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金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2016)沪0112民初10562号
定金合同纠纷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沪0112民初10562号

原告:诸谦谦,女,汉族,1983年8月30日出生,住上海市闵行区报春路XXX弄XXX号XXX室。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庞佳音,女,系原告诸谦谦母亲。被告:朱秀英,女,汉族,1933年4月28日出生,住上海市徐汇区桂江路xx弄玉兰园xx号xx室。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洁,男,系被告朱秀英之子。原告诸谦谦与被告朱秀英定金合同纠纷,本院于2016年4月1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诸谦谦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庞佳音,被告朱秀英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洁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告诸谦谦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被告双倍返还定金人民币(以下币种相同)4万元;2、要求被告赔偿原告两万元的定金利息,从被告签收定金之日开始计算。事实和理由:2015年12月31日,原、被告在中介公司上海我爱我家房屋租赁置换有限公司居间下就上海市闵行区报春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签订《房地产买卖居间合同》并由原告支付购房定金2万元。2016年1月1日被告收取定金,即表示定金合同成立。同年1月3日,原告和中介人员前往被告住处欲与被告签订正式购房合同,但被告却迟迟未肯签约至今。经中介人员和被告联系,被告表示其不愿再出售此房。原告认为是被告不履行合同,被告的行为严重侵害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为维护自身利益,故涉讼。被告朱秀英辩称,不同意原告诉请,当初的《房地产买卖居间合同》是在中介欺骗且被告意识不清的情况下签订的,被告的儿子全然不知情。当时被告是委托一家熟悉的中介出售房屋,中介挂牌后,其他的中介看到就联系被告,并自称是熟悉的那家中介委托他们的来处理售房事宜。当时被告的儿子不在上海,其要求等看过合同后再签,之后中介将协议给被告的儿子看过后,被告的儿子表示不同意签订该合同。但中介趁被告的儿子不在家时,让被告签字,被告就在不知情的状况下签字了。当被告找到原来熟悉的中介人员询问后,才知道现在经手的中介根本不是他们委托的。被告认为现在的买家即原告根本没有看到过,并认为《房地产买卖居间合同》应当是无效的,故不同意原告诉请。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5年12月31日,被告朱秀英作为出售方(合同甲方)与原告诸谦谦作为购买方(合同乙方)、案外人上海我爱我家房屋租赁置换有限公司作为居间方(合同丙方)就上海市闵行区报春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签订《房地产买卖居间合同》。合同约定如下:一、(一)意向金:乙方为表示对丙方居间介绍该房屋之购买诚意,同意在2015年12月31日向丙方支付购房意向金贰万元整。房屋成交价为115万元。四、丙方应在接受本合同第一条所述意向金后当(洽谈期)日内告知乙方业务处理情况,在此期间:(一)乙方不得提前收回该意向金,否则须向丙方支付成交价1%,计1.15万元的居间劳务费(丙方可从该意向金中扣除,不足部分由乙方补足);(二)若甲方同意按本合同第三条所述之成交条件签署本合同,则乙方同意丙方将该意向金作为定金(或定金的一部分)无息转交给甲方;(三)若甲方不同意按本合同第三条所述之成交条件签署本合同,导致甲方与乙方无法达成交易,则丙方须在洽谈期后两个工作日内或乙方认可的两个工作日之外的某个时间将该意向金无息退还乙方。五、签约时间:甲、乙双方协商一致同意于本合同生效后于2016年1月20日前签署《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或类似合同,并依照所签署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或类似合同所约定的时间前往该房屋所在地的房地产交易中心办理产权过户手续;甲、乙双方有义务在约定签署《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或类似合同时限前与丙方确认具体签约时间及地点。三方另约定了其他相关合同权利义务并于落款处签字、盖章。2016年1月1日,被告朱秀英出具《收据》一张,上载“兹收到诸谦谦所支付的购买报春路XXX弄XXX号105房屋定金2万元整。(以下空白)。”落款处被告朱秀英签名。另查明,被告朱秀英系上海市闵行区报春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产权所有人。对于上述当事人双方没有争议的事实,由原告提供的《房地产买卖居间合同》、《收据》予以佐证,本院予以确认。本院认为,原、被告之前签订的《房地产买卖居间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同依法成立,且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中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合同当属有效,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合同约束力,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行使权利、履行义务。根据合同约定,原告按约支付了定金,双方理应在2016年1月20日前签订示范文本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然被告收取定金后拒绝继续履行涉讼合同。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一、被告所称在其儿子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中介误导而签署涉讼合同,并收取原告定金的情况是否能成为其抗辩原告诉请的理由;二、原告主张的定金利息是否应予以支持。针对争议焦点一:原告认为,中介人员称其是上门去向被告送定金,后由被告的孙子数钱后予以确认,再由被告本人签字。中介人员与被告儿子有微信联系作为证据,因为被告年龄较大,所以往来事宜都是中介与被告儿子在联系,并不存在被告现在辩称的其儿子不知情的情况。被告则认为,其实际是委托其儿子暨本案被告诉讼代理人吴洁办理出售涉讼房屋事宜,但中介人员是擅自拿了定金并让被告签署合同的,被告当时以为中介人员已经得到其儿子的认可故而在涉讼合同上签字,故被告签署合同的行为存在中介人员的误导行为。而在本案中,被告辩称涉讼房屋的买卖事宜委托了其儿子来进行处理,且涉讼合同的具体条款其儿子并不知情,被告本人也是在误解其儿子已经认可的前提下签署了合同,但在庭审过程中被告并未提供相关证据对上述情况予以证明。对此,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故对于被告上述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信。据此,本院认为,被告未按约与原告签订示范文本的《房地产买卖合同》的行为构成违约,应双倍返还原告定金共计4万元。针对争议焦点二:本院认为,在定金合同有效的情形下,定金交付以后,主合同双方当事人无论哪一方未按合同履行,定金就会对违约方进行制裁,并可补偿债权损失,由此可见,定金的性质明显符合违约金的性质。现被告存在违约,在原告已经主张双倍返还定金并获得本院支持的前提下,本院认为双倍返还的定金已可以补偿原告支付给被告定金所带来的损失。故原告再对定金的利息提出主张并无法律依据或相关合同约定,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八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朱秀英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诸谦谦双倍返还定金共计4万元;二、驳回原告诸谦谦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300元,减半收取计650元,由被告朱秀英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诸谦谦直接支付)。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立案庭)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刘锋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

书记员谭静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