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满洲里市分行与满洲里恒超经贸有限公司,李佳蓉进出口押汇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呼民初字第14号
进出口押汇纠纷

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呼民初字第14号

原告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满洲里市分行,住所地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满洲里市。
负责人张丛林,行长。
委托代理人代钦,内蒙古缘合(呼和浩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徐颖,内蒙古缘合(呼和浩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满洲里恒超经贸有限公司,住所地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满洲里市。
法定代表人刘宏,经理。
委托代理人方柏,满洲里恒超经贸有限公司职工。
被告李佳蓉,女,汉族,无职业,住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新城区。

原告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满洲里市分行(以下简称满洲里分行)与被告满洲里恒超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超公司)、被告李佳蓉进出口押汇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0月2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李洪波担任审判长,审判员王丽英、王丹参加的合议庭,于2015年12月3日进行了证据交换,并于2015年12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满洲里分行的委托代理人代钦、徐颖,被告恒超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方柏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李佳蓉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满洲里分行起诉称,2014年1月23日,满洲里分行与恒超公司签订了《授信额度协议》(编号为满授协议字2014年×××号),协议约定满洲里分行向恒超公司提供人民币90720000元的授信额度。同日,满洲里分行与李佳蓉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为满最高抵字2014年×××号),李佳蓉以其名下的五户房产为恒超公司依据《授信额度协议》开立信用证、进口押汇等业务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双方办理了抵押登记手续,满洲里分行取得了他项权利证书。在《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的债权发生期内,经恒超公司申请,满洲里分行为恒超公司开立四笔信用证。信用证到期后,经恒超公司申请,满洲里分行为上述四笔信用证均续作了进口押汇业务。押汇总金额为13970914.35美元,恒超公司未偿还到期押汇,截至2015年9月26日的利息为419841.44美元,总计14390755.79美元,恒超公司至起诉之日尚未支付押汇本金及利息,故请求法院依法判令:1、恒超公司给付满洲里分行欠款本金13970914.35美元及利息419841.44美元,汇率按6.40计算折合人民币92100837.06元,债权金额取整数为92100000元。自2015年9月27日之后的利息按照年利率7.2%计算至本金清偿完毕之日止;2、恒超公司给付满洲里分行律师代理费876900元;3、确认满洲里分行对李佳蓉的五户商铺(房屋所有权证号分别是京房权证某字第119××××号、第119××××号、第119××××号、第119××××号、第1l9××××号)及其占用范围内土地的抵押权设立,在其担保范围内满洲里分行享有优先受偿权;4、诉讼费用由恒超公司、李佳蓉承担。

被告恒超公司答辩称,对满洲里分行主张的基本事实认可,对恒超公司欠付满洲里分行的本金、利息为92100000元的事实认可。恒超公司未按时偿还四笔信用证项下的债务,办理了进出口押汇及贸易融资展期业务,恒超公司因资金周转困难,均未能及时偿还满洲里分行的欠款本金及利息,双方签订《授信额度协议》时由李佳蓉提供了五户房产作为抵押,并办理了抵押权证。虽然抵押房产应该能够偿还本金及利息,但仍希望通过其他方式进行偿还。另外,对满洲里分行主张的律师代理费不清楚,请求法院公正裁判。
被告李佳蓉未作书面答辩。
原告满洲里分行为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供如下证据:
证据1: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及组织机构代码证,证明满洲里分行的诉讼主体资格适格。恒超公司对组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认可。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予以采信。
证据2:满洲里分行与恒超公司签订的《授信额度协议》(编号:满授协议字2014年×××号),证明满洲里分行与恒超公司形成贸易关系,满洲里分行同意向恒超公司提供的授信额度金额为人民币90720000元。恒超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认可。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予以采信。
证据3:满洲里分行与李佳蓉签订的《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满最高抵字2014年×××号)及房屋他项权证书5份,证明李佳蓉以其名下的五户房产为恒超公司与满洲里分行签订的《授信额度协议》、依据该协议签署的单项协议及其修订或补充协议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债权确定期间自2014年1月10日至2015年1月9日止。同时证明抵押权依法设立,满洲里分行对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恒超公司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认可。本院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予以采信。
证据4:开立国际信用证申请书(编号:LC042721400××××、LC042721400××××、LC042721400××××、LC042721400××××)、中国银行满洲里市分行开立进口信用证审核表、押汇申请、进口押汇申请书(编号:2015年满押申字×××号、2015年满押申字×××号、2015年满押申字×××号、2015年满押申字×××号)、押汇延期申请、《贸易融资展期协议书》(2015年满押展字×××号、2015年满押展字×××号、2015年满押展字×××号、2015年满押展字×××号)及机读明细表等,证明恒超公司因业务需要向满洲里分行申请开立四笔信用证,恒超公司尚欠本金共计13970914.35美元及利息419841.44美元,利息计算到2015年9月26日,要求利息给付至本金清偿完毕之日止。恒超公司对尚欠本金共计13970914.35美元及利息419841.44美元无异议,对第四组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认可。本院经审核后认为,因恒超公司对尚欠满洲里分行本金13970914.35美元及利息419841.44美元的事实无异议,故本院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予以采信。
证据5:满洲里分行与内蒙古缘合律师事务所签订的《委托代理合同》及正式发票10张,证明满洲里分行与内蒙古缘合律师事务所建立了委托代理关系,满洲里分行依据合同约定支付了律师代理费876900元,现满洲里分行根据《授信额度协议》第十条的约定要求恒超公司承担律师代理费。恒超公司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无法确认,不发表质证意见。本院经审核后认为,该组证据能够证明满洲里分行与内蒙古缘合律师事务所因本案形成的诉讼代理关系及满洲里分行因本案支出了相应的律师代理费,故本院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予以采信。
被告恒超公司、被告李佳蓉未向法院提交证据。

经审理查明,2014年1月23日,满洲里分行与恒超公司签订《授信额度协议》(编号:满授协议字2014年×××号),协议约定本协议所称贸易融资业务包括开立国际信用证、开立国内信用证、进口押汇、出口押汇等业务。授信额度金额为人民币玖仟零柒拾贰万元(¥90720000元)。授信额度使用期限为自该协议生效之日起至2015年1月9日之日止,并约定如恒超公司未按约定履行对满洲里分行的支付和清偿义务,则恒超公司应赔偿因其违约而给满洲里分行造成的损失。2014年1月23日,满洲里分行与李佳蓉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合同约定由李佳蓉为恒超公司与满洲里分行签订的《授信额度协议》项下的债务提供担保。该合同约定:本合同的主合同为满洲里分行与恒超公司签署的《授信额度协议》及依据该协议已经和将要签署的单项协议及其修订或补充的协议。李佳蓉以其所有的五户房产(房屋所有权证号分别是京房权证某字第119××××号、第119××××号、第119××××号、第119××××号、第1l9××××号)做抵押。最高额抵押担保的主债权为2014年1月10日至2015年1月9日期间发生的债权及本合同生效前满洲里分行与恒超公司之间已经发生的债权。被担保最高债权额为本金90720000元及利息(包括法定利息、约定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实现债权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用、律师费用、公证费用、执行费用等)、因债务人违约而给抵押权人造成的损失和其他所有应付费用等,也属于被担保债权,其具体金额在其被清偿时确定。担保责任为如果债务人在主合同项下的任何正常还款日或提前还款日未按约定向抵押权人进行支付,抵押权人有权依法及该合同的约定行使抵押权,在该合同第三条规定的最高额内就抵押物优先受偿。2014年3月10日,满洲里分行与李佳蓉对《最高额抵押合同》所涉及的五户房产到北京市某某区房屋管理局办理了抵押登记。
另查明,满洲里分行与恒超公司签订《授信额度协议》后,恒超公司分别于2014年9月28日、2014年10月16日、2014年10月28日、2014年11月13日在满洲里分行处开立四笔信用证,第一笔开证金额为1677500美元,该笔信用证(编号:LC042721400××××)项下尚欠本金1708777.75美元,利息69278.03美元;第二笔开证金额为6405000美元,该笔信用证(编号:LC042721400××××)项下尚欠本金6585514.25美元,利息285599.66美元;第三笔开证金额为579500美元,该笔信用证(编号:LC042721400××××)项下尚欠本金457092.52美元,利息7289.59美元;第四笔开证金额为6100000美元,该笔信用证(编号:LC042721400××××)项下尚欠本金5219529.83美元,利息57674.16美元。
又查明,因恒超公司对上述四笔信用证项下的欠款本金及利息无法按期偿还,恒超公司对四笔信用证项下的欠款本金及利息均向满洲里分行办理了银行押汇申请。2015年1月6日、2015年1月19日、2015年2月2日、2015年2月16日,满洲里分行与恒超公司分别签订了《进口押汇申请书》,押汇期限分别为86天、86天、88天、87天,年利率分别为6%、6.5%、6%、6%,并约定若恒超公司未按约定期限偿还押汇款项,就逾期部分,从逾期之日起按照逾期罚息利率计收利息,直至清偿本息为止,同时对罚息利率进行了约定。
还查明,因恒超公司对上述四笔信用证项下的欠款本金及利息在押汇期限内仍然无法按期偿还,2015年3月31日、2015年4月15日、2015年4月28日、2015年5月13日,满洲里分行与恒超公司分别签订了《贸易融资展期协议书》,贸易融资展期期限分别为88天、88天、89天、89天,贸易融资偿还日分别为2015年6月29日、2015年7月14日、2015年7月28日、2015年8月12日,年利率分别为6%、6.5%、6%、6%。贸易融资展期期限届满后,恒超公司仍未能偿还满洲里分行欠款本金、利息。截至2015年9月26日,恒超公司尚欠满洲里分行本金13970914.35美元及利息419841.44美元。恒超公司在展期期限届满后仍未能偿还满洲里分行本金及利息,满洲里分行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恒超公司给付满洲里分行欠款本金13970914.35美元及利息419841.44美元,汇率按6.40计算折合人民币92100000元,利息暂计算至2015年9月26日,按照年利率7.2%计算利息至本金清偿完毕之日止;2、恒超公司给付满洲里分行律师代理费876900元;3、确认满洲里分行对李佳蓉的五户房产(房屋所有权证号分别是京房权证某字第119××××号、第119××××号、第119××××号、第119××××号、第1l9××××号)及其占用范围内土地的抵押权设立,在其担保范围内满洲里分行享有优先受偿权;4、诉讼费用由恒超公司、李佳蓉承担。
再查明,2015年9月25日,内蒙古缘合(呼和浩特)律师事务所与满洲里分行签订了《委托代理合同》,该合同约定内蒙古缘合(呼和浩特)律师事务所接受满洲里分行的委托,在进出口押汇纠纷一案中指派该律师事务所律师为满洲里分行的诉讼代理人,双方约定委托代理费为876900元。后满洲里分行向内蒙古缘合律师事务所交纳了律师代理费876900元。
再查明,除涉案的四笔信用证外,满洲里分行与恒超公司还有一笔信用证业务,因此笔信用证业务已经用恒超公司交付的保证金清偿完毕,双方对此无异议。
另外,满洲里分行主张恒超公司应给付自2015年9月27日之日起至实际付清本金之日止的利息,庭审过程中,恒超公司对此表示认可,并对利率为年7.2%及汇率按恒超公司实际给付之日的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外汇牌价计算表示认可。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满洲里分行要求恒超公司给付欠款本金、利息及律师代理费用的理由是否成立;满洲里分行要求确认李佳蓉名下的五户房产及其占用范围内土地的抵押权设立,并在其担保范围内满洲里分行享有优先受偿权的主张是否应予支持。
关于满洲里分行要求恒超公司给付欠款本金、利息的问题,满洲里分行与恒超公司签订的《授信额度协议》、《国际信用证申请书》、《进口押汇申请书》、《贸易融资展期协议书》均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各方应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上述合同签订后,在《授信额度协议》约定的人民币90720000元的贸易金融授信额度下,双方共实际发生了五笔信用证业务,后因恒超公司未能按时偿还四笔信用证欠款,恒超公司申请满洲里分行续作了四笔进口押汇业务。恒超公司在押汇期限内仍未按时还款,双方协商对四笔进口押汇业务办理了贸易融资展期业务。以上各期款项期限均已届满,总金额为13970914.35美元,恒超公司至今未予偿还,已经构成违约,恒超公司应当偿还满洲里分行欠款本金、利息。截至2015年9月26日,利息为419841.44美元,根据双方认可的汇率6.40计算折合人民币92100837.06元,满洲里分行主张金额为92100000元。恒超公司对欠付满洲里分行的本金及利息数额均表示认可,且对2015年9月27日之后应给付利息至实际清偿之日无异议,故满洲里分行要求恒超公司偿还欠款本金及利息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及合同约定,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满洲里分行要求恒超公司负担律师代理费用876900元的问题,满洲里分行主张由恒超公司负担其为本案聘请律师支出的律师代理费876900元的诉请,符合《授信额度协议》中关于恒超公司未按约定偿还满洲里分行本金及利息,则恒超公司赔偿满洲里分行的损失的相关约定,因满洲里分行所支付的代理费用符合《内蒙古自治区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实施办法》中关于律师服务收费的标准,且满洲里分行有相关证据佐证其已支付该笔代理费用,故本院对满洲里分行该项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关于满洲里分行要求确认李佳蓉名下的五户房产及其占用范围内土地的抵押权设立,并在其担保范围内满洲里分行享有优先受偿权的主张是否应予支持的问题,满洲里分行与李佳蓉签订的《最高额抵押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事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八十七条关于“以本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至第三项规定的财产或者第五项规定的正在建造的建筑物抵押的,应当办理抵押登记,抵押权自登记时设立”之规定,双方当事人对《最高额抵押合同》涉及的抵押物依法办理了抵押登记,故满洲里分行对李佳蓉名下的五户房产享有抵押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六条关于“以依法取得的国有土地上的房屋抵押的,该房屋占用范围内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同时抵押”的规定,满洲里分行对李佳蓉名下的五户房产及其占用范围内土地享有抵押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关于“为担保债务的履行,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不转移财产的占有,将该财产抵押给债权人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抵押权的情形,债权人有权就该财产优先受偿”的规定,恒超公司到期未偿还欠款本金、利息,且满洲里分行与李佳蓉签订的《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最高债权额包括本金90720000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及实现债权的费用等,《最高额抵押合同》涉及的抵押物经北京市某某区房屋管理局办理了合法的抵押登记,故满洲里分行对李佳蓉名下的五户房产(房屋所有权证号分别是京房权证某字第119××××号、第119××××号、第119××××号、第119××××号、第1l9××××号)及占用范围内的土地在最高额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判决如下:

被告满洲里恒超经贸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满洲里市分行欠款本金13970914.35美元及利息419841.44美元(截至2015年9月26日),汇率按6.40计算,合计人民币92100000元;自2015年9月27日之日起至实际付清本金之日止应付利息,以实际欠付的本金(美元)为基数,年利率按7.2%计算,汇率按被告满洲里恒超经贸有限公司实际给付之日的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外汇牌价计算;
被告满洲里恒超经贸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满洲里市分行律师代理费876900元;
三、被告李佳蓉对《授信额度协议》项下本金90720000元及利息(包括法定利息、约定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实现债权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用、律师费用、公证费用、执行费用)、因被告满洲里恒超经贸有限公司违约而给原告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满洲里市分行造成的损失和其他所有应付费用以其提供的五户房产(房屋所有权证号分别是京房权证某字第119××××号、第119××××号、第119××××号、第119××××号、第1l9××××号)及占用范围内的土地承担抵押担保责任,原告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满洲里市分行在最高额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506684.5元,由被告满洲里恒超经贸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李洪波
审判员王丽英
审判员王丹

二〇一六年三月八日

书记员朱健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