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温州瓯海支行与邹淇琦进出口押汇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
(2015)温瓯商初字第793号
进出口押汇纠纷

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温瓯商初字第793号

原告:宁波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温州瓯海支行。
负责人:吴幸荣。
委托代理人:杨晓竹、蔡蕾蕾。
被告:温州政旭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邹淇琦。
被告:温州市鸿达塑料制品厂。
法定代表人:邹垟明。
被告:邹垟明。
被告:邹淇琦。

原告宁波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温州瓯海支行(以下简称宁波银行瓯海支行)为与被告温州政旭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政旭贸易公司)、温州市鸿达塑料制品厂(以下简称鸿达塑料厂)、邹垟明、邹淇琦进出口押汇纠纷一案,于2015年5月25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9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杨晓竹、蔡蕾蕾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政旭贸易公司、鸿达塑料厂、邹垟明、邹淇琦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宁波银行瓯海支行起诉称:2014年5月10日,被告鸿达塑料厂、邹垟明、邹淇琦作为保证人分别与原告签订三份《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07606BY20148023、07606BY20148024、07606BY20148021),约定被告鸿达塑料厂、邹垟明、邹淇琦自愿为原告自2014年5月10日起至2015年5月9日止的期间内,为被告政旭贸易公司办理约定的各项业务,所实际形成不超过等值美元60万元的最高债权限额的所有债权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上述《最高额保证合同》均约定,保证合同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合同项下的主债权本金及利息、逾期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诉讼费、保全费、执行费、律师费、差旅费等实现债权的费用和所有其他应付的一切费用。因利息、逾期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诉讼费、保全费、执行费、律师费、差旅费等实现债权的费用和所有其他应付的一切费用增加而实际超出最高债权限额的部分,保证人自愿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在上述最高额保证合同担保项下,2014年5月10日,原告与被告政旭贸易公司签订了编号为07606JC20148002的《最高额进出口融资总协议》,约定申请人政旭贸易公司自2014年5月10日至2015年5月9日止的期间内,可向受理行申请办理最高授信敞口余额不超过折合等值美元50万元的进出口融资业务,包括但不限于进口开证、提货担保、进口押汇、出口押汇等业务。同时约定,本协议项下具体业务的业务申请书、承诺书、进口信用证项下到单/承兑/付款通知、有关信用证的银行电传、进口或出口押汇确认通知书以及入账通知书等均是本协议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如该等文件与本协议条款不一致的,则以本协议条款为准。但具体业务的币种、金额、期限等以最终正式开立的进口信用证或提货担保书、进口或出口押汇确认通知书、入账通知书等记载内容为准。同时约定,本协议项下进口押汇或出口押汇到期(含提前到期)。申请人未按约定偿还的,自逾期之日起,受理行有权按照受理行的规定对每笔具体业务的逾期部分在原押汇利率基础上加收50%罚息。无论何种原因导致受理行在信用证、提货担保等业务项下垫付资金的,自垫付之日起,受理行有权按每日万分之五向申请人计收垫付资金利息。
2014年12月10日,经被告政旭贸易公司申请,原告向其发放出口押汇63000美元,押汇利率为5.2336%,押汇期限自2014年12月10日至2015年3月9日止。2014年12月17日,经被告政旭贸易公司申请,原告向其发放出口押汇25000美元,押汇利率为5.2336%,押汇期限自2014年12月17日至2015年3月16日止。2014年12月31日,经被告政旭贸易公司申请,原告向其发放二笔出口押汇款项,金额分别为26000美元与7300美元,押汇利率均为5.2336%,押汇期限均自2014年12月31日至2015年3月30日止。2015年1月12日,经被告政旭贸易公司申请,原告向其发放出口押汇84000美元,押汇利率为5.2552%,押汇期限自2015年1月12日至2015年4月10日止。2015年1月13日,经被告政旭贸易公司申请,原告向其发放出口押汇45000美元,押汇利率为5.2552%,押汇期限自2015年1月13日至2015年4月10日止。2015年1月15日,经被告政旭贸易公司申请,原告向其发放出口押汇16000美元,押汇利率为5.2552%,押汇期限自2015年1月15日至2015年3月20日止。2015年1月27日,经被告政旭贸易公司申请,原告向其发放出口押汇9000美元,押汇利率为5.2326%,押汇期限自2015年1月27日至2015年4月10日止。2015年1月27日,经被告政旭贸易公司申请,原告向其发放出口押汇15800美元,押汇利率为5.2326%,押汇期限自2015年1月27日至2015年4月27日止。2015年1月30日,经被告政旭贸易公司申请,原告向其发放出口押汇3600美元,押汇利率为5.19275%,押汇期限自2015年1月30日至2015年3月31日止。2015年1月30日,经被告政旭贸易公司申请,原告向其发放出口押汇13000美元,押汇利率为5.2326%,押汇期限自2015年1月30日至2015年4月29日止。2015年1月30日,经被告政旭贸易公司申请,原告向其发放出口押汇24000美元,押汇利率为5.2326%,押汇期限自2015年1月30日至2015年4月29日止。2015年2月2日,经被告政旭贸易公司申请,原告向其发放出口押汇15800美元,押汇利率为5.2326%,押汇期限自2015年2月2日至2015年4月23日止。2015年2月2日,经被告政旭贸易公司申请,原告向其发放出口押汇50200美元,押汇利率为5.2326%,押汇期限自2015年2月2日至2015年4月30日止。2015年2月4日,经被告政旭贸易公司申请,原告向其发放出口押汇125400美元,押汇利率为5.2326%,押汇期限自2015年2月4日至2015年5月5日止。上述押汇业务到期后,被告政旭贸易公司未能依约偿还押汇款,被告鸿达塑料厂、邹垟明、邹淇琦也没有依约承担保证责任。截至2015年9月24日,被告政旭贸易公司已归还的押汇本金为34622.3美元,被告尚欠的押汇款为488477.7美元,期内利息6213.95美元,逾期利息17175.79美元。故原告请求法院判令:一、被告温州政旭贸易有限公司归还出口押汇款本金美元499927.15元、期内利息美元6573.67元、逾期利息(截止2015年5月14日逾期利息为美元2876.91元,自2015年5月15日起,逾期利息以所欠本金美元499927.15元为基数,按照各笔押汇约定利率的150%计算至被告实际还款之日止)。二、被告鸿达塑料厂、邹垟明、邹淇琦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原告起诉至法院后,因被告偿还部分押汇款本息,原告变更第一项诉讼请求为被告温州政旭贸易有限公司归还出口押汇款本金488477.7元、期内利息6213.95美元、逾期罚息(截至2015年9月24日逾期罚息为17175.79美元,自2015年9月25日起98127.15美元按年利率7.8504%计付罚息,145000美元按年利率7.8828%计付罚息,245350.55美元按年利率7.8489%计付罚息)。
原告宁波银行瓯海支行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下列证据:
1.客户入账通知、出口押汇通知书、出口商业发票融资申请书各15份,以证明原告与被告政旭贸易公司之间债权债务事实,原告如约发放款项;2.编号为07606JC20148002的《最高额进出口融资总协议》,以证明原告与被告政旭贸易公司之间对于进出口融资权利义务的约定,原告发放款项事实成立;3.利息清单,以证明被告政旭贸易公司欠息明细;4.编号为07606BY20148023的《最高额保证合同》,以证明原告与被告鸿达塑料厂之间对于最高额度保证事项的权利、义务的约定;5.编号为07606BY20148024的《最高额保证合同》,以证明原告与被告邹垟明之间对于最高额度保证事项的权利、义务的约定。6.编号为07606BY20148024的《最高额保证合同》,以证明原告与被告邹淇琦之间对于最高额保证事项的权利、义务的约定;7.户名为被告政旭贸易的宁波银行账户对账单,以证明原告如约发放押汇本金;8.截至2015年9月24日温州政旭贸易有限公司应还款总额明细清单,以证明被告温州政旭贸易有限公司尚欠的本金及利息。

被告鸿达塑料厂、邹垟明、邹淇琦均没有答辩,也没有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提交证据。

原告宁波银行瓯海支行提供的上述证据,均经庭审出示,并经本院审查后认为,其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可以证明案件事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经审理本院对原告起诉主张的事实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政旭贸易公司、鸿达塑料厂、邹垟明、邹淇琦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又未提出答辩意见,应视为其放弃质证的权利,本院依法予以缺席审理。原告与被告政旭贸易公司签订的《最高额进出口融资总协议》、原告与被告鸿达塑料厂、邹垟明、邹淇琦签订的《最高额保证合同》均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认定。原告宁波银行瓯海支行依约出借给被告政旭贸易公司523100美元,被告政旭贸易公司在押汇款付款期限届满后,未能及时偿还原告的押汇款本金及支付利息,尚欠原告押汇款本金488477.7美元,期内利息6213.95美元、逾期利息17175.79元以及自2015年9月25日起之后的相应逾期利息未能偿付,其行为已经构成违约,应承担偿还尚欠原告的押汇款本金及利息、逾期利息的民事责任。被告鸿达塑料厂、邹垟明、邹淇琦作本案债务的保证人应依约对被告政旭贸易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鸿达塑料厂、邹垟明、邹淇琦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被告政旭贸易公司追偿。综上,本院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温州政旭贸易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偿付原告宁波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温州瓯海支行出口押汇款488477.7美元,利息6213.95美元,逾期罚息17175.79美元,并支付自2015年9月25日起至实际履行之日止的逾期罚息(其中,98127.15美元按年利率7.8504%计付罚息,145000美元按年利率7.8828%计付罚息,245350.55美元按年利率7.8489%计付罚息);
二、被告温州市鸿达塑料制品厂依据编号为07606BY20148023号《最高额保证合同》,在600000美元最高限额内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三、被告邹垟明依据编号为07606BY20148024号《最高额保证合同》,在600000美元最高限额内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四、被告邹淇琦依据编号为07606BY20148021号《最高额保证合同》,在600000美元最高限额内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被告温州市鸿达塑料制品厂、邹垟明、邹淇琦在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被告温州政旭贸易有限公司追偿。
本案受理费32191元,公告费650元,由被告温州政旭贸易有限公司、温州市鸿达塑料制品厂、邹垟明、邹淇琦连带负担(公告费650元已由原告垫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张伟伟
人民陪审员吴劲峰
人民陪审员陈光海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

代书记员吴优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