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明远与游伟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重庆市南川区人民法院
(2014)南川法民初字第03313号
民间借贷纠纷

重庆市南川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南川法民初字第03313号

原告鲜明远,男,1956年1月16日出生,汉族,居民,住重庆市南川区。
被告游伟,男,1975年8月3日出生,汉族,居民,家住重庆市南川区。

原告鲜明远诉被告游伟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1月3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邱广独任审判,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12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鲜明远,被告游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鲜明远诉称,被告游伟于2013年4月12日向原告借款16000元。借款到期后,原告多次向被告催收无果,遂起诉至本院,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清偿借款16000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被告游伟辩称,我和李海波、张永华、贺平、王涛以前合伙做大排档生意,而原告鲜明远是燕京啤酒的总代理商,其承诺给我们150000元,即每人30000元专场费,要求我们一年内销售七八千件燕京啤酒。后来,五个人的销售量确实未达到约定的数量,但是我们要求按月计算该退还他的专场费。我们实际从2013年4月份做到10月份就没有继续做了。我们五个人最多退其半年的专场费。按照30000元一年,每人每月应得2500元。我们做了半年,应当得到15000元,所以每人最多退原告1000元,并且收取专场费,属于不正当竞争,是违法的。

经审理查明,被告游伟和李海波、张永华、贺平、王涛五人以前合伙做大排档生意,原告鲜明远是燕京啤酒在南川的总代理商,贺平等人从鲜明远手中购进燕京啤酒进行销售。2013年4月12日,游伟给鲜明远出具借条一张,写明“今借到鲜明远现金16000元,大写壹万陆仟元整。备注:借款人一年内从鲜明远手中购进燕京啤酒满2000件,此条作废”。后经原告催收,被告至今未偿还该款。
庭审时,鲜明远认可被告辩称的只要在一年内游伟等人对燕京啤酒的销售量达到鲜明远指定的数量(每人2000件),就支付游伟等人每人30000元专场费的事实,本案的借条实为先预借给被告的款项,一年到期后,如果销售量达到,则该借条就作废,但到期后,游伟等人均未达到鲜明远指定的销售量。
双方争议焦点是,被告提出虽然其销售量未达到原告的要求,但其实际上已经做了6个月燕京啤酒的专场销售,所以应当抵扣6个月的专场费15000元的意见能否得到支持。
对于上述事实,除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和辩解外,原告提供了借款人为游伟的借条一份,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已经开庭质证和本院审查,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根据。

本院认为,被告游伟出具借条,应当认定为附解除条件的借款合同,即其一年内销售够2000件啤酒的条件成就时,借条作废,其上载明的权利义务自然终结。游伟自己承认未完成销售量,即其不还款的条件未能成就,就应当履行借条上载明的还款义务。对于被告辩称的按月扣除专场费的问题,借条上并未载明,也不符合原告要求被告出具借条的合同目的,本院不予支持。对于被告辩称的专场费属于不正当竞争的问题,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被告可以自行向相关职能部门反映。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五条第六十条第二百零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限被告游伟在本判决生效后立即偿还原告鲜明远借款16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被告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减半交纳100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游伟负担。被告负担之金额限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立即迳行付给原告鲜明远。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同时直接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200元,递交上诉状后上诉期满七日内仍未预交受理费又不提出缓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双方当事人在法定上诉期间内均未提出上诉或仅有一方上诉后又撤回的,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自本判决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审判员邱广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王薇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