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黄权与林建军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
(2014)杭上商初字第1251号
买卖合同纠纷

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杭上商初字第1251号

原告:李黄权。
委托代理人:王璐敏。
委托代理人:倪洛伟。
被告:林建军,系杭州市上城区智和建材贸易商行个体工商业主。
委托代理人:李可为、宋孝增。

原告李黄权为与被告林建军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4年7月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4年8月27日、2015年1月20日两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李黄权在第一次庭审时到庭参加诉讼。原告委托代理人王璐敏、倪洛伟,被告委托代理人李可为、宋孝增两次庭审均到庭参加诉讼。在本案审理中,原被告申请庭外和解两个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黄权起诉称:被告系杭州市上城区智和建材贸易商行的经营者。2011年10月29日,原告在被告经营的杭州新时代家居生活广场门店购买品牌瓷砖,其中包括“阿玛迪克”品牌瓷砖ev01bm型、ev01cn型,实际共支付47913.6元。被告营业人员介绍“阿玛迪克”品牌瓷砖系百分之百意大利纯进口产品,并承诺假一罚十。2012年3月,上述“阿玛迪克”瓷砖发生脱落,并摔碎成大小不一的小碎块。据了解,瓷砖硬度只要符合国家安全质量标准,就不可能碎成小碎块,因而原告认为购买到的瓷砖有严重质量缺陷,并非意大利进口,而是国产仿冒。经原告多次要求,被告答应但实际一直回避提供该批次产品的进口证明、质量证书及授权销售证明,不能证明其所销售的阿玛迪克瓷砖系意大利进口,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有关规定。原告认为被告以假充真,销售假冒的“阿玛迪克”瓷砖,应按假一罚十的承诺向原告支付赔偿金,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立即按照“假一罚十”的承诺,按原告购买商品价款的十倍向原告支付赔偿金,共计479136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林建军答辩称:1、原告称其购买的阿玛迪克瓷砖有严重质量缺陷、并非意大利进口、而是国产仿冒产品,与事实不符。(1)被告系广东家美陶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家美)授权经销商,而广东家美是improntaceramiches.p.a.(以下简称impronta公司)旗下阿玛迪克产品在中国代理商,因此被告是阿玛迪克产品合法经销商。(2)原告购买的产品系广东家美2010年、2011年分别从意大利impronta公司购入的产品,并有购销证明、提单、海关报关、检验及关税证明、销售授权书、产品质检报告等完备的进口、销售手续,系意大利进口产品。2、原告称被告未提供合格的产品质检报告,但是中国的国家标准和欧洲相关标准都没有产品必须定期送第三方检测的要求,产品质检报告不是瓷砖销售的必备条件。被告卖给原告的ev01bm型、ev01cn型瓷砖,是impronta公司在2004年研发投放市场的产品,当时就取得合格的质检报告。后期该产品未进行任何改变,主要参数没有变化,因此无需重复送检。3、原告认为被告未提供商检单,但根据我国关于进口商品检验检疫的相关规定,瓷砖并不属于法定必须检验的产品,而是抽检产品。被告卖给原告的该批次瓷砖进关时,海关和质量检验检疫部门未对该批次商品进行检验,因此没有商检单。4、原告施工过程中造成脱落的主要原因是水泥砂浆或瓷砖胶粘剂与瓷砖之间粘结强度不够,或墙体变形造成的砖与水泥砂浆的分离,与瓷砖本身的质量没有关系。5、2011年10月29日,原告在被告处购买瓷砖,在2012年3月进行粘贴过程中,两块瓷砖发生脱落。为增强消费者的品牌好感,以便消费者及时完成施工工程,故在未询问原告是否存在粘贴不当等原因的前提下,被告赠送了两片同款瓷砖。但原告此后对瓷砖产地提出质疑,虽经被告解释仍坚持起诉。综上,被告卖给原告的阿玛迪克ev01bm型、ev01cn型瓷砖属意大利原装生产、进口国内销售的进口产品,完全不存在国产仿冒情况。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为支持其主张,原告李黄权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1、订货单、送货单,证明原告向被告购买阿玛迪克品牌瓷砖ev01bm型、ev01cn型,实际共支付47913.6元。
2、录音及录音文字版,证明双方产生争议的事实,被告承诺假一罚十。
3、承诺书、龙发装饰主材合作商目录,证明被告承诺假一罚十。
4、照片,证明瓷砖摔碎情况。
经质证,被告对证据1的三性予以认可;对证据2认为与文字版相同的部分三性予以认可;对证据3承诺书不知道来源,故不予认可,对合作商目录认为是第三方的承诺,对被告没有效力,故不予认可;对证据4的三性予以认可。
为支持其抗辩,被告林建军在第一次庭审中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1、广东家美与impronta公司购买协议(外文打印件)、广东家美委托进出口公司进货的进口代理协议(原件)、汇款单及手续费用凭证(原件)。
2、提单、保险单(打印件)。
3、中国海关报关单(原件)、检验检疫收费凭证(原件)、转柜运输发票及滞柜费发票(复印件)、黄埔海关进口增值税缴款书(原件)、黄埔海关进口关税缴款书(原件)。
4、被告与广东家美的年度经销协议(原件)。
5、被告购入阿玛迪克产品的销售凭证(复印件)。
6、阿玛迪克区域销售授权书(原件)。
7、pietrapiasentina产品质检报告(复印件)。
8、被告与impronta公司的来往邮件、原告代理律师与impronta公司往来的征询函、照片及impronta公司的基本情况(复印件)。
证据1-8共同证明案涉瓷砖系从意大利进口,具有完备的进口手续。
9、商标资格证及商标转让证明,证明l&d商标是广东家美的商标,故意大利授权的是l&d,并非广东家美。
经质证,原告对证据1购买协议三性均有异议,认为是外文证据,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该证据应经过意大利公证机关公证并具有中文译本,故原告对该证据真实性无法判断,对证明目的也存在异议;对代理协议的三性均有异议,每页背面可以看出都是以复印纸打印的,如果是正规协议,不应用复印纸打印,且不能证明销售给原告的就是意大利进口产品。对汇款单的真实性、合法性无法核实,不能证明被告销售给原告的就是意大利进口产品。对证据2中的提单认为是外文证据,应经过意大利公证机关公证并具有中文译本,故当庭不予以质证;对保单的真实性、合法性无法认定,且不能证明销售给原告的就是意大利进口产品。对证据3报关单的三性均有异议,报关单第五行第2列内容看是cif价格,与被告提供的保单及采购合同存在矛盾,2011年报关单没有ev01cn型号;对发票及收据,认为没有证据原件,故对真实性无法核实,从复印件中也可以看出,货运代理与报关单不一致,两张发票列明的提单号与之前提交的提单号也不一致,且货代不是同一家;对缴款书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对关联性有异议,只能说明广东家美的进口情况,不能证明被告销售给原告的就是意大利进口瓷砖。对证据4年度经销协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证明被告销售的是ld产品,不能证明其销售阿玛迪克的产品。对证据5销售凭证认为是复印件,故无法质证。对证据6区域销售授权书认为是外文证据,不能作为证据提交,无法质证,且从该份证据来看,可以证明意大利公司仅仅是授权了广东家美为大陆市场唯一代理,并未授权被告代理,也未授权广东家美可以再授权,故被告无权销售阿玛迪克产品。对证据7产品质检报告认为是外文证据,无法进行质证。对证据8认为不是原件,无法进行核实,且无法对邮件发送者进行核实;原告的确发送过征询函,但是impronta公司的回函并非被告递交的内容。对证据9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关联性有异议,广东家美商标是l&d,阿玛迪克是意大利的产品,恰恰说明被告仅有销售l&d产品的权利,没有权利销售阿玛迪克产品。
被告林建军在第二次庭审中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1、广东家美出具的关于阿玛迪克品牌白线石系列产品(ev01bm、ev01cn)底标说明文件,证明法律上对瓷砖底标没有相应规定,以及现实市场的底标情况。
2、广东省东莞市东莞公证处对被告提供的部分证据(包括:商标证书,阿玛迪克在意大利的商标注册文件,阿玛迪克对l&d的授权证书,阿玛迪克对瓷砖标准的说明文件,提单,装箱清单,发货单等)的中文翻译,证明关于商标的说明,以及被告向原告提供的两种型号的瓷砖从意大利发货到广东家美的情况。

经质证,原告对证据1的三性均有异议,认为从证据形式看,该证据是广东家美的单方陈述,系书面证人证言而非书证,因为书证是以自身记载的独特内容来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是在诉讼活动之前或者是在与诉讼没有联系的情况下形成的,它的形成与客观事实的发生在时间上具有同一性,因此具有极高的证明作用和价值,而该证据是广东家美在本案诉讼过程中为了达成某种证明目的而专门出具的文书,其表达的内容是经过重构的事实,不能反映客观事实,由于该证据属于书面证言,因此根据最高法《证据规则》第55条的规定,广东家美的负责人或知情承办人应当出庭接受质证,无正当理由不出庭接受质证的,其书面证言不应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且由于广东家美的承办人多次旁听本案庭审,已经违反了证人独立性、不受干扰性原则,根据最高法《证据规则》第58条的规定,广东家美已经失去了证人资格,其提供的书面证据不具备证据效力;广东家美与本案诉讼结果有明显利害关系,该证据的证明效力也极弱。对证据2中商标注册证书等三性均有异议,从证据形式看,该证据系域外证据,根据最高法《证据规则》第11条,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供的证据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形成的,该证据应当经所在国公证机关予以证明,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使领馆予以认证,或者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该所在国订立的有关条约中规定的证明手续,因此该组证据未经意大利公证机关公证,未经驻意使领馆认证,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求,不应当认定其证据效力;从证据内容看,该证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不能证明原告购买到的瓷砖是意大利进口;同时,该证据证明了almatec商标的字母“c”内部有一个独特的小正方形,而被告提出的瓷砖底纹almatec中,字母“c”内部无类似正方形,足以证明该批瓷砖并非意大利进口。对证据2中的授权证书、关于瓷砖标准的说明函件、购货合同,提单、装箱单等的三性均有异议,理由同上。此外,购货合同上无任何一方单位的签章,不符合商事实践;2011年1月19日的购货合同注明货物从威尼斯装船,而提单却显示装船港为热那亚,两份证据之间存在矛盾。
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对原被告递交的上述证据认证如下:
原告递交的证据1、2、4的证据效力予以确认;证据3,被告异议理由成立,对证据效力不予确认。
被告递交的证据1-9,结合被告递交的广东省东莞市东莞公证处的翻译件,对广东家美从意大利进口ev01bm型、ev01cn型瓷砖、被告从广东家美购入该两种型号瓷砖的事实予以认定;对广东家美陶瓷有限公司出具的关于底标的说明文件,真实性予以确认。
经审理,本院认定,2011年10月29日,原告与杭州市上城区智和建材贸易商行签订定货单,订购瓷砖等物品,其中包括阿玛迪克品牌瓷砖中的ev01bm型、ev01cn型。之后,杭州市上城区智和建材贸易商行向其发送ev01bm型瓷砖32片,注明规格600*1200,单价1238.3元,合计39625.6元,发送ev01cn型瓷砖8片,注明规格400*1200,单价1036元,合计8288元。原告已向杭州市上城区智和建材贸易商行付清全部货款。因原告聘请的装修公司在对其居室施工过程中,ev01bm型瓷砖发生脱落,摔成大小不一的碎块。原告认为,其购买的该两种型号瓷砖并非意大利进口,而是国产仿牌。故原告起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按假一罚十的承诺以原告购买价的十倍向原告支付赔偿金。被告确认其销售给原告的上述瓷砖系意大利进口商品,并当庭承诺如非进口商品,同意按商品价款的十倍支付赔偿金。
另查明,广东家美因委托新睦丰建材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代理进口瓷砖业务,双方曾在2010年6月、12月分别签订进口代理协议。根据被告递交的2010年8月、2011年3月、2011年5月三份海关进口货物报关单显示:进口商品均为瓷砖(未上釉大瓷砖);新睦丰建材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为经营单位,广东家美为收货单位,货物启运国为意大利;在商品名称、规格型号一栏,罗列的瓷砖型号包括600*1200㎜的ev01bm型铺面砖、400*1200㎜的ev01cn型铺面砖。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广东家美出具关于阿玛迪克品牌白线石系列产品底标说明文件一份,表明阿玛迪克ev01bm、ev01cn型号瓷砖,有三种形式的底模出现在产品底坯上:1)almatec(品牌名);2)improntaitalgraniti(企业名);3)madeinitaly(原产国)。
还查明,杭州市上城区智和建材贸易商行系林建军开办的个体工商户。该商行于2011年1月1日与广东家美签署区域经销协议,广东家美授权杭州市上城区智和建材贸易商行为该司意大利进口“almatec阿玛迪克”品牌在浙江省杭州地区、湖州地区、绍兴地区经销特约总代理商。杭州市上城区智和建材贸易商行从广东家美购入的瓷砖中包含阿玛迪克ev01bm、ev01cn两种型号。

本院认为,根据本案有效证据显示,ev01bm、ev01cn两种型号的瓷砖系广东家美从意大利进口,被告林建军作为广东家美在杭州地区的经销商,从广东家美处购入的瓷砖包括涉案ev01bm、ev01cn两种型号。原告李黄权以其从被告林建军处购买的ev01bm型号瓷砖掉落摔成小碎块,以及以碎裂的瓷砖底模与被告展厅中的瓷砖底模不一致为由,认为ev01bm、ev01cn两种瓷砖非意大利进口而系国产仿冒的观点,无有效证据佐证,本院不予采信。对原告要求由被告按商品购买价的十倍支付其赔偿金的诉请,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李黄权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487元,由原告李黄权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各一份,上诉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8487元。在上诉期满后7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人民法院户名(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账号12×××68,开户行(工商银行湖滨支行)】。对财产案件提起上诉的,案件受理费按照不服本院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由本院另行书面通知预交。

审判长宓旭庆
人民陪审员朱志华
人民陪审员赵惠健

二〇一五年一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戚文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