙炎华系被告焦小妹之子。被告孙炎华与第三人于2008年5月登记结婚,2016年5月18日经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判决离婚。2005年11月1日,原告(甲方)与被告焦小妹(乙方)、孙炎华(丙方)签订《遗赠抚养协议》,约定,甲方将其名下所有的通河七村房屋变更为甲乙丙三人所有。协议第二条约定,甲方变更产权人的行为,不是简单的赠与,而是附条件的赠与。乙、丙两方必须履行对甲方的照顾抚养义务,为甲方养老送终。如果乙、丙两方不履行对甲方的抚养义务,甲方随时收回该房屋。第三条,乙、丙双方保证继续悉心照顾甲方,让甲方安度晚年。至甲方去世之前负责其衣、食、住、行、医疗、养老等抚养义务。抚养义务是指生活上照顾、经济上给与帮助,在精神上给予慰藉。甲方的饮食起居的一切照顾由乙、丙双方承担。甲方去世后由乙、丙双方负责送终安葬。第五条约定,若乙、丙双方在签署本协议后拒不履行对甲方的抚养义务的,则甲方可以单方面解除本协议。若乙、丙双方在甲方生前未经甲方同意擅自处分上述房屋(包括但不限于赠与、买卖、设置抵押等)及甲方个人财产的,则甲方有权单方面解除本协议。第六条约定,若甲方在办理上述房屋产权变更手续前已单方处置该房屋而导致本协议解除的,乙方有权要求甲方退还已支付的抚养费用。若由于乙、丙双方不履行抚养义务导致本协议解除的,不享有受遗赠的财产。2005年11月3日,原告与两被告签订《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约定,原告以17万元的价格将通河七村房屋过户至原、被告三人名下。该合同除第一条房屋状况条款、第二条价格条款之外,其余条款空格处大多为空白。2014年12月,原告(甲方)与被告孙炎华(乙方)签订《遗赠抚养协议》,约定乙方履行对甲方的抚养义务,为甲方养老送终,甲方将通河七村房屋过户至被告孙炎华名下,如果乙方不履行对甲方的抚养义务,甲方有权随时收回该房屋。第三条约定,乙方负责甲方的吃、穿、住、行、医疗、养老、送终等抚养义务,抚养义务是指在生活上照顾、经济上给予帮助,精神上给予慰藉。第七条约定,乙方不履行抚养义务导致本协议解除,不得享有受遗赠的财产。2014年12月27日,原告、被告焦小妹与被告孙炎华签订《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约定,原告、被告焦小妹以626,700元的价格将通河七村房屋转让给被告孙炎华。该合同除第一条房屋状况条款、第二条价格条款之外,其余条款空格处为空白。现通河七村房屋登记在被告孙炎华名下。通河七村房屋在被告孙炎华与第三人王佳菁的离婚案件中未予处理。2016年1月6日,上海市宝山区张庙街道办事处通河七村第一居民委员会出具证明,内容为,通河七村房屋现由原告一人居住。审理中,两被告表示,两份房屋买卖合同的签订系避税需要,签订后均未支付折价款。两被告另表示,两被告有空就去照顾原告的,因为被告孙炎华的父亲生病,且其还要带孩子,故被告孙炎华平时很忙,但是被告孙炎华只要有空就回去照顾原告。本院认为,法律关系的认定应由当事人真实意思和合同的实质内容进行认定。本案中,原、被告之间虽然签订过房屋买卖合同,然合同中除房屋状况、价格条款外,其余条款空格处大多为空白,且房屋实际上亦未交付给被告孙炎华,被告亦确认房屋买卖签订系避税需要,未支付房屋折价款。可见上述房屋买卖合同的签订系以过户为主要目的,原、被告签订买卖合同的行为,虽在形式上为买卖,但实质上系履行遗赠抚养协议的行为。本案中,两份《遗赠抚养协议》均系原、被告真实意思表示,协议内容不违反法律和社会公共利益,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按照遗赠抚养协议,被告应依照协议履行抚养义务,对原告不仅给予生活上的照料及必要的经济供养,承担原告生养死葬的义务,亦需要被告精神上的慰藉,被告可以取得原告的遗产。本案中,被告未按约定履行抚养义务,原告有权解除,解除后通河七村房屋应恢复至原告名下。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解除原告翁瑞发与被告孙炎华、焦小妹于2005年11月签订的《遗赠抚养协议》;二、解除原告翁瑞发与被告孙炎华于2014年12月签订的《遗赠抚养协议》;三、被告孙炎华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协助原告翁瑞发将上海市宝山区通河七村XXX号XXX室房屋过户至原告翁瑞发名下;四、原告翁瑞发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为人民币6,550元,由被告孙炎华、焦小妹负担。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武恩强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蓝纯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