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盖尊品牌管理顾问有限公司与平湖市联富箱包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
(2015)静民二(商)初字第440号
买卖合同纠纷

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静民二(商)初字第440号

原告:上海盖尊品牌管理顾问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区。
法定代表人:司文褘,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益星,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一,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平湖市联富箱包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平湖市。
法定代表人:舒朗珍,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建明,浙江天卓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戚海燕,浙江天卓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盖尊品牌管理顾问有限公司与被告平湖市联富箱包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1月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5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又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6年9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益星、唐一律师、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马建明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上海盖尊品牌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平湖市联富箱包有限公司赔偿原告上海盖尊品牌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损失人民币18万元;2、判令被告平湖市联富箱包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盖尊品牌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合理费用律师费人民币9,000元;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平湖市联富箱包有限公司承担。
事实和理由:2013年12月6日,原、被告达成合作意向并签订保密协议,约定由原告开发设计新款儿童箱包,以下单采购的方式交由被告负责生产,被告应对设计图纸、模具等商业秘密承担保密义务。2014年8月25日,原告与案外人上海淘迅日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淘迅公司”)签订《采购合同》,约定淘迅公司以人民币210元/个的标准向原告采购1,800个小黄人拉杆箱(新品从未上市),总金额人民币378,000元,于2014年10月15日前交货。同时约定淘迅公司享有优先销售权,是第一位销售该产品的商家,否则淘迅公司可无条件解除合同并要求原告承担损失。2014年9月4日,原告以邮件形式下单给被告生产小黄人拉杆箱。2014年10月7日,淘迅公司告知原告小黄人拉杆箱在正式销售之前泄露,发现淘宝网上一家名为美尚旅箱包的店铺中,存在低价出售该产品的情况,且通过收到的货物与原告的产品一致,收到的纸箱曾在被告工厂中看到过。2014年10月8日,原告向被告就相关泄露事宜提出质疑。2014年10月14日,被告代表业务员承认了泄露事实,该新产品被被告负责人刘合文的弟弟刘合全偷出进行仿冒销售,被告的行为已构成违约,未尽到保密义务。2014年10月13日,淘迅公司根据《采购合同》约定与原告解除合同。因被告的违约致使原告丧失总价人民币378,000元的订单,其中采购成本是人民币198,000元,故原告遭受的直接经济损失达到人民币18万元。后原告多次找被告就其违约行为造成的损失赔偿问题进行协商,但被告拒绝赔偿至今无果。

被告平湖市联富箱包有限公司辩称:本案诉争的产品属于美国电影卡通形象,这个卡通形象著作权属于美国公司所有,原告主张的商业秘密本身是侵权产品,不应受到法律保护。即使原告拥有美国公司的授权,被告也没有故意或过失泄露该产品,没有违反保密协议的约定。原告与第三方签订的小黄人采购合同事先并未向被告披露,该合同的真实性无法考证,原告主张损失18万元没有依据。
原告举证及被告质证情况:
1、保密协议,证明原告与被告于2013年12月6日签订协议,协议界定了商业秘密的范畴、保密义务人的概念、保密义务的范围,约定了相关违约责任及争议解决方法。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提出小黄人是侵权产品,不属于保密协议规范的对象。
2、采购合同,证明原告与淘迅公司签订采购合同,合同约定淘迅公司向原告采购1800个小黄人拉杆箱,总金额为人民币378,000元。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
3、2014年9月4日电子邮件,证明原告下单给被告要求生产小黄人拉杆箱。被告对此没有异议。
4、2014年10月8日电子邮件,证明发现小黄人拉杆箱流出市场并在淘宝网销售。被告对此有异议,认为邮件看不出是发给谁的,邮件中所述快递购买的产品没有证据显示是小黄人箱包,对该买卖是否真实存在提出质疑。
5、2014年10月14日电子邮件及2015年8月11日通话记录,证明被告承认泄露,该小黄人拉杆箱被被告负责人刘合文的弟弟刘合全偷出进行仿冒销售。被告对邮件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邮件所述内容与客观事实不符,被告并未确认是其故意或过失造成泄露;通话记录属于非法证据,录音内容系原告诱导,与客观事实不符,对其效力不予认可。
6、解除函告,证明2014年10月13日,淘迅公司根据《采购合同》约定与原告解除合同,原告失去该笔业务。被告对其真实性有异议,认为其不清楚原告与案外人之间发生的解除行为,该《采购合同》是否真实存在也不清楚。
7、法律服务合同及律师费发票,证明原告支付律师费人民币9,000元。被告认为原告主张该费用由其承担没有法律依据,不予认可。
8、外观专利证明证书,证明原告系相关箱包外观设计专利的专利权人。被告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提出原告并不拥有小黄人形象的所有权。
被告举证及原告质证情况:
1、江苏省版权局网页资料,以证明小黄人卡通形象著作权人为美国尤尼维瑟城电影制片厂有限责任公司。原告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新闻稿没有法律效力。
2、平湖市兴利箱包配件厂(普通合伙)营业执照,证明该厂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刘合乾。原告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原告是委托被告,被告是否委托他人与原告无关。
3、发票,证明平湖市兴利箱包配件厂销售给被告模具。原告对此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证明目的有异议。
4、收条,证明被告已将全部模具交付给原告。原告对此没有异议。
5、《合伙协议》,证明刘合全系平湖市兴利箱包配件厂的合伙人之一。原告提出对其真实性无法认可,且与本案无关。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告与被告于2013年12月6日签订协议,协议明确乙方(指被告)为该协议所称的保密义务人,保密义务人是指为甲方(指原告)提供相关服务而知悉甲方商业秘密,并且在甲方领取报酬的人员;协议约定了保密义务的范围,保密义务人对公司商业秘密应严格保守,保证不被披露或使用,包括意外和过失。2014年9月4日,原告以邮件形式下单给被告生产小黄人拉杆箱。被告委托平湖市兴利箱包配件厂制作了相关模具。后原告发现小黄人拉杆箱在正式销售之前泄露,并就此事与被告磋商。原告提供的通话记录显示,被告业务员承认了泄露事实,该新产品被被告负责人刘合文的弟弟刘合全偷出进行仿冒销售。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提供的证据及其当庭陈述为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告上海盖尊品牌管理顾问有限公司依据双方所签保密协议,主张因被告平湖市联富箱包有限公司违反保密义务而造成原告的经济损失及合理的律师费用,其事实与理由能否成立,焦点在于被告是否存在违反保密协议故意或过失泄露商业秘密的行为。综合原、被告提供的证据及其当庭陈述,原告小黄人拉杆箱泄露的原因系案外人刘合全所为。被告提供的《合伙协议》显示刘合全系平湖市兴利箱包配件厂的合伙人之一,刘合全完全有可能利用这一身份取得相关“商业秘密”,当然原告对此《合伙协议》的真实性提出了异议,被告亦未就此证据进行补强。退一步说,根据原告提供的通话录音显示系刘合全偷出仿冒造成的泄露,并非系被告故意或过失导致泄露,原告所举证据指向的实际侵权人为刘合全而并非本案被告。综上,本院认为,原告所举的证据并未证明系被告的原因导致了原告的损失,故原告诉称被告违反双方保密协议造成其损失的事实和理由不能成立。据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上海盖尊品牌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080元,由原告上海盖尊品牌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张春雷
审判员郭大梁
人民陪审员陈洪林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四日

书记员徐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