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东方英才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机关服务中心劳务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2016)京0102民初18561号
合同纠纷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京0102民初18561号

原告北京东方英才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北街14号七层A703。
法定代表人李智,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彭李,上海杰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机关服务中心(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机关服务局),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东路8号。
法定代表人方跃林,局长。
委托代理人祁宁,男,该中心员工,联系地址同该中心。

原告北京东方英才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与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机关服务中心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北京东方英才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彭李,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机关服务中心的委托代理人祁宁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北京东方英才人力资源有限公司诉称,2014年7月原、被告签订《劳务派遣协议书》,期限自2014年7月10日至2016年7月9日。协议签订后,原告积极履行了协议内容。2015年12月份王雪娜等二十一人被被告退回,其中有七人提起劳动仲裁,退回原因为工作量减少,退回后我公司给员工安排工作,发出到岗通知,但员工不同意,2016年1月9日因员工被用工单位退回,且拒绝岗位安排为由与员工解除劳动关系。2016年4月11日,劳动者等七人起诉至东城法院,要求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补偿金及代通知金,后在仲裁中原告与劳动者等人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因为原、被告之间签订的合同落款的公章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机关服务局”而非被告名称,所以东城仲裁委在出具调解书时并没有要求被告承担连带责任。原告因为处理此七人的劳动合同解除事宜,支出了62700元,依据是劳务派遣协议书第十三条第三款,原告主张被告承担责任。现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请求:1、被告支付原告垫付的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62700元;2、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机关服务中心辩称,因国家工商管理总局商标积压任务的完成,被告商标档案扫描任务也接近尾声。2015年11月28日被告扫描室开会通知劳务派遣工扫描量减少的现状、要减员的情况和首批裁员的人员名单,并于2015年12月初电话通知原告裁员名单,工资发放至2015年12月25日,社保缴至2016年1月等情况,2016年1月8日下午被告通过传真的方式将裁员名单发放至原告处,原告在2016年2月14日制作的工资表中确认了减员的情况。原告作为劳务派遣机构与派遣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建立劳动关系,核定劳动者的工资并负责社保缴费,被告向原告支付服务费,原告向劳动者支付劳动报酬,被告与派遣员工之间只是用工关系。被告将员工退回是基于客观情况所致,符合《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的相关规定。被告将派遣员工提前一个月通过开会的方式告知了派遣员工并传真通知了原告,不存在违法退回的情况。《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第十七条规定劳务派遣单位因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或本规定第十五条、第十六条规定的情形,与被派遣劳动者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应当依法向被派遣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签订了《劳务派遣协议书》,约定原告按照本协议约定,将与原告建立劳动关系的人员派往被告从事劳务,被告处工作岗位用工期限为二年(试用期30天),原告依法与被派遣人员订立二年(试用期30天)的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派遣服务费为90元/月。被告支付原告的劳务费包括:1、派遣人员的劳动报酬;2、派遣人员的养老、失业、医疗、工伤、生育保险。第七条约定被告退回派遣人员时,须提前三日将退回人员信息书面通知原告,或按照派遣人员一个月工资为标准额外支付劳动报酬,以替代通知单,原告按双方商定的意见办理该人员相关手续。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的情形除外。第八条规定对于被告按本协议约定要求停止派遣并退回原告的员工,原告应予接收并负责处理与该人员的劳动关系,并自被告退回派遣员工之日起30日内重新派遣符合条件的人员,到被告处工作。新人员逾期不到岗,由此对被告造成造成损失的,由原告承担。第十三条约定因被告原因导致原告与派遣人员延误续订、终止、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及赔偿由被告负责支付。因原告原因导致与派遣人员延误续订、终止、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及赔偿由原告负责支付。第十六条约定本协议自2014年7月10日起生效,至2016年7月9日终止。如果双方均未提出异议,本协议自动顺延两年,任何一方要求续签或不再续签本协议,应提前两个月通知另一方,便于双方就相关后续问题做出安排。当被告发生项目外包时,相关岗位自动减员,在结清已发生费用前提下,原告及时召回相关派遣人员。
被告在2016年1月8日发出退回人员名单,将部分员工退回原告处,被告称退回理由为扫描量减少的裁员。后孙晓龙、王军、李立霞、邓莉华、王晓静、王雪娜、邢小敬将原告、被告诉至北京市东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主张原、被告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及解除劳动合同待通知金。2016年5月13日,北京市东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京东劳人仲字[2016]第1621号-1627号调解书,确认孙晓龙等人与原告之间的劳动关系于2015年12月28日解除,与被告的用工关系也于当日解除;原告于2016年5月30日前一次性支付孙晓龙等人数额不等的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孙晓龙等人自愿放弃其他申请请求,双方再无其他劳动争议。原告支付孙晓龙等人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共计62700元。
上述事实,有劳务派遣协议书,京东劳人仲字[2016]第1621号-1627号调解书及当事人庭审陈述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孙晓龙等七名劳动者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的原因及责任承担问题,孙晓龙等七名劳动者系与原告建立劳动关系,由原告将该七名劳动者派遣至被告处,后被告在将七名劳动者退回原告处,被告称系工作量减少裁员所致,但未就此提供相应的证据,亦未就裁员系法定理由提供证据,在合同约定的两年期限未到的情况下将员工退回显有不妥,应承担主要责任。对于原告来说,孙晓龙等七名劳动者被退回后,其应积极采取重新安置、支付待岗工资直至劳动合同期满等措施,但原告是在孙晓龙等人申请仲裁后与其协商解除劳动关系,并同意支付相应的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此时,原告与孙晓龙等人同意并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被告的表态对于原告与孙晓龙等人解除的事宜并无实质影响,就这点来说,被告退回孙晓龙等员工的行为并不必然导致孙晓龙等人与原告的劳动合同解除,原告对此亦应承担一定的责任。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机关服务中心(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机关服务局)支付原告北京东方英才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垫付的孙晓龙等人的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四万三千八百九十元。
二、驳回原告北京东方英才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机关服务中心(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机关服务局)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六百七十五元,由原告北京东方英才人力资源有限公司负担二百二十七元(已交纳),由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机关服务中心(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机关服务局)负担四百四十八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的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视为放弃上诉权利。

审判长李曦
人民陪审员刘海燕
人民陪审员赵建媛

二〇一七年三月二日

书记员万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