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甲与某乙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
(2011)黄浦民一(民)初字第8号
买卖合同纠纷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1)黄浦民一(民)初字第8号

原告某甲,女。
被告某乙,男。

原告某甲与某乙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张肖泉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某甲诉称:原、被告认识已有2-3年,在这期间,原告到被告处购买了三件艺术品,分别是法朗彩花瓶一只,价值人民币1,800元、民国金鱼小水盂一只,价值400元、清白玉水盂一只,价值2,500元。其中清白玉水盂系原告用在被告处购买的四个挂件加上自己的冰种翡翠如意(价值2,000元)与被告调换所得。上述三件物品,原告在出卖时被告知系仿冒货,只有几十元的价值。原告认为,被告卖给原告仿冒货,造成原告实际的经济损失。因此原告起诉法院要求:1、判令被告返还原告4,700元;2、判令被告返还原告翡翠如意一件。

被告某乙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1、上述物品均系三年前原告在其处购买,当时原告在其处购买了许多物品,原告将其他物品都已经转手卖掉,现在要将卖不掉的物品退还我不合理;2、法朗彩花瓶、清白玉水盂系代卖物品,被告早将货款与他人结算;3、原告所称的冰种翡翠如意系被告用自己的二个小白玉与原告调换,并不存在买卖关系;4、在艺术品行当中,存在行业规则与风险,因为这些艺术品根本没有价格,完全靠自己的眼力挑选,挑对货物就能翻几倍甚至几十倍。

经审理查明:原告从被告处分别花费1800元购买了法朗彩花瓶一只、花费400元购买了金鱼小水盂一只、花费2,500元购买了清白玉水盂一只。2011年6月,被告应原告要求,向原告出具了收据一份,内容为“清白玉水盂一只1只2500法朗彩花瓶1只1800金鱼小水盂1只400冰种翡翠如意1只/4700云海某乙大木桥路88号1楼D6”。
审理中,原告表示其从被告处购买艺术品就是为了转手以挣取差价。
审理中,被告表示收据中“冰种翡翠如意”不是其书写,原告表示系其自行添加上去。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陈述及原告提供收据为证。

本院认为: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本案中,原告称清白玉水盂系其用四件挂件与冰种翡翠如意与被告调换,但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不予采信,并认定原、被告间就上述三件物品存在买卖关系。原告称被告卖给其上述艺术品时,介绍为古董,但也未能提供证据来证明,况且原告以从事这个行当来盈利为目的,其应该明白以这个价格不可能买到古董。艺术品市场的价格是买卖双方通过自身对艺术品的认识程度来判定价格,作为买方既承担着巨大风险,同时也存在高额回报的机会,完全是一种博弈行为。现原告以被告出售给其物品系仿冒品要求退款并返还冰种翡翠如意的诉请,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某甲要求判令被告返还人民币4,700元并返还翡翠如意一件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原告已预交),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计人民币25元,由原告某甲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张肖泉

二〇一一年十二月四日

书记员朱继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