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依泽锦服装服饰有限公司诉张勇合同纠纷一案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
(2014)大民(商)初字第9969号
合同纠纷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大民(商)初字第9969号

原告(反诉被告)北京依泽锦服装服饰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广夏南路7号院。
法定代表人黄小函,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俞延彬,北京市海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张勇,女,1971年8月1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董新中,山西祝融万权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史小杰,女,1991年1月6日出生,山西祝融万权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告(反诉被告)北京依泽锦服装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依泽锦公司)与被告(反诉原告)张勇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朱庆梅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解春燕、秦东爱共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依泽锦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俞延彬,被告(反诉原告)张勇的委托代理人董新中、史小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反诉被告)依泽锦公司诉称:2013年5月9日,依泽锦公司(甲方)与张勇(乙方)签订《代理合同》,由依泽锦公司授权张勇销售经营“MaxFaerie”商标产品,张勇应以“MaxFaerie”服装品牌的管理理念和营销策略,在依泽锦公司规定范围内从事销售经营活动。张勇向依泽锦公司支付“MaxFaerie”品牌信誉保证金1万元,合同约定由于张勇导致本合同提前终止或张勇的违约行为给依泽锦公司造成损失,则品牌保证金将作为张勇违约金由依泽锦公司处置不再退还张勇。张勇还应赔偿因其违约而给依泽锦公司造成的损失。在《代理合同》第五章第一条约定:出现下列情形之一,甲方有权单方解除合同,因甲方单方解除合同造成乙方经济损失的,由乙方自己承担……4、乙方在经营过程中销售仿冒、假冒的甲方商标、商品、擅自提价更改吊牌的。《代理合同》同时对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合同的变更、解除、终止,违约责任,争议解决等内容作出明确约定。《代理合同》签订后,依泽锦公司已经依约履行各项合同义务,但张勇却存在严重违约情形,张勇在经营过程中大量销售仿冒、假冒的依泽锦公司商标、商品,给依泽锦公司的经济利益和商誉造成严重损害,致使依泽锦公司遭受巨额经济损失。此后,依泽锦公司多次就张勇的违约行为和损害赔偿主张权利,但张勇却置之不理,故依泽锦公司诉至法院,诉讼请求为:1、判令解除原告(反诉被告)依泽锦公司与被告(反诉原告)张勇于2013年5月9日签订的代理合同;2、判令原告(反诉被告)依泽锦公司无需退还被告(反诉原告)张勇保证金10000元;3、判令被告(反诉原告)张勇赔偿原告(反诉被告)依泽锦公司经济损失300000元;4、诉讼费由被告(反诉原告)张勇负担。

原告(反诉被告)依泽锦公司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予以证明:代理合同、取证所购买的衣服及发票、收货单、刷卡记录、依泽锦公司“MaxFaerie”服装吊牌及领口商标、商标注册证、2013年5月及2013年11月订货明细单、2012年订货单、商标注册受理通知书、2012年结算清单等。
被告(反诉原告)张勇辩称:张勇没有销售假货,合同没有履行是依泽锦公司的原因。另,依泽锦公司主张的损失有张勇出售假冒商品的损失及取证造成的损失,这是知识产权的损失,因此本案应该是知识产权方面的纠纷,不是合同纠纷。张勇并未销售过任何假冒依泽锦公司商标的商品,故而张勇并未违约,依泽锦公司起诉张勇没有事实,应当予以驳回。相反,根据双方于2013年5月签订的《代理合同》第三章第二条第一款约定“甲方将根据乙方的配货要求尽其所能确保产品的供应不间断和按期供货”,但在张勇尚有142712.72元余款且于2014年2月18日有订货要求时,依泽锦公司并未按合同约定给张勇发货,违反合同上述约定,故张勇提出反诉,反诉诉讼请求:1、要求解除原告(反诉被告)依泽锦公司与被告(反诉原告)张勇于2013年5月签订的代理合同;2、要求原告(反诉被告)依泽锦公司返还被告(反诉原告)张勇剩余货款142712.72元;3、要求本诉诉讼费及反诉费由原告(反诉被告)依泽锦公司承担。
被告(反诉原告)张勇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予以证明:代理合同、2014年订货明细、结算清单、付款凭证等。
原告(反诉被告)依泽锦公司就反诉辩称:对于合同的解除我公司是同意的,但是解除的原因是张勇存在违约行为,也就是存在销售仿冒商品更改吊牌的行为,故对张勇要求解除合同的结果没有异议,但是对解除的原因有异议。对于张勇要求返还剩余货款142712.72元的主张,实际张勇剩下的货款余额大约是6万多元,并非14万多,而且在2013年11月张勇和依泽锦公司签订订货合同时,双方约定依据订货明细单,张勇应该将20%的定金37万多元打入依泽锦公司的账户,但张勇没有支付定金,我公司依约有权将剩余的货款予以扣除,因此,张勇要求退还剩余货款的主张不予认可。

经本院庭审质证,双方当事人对原告(反诉被告)依泽锦公司提交的《代理合同》、商标注册证、2013年5月及2013年11月订货明细单、商标注册受理通知书的真实性认可,对被告(反诉原告)张勇提交的代理合同、2014年订货明细、付款凭证的真实性认可,本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本院根据上述认证查明:2013年5月9日,依泽锦公司(被代理人,甲方)与张勇(代理人,乙方)签订一份《代理合同》,约定:甲方授权乙方销售经营“MaxFaerie”商标产品,乙方应以“MaxFaerie”服装品牌的管理理念和营销策略,在甲方规定范围内从事销售经营活动;本合同的授权期限为2013年6月1日至2015年5月31日;甲方授权乙方独家特许经营的地域范围是山西省;乙方向甲方支付“MaxFaerie”品牌信誉保证金为1万元整;乙方应于本合同签订当日以转账方式,向甲方一次性支付品牌保证金,本合同期满终止或双方达成一致协议提前终止合同时,甲方将品牌保证金无息退还乙方;但由于乙方违约导致本合同提前终止或因乙方的违约行为给甲方造成损失,则品牌保证金将作为乙方违约金由甲方处置不再退还乙方,乙方还应赔偿因其违约而给甲方造成的损失;预付款:按订货金额预付5%定金。乙方下半年在太原市先增加二个销售专柜,即和信商场5月份开业200平米、铜锣湾商场120平米,待8月再开一家大同百盛店,合同期内要保证再开设6家专柜。订货折扣率及调货政策:在经营授权许可期限内,乙方年进货金额高于350万元(含350万元)按全国统一零售价格的32%结算(不含税),乙方年进货金额低于350万元按全国统一零售价格的35%结算(不含税),每年进货金额要保证15%递增。甲方保证其为“MaxFaerie”商标的合法所有权人。合同第五章第一条约定:解除合同的情况:出现下列情形之一,甲方有权单方解除合同,因甲方单方解除合同造成乙方经济损失的,由乙方自己承担:1、乙方未按本合同第二章第二条约定时间向甲方支付首期预付货款的;2、乙方经营严重亏损,无法正常经营的;3、由于乙方的行为或错误使其失去该店的使用权,而不能在该店店内营业的;4、乙方在经营过程中销售仿冒、假冒的甲方商标、商品、擅自提价更改吊牌的。合同第六章第三条约定:由于乙方违反第五章第一条第2、3、4项的,导致本合同提前终止,甲方有权不予返还乙方交付的品牌保证金,乙方库存货品自行解决;本合同订立后,甲、乙任何一方违反本合同约定或违反所做陈述与保证,均视为违约,应承担相应违约责任,并赔偿对方因其违约所遭受的一切损失(包括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及律师费);出现第五章第一条第4款情况时,一方无权要求返还保证金,同时乙方应向甲方支付人民币50000元的赔偿,如乙方因其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甲方在被侵权期间因乙方侵权所受到的损失超出50000元的,则超出部分乙方应一并赔偿。
依泽锦公司称合同签订后,张勇在太原和信时尚商场、长治嘉汇购物广场、太原王府井百货商场代理销售“MaxFaerie”品牌服装。张勇对此予以否认,但未提交证据证明其销售服装的场所。经本院向太原王府井百货商场调查核实,该商场开设单位为太原王府井百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王府井公司),王府井公司称“MaxFaerie”(玛斯菲瑞)在该商场设过专柜,该专柜是太原振威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威公司)和王府井公司之间签订的合同,振威公司法定代表人是王×,王×与张勇系夫妻关系。本院向太原和信时尚商场调查核实,确认玛斯菲瑞在该商场设有专柜,该专柜也系与振威公司签订的合同,但均是与张勇进行联系。另,王府井公司明确“MaxFaerie”专柜2013年度销售额为327.92万元,2014年1月至5月的销售额为122.31万元。太原和信时尚商场向本院提供的玛斯菲瑞专柜2013年6月至2014年6月期间的销售额为317.3万元。本院向长治嘉汇购物广场发送了调查函,核实“MaxFaerie”专柜的相关情况,长治嘉汇购物广场未予以回复。
依泽锦公司称张勇在代理销售“MaxFaerie”品牌服装期间,将仿冒、假冒该品牌商标的商品一同在专柜销售。依泽锦公司为调查取证,向太原和信时尚商场购买了仿冒“MaxFaerie”商标的服装10件,花费11232元。在长治嘉汇购物广场购买仿冒“MaxFaerie”商标的服装2件,花费3760元;在太原王府井百货商场购买仿冒“MaxFaerie”商标的服装5件,花费48900元。依泽锦公司向本院提交了前述三个商场购物的售货单、发票、刷卡记录及购买的服装。长治嘉汇购物广场、太原和信时尚商场出具的售货单及发票上记载为“玛斯菲瑞女装”,张勇否认与其有关。
根据依泽锦公司向本院提交其公司生产的“MaxFaerie”品牌服装吊牌、领口商标、侧缝水洗标识与其提交的自前述三家商场购买的服装样品进行比对,存在吊牌图案明显不同,领口商标大小不同、制作材质、纱线粗细不同,切边不同,领口“MaxFaerie”商标下图标不同;侧缝水洗标识质地明显不同,打印效果不同等。但领口及吊牌均有“MaxFaerie”商标,外观相似。
另,依泽锦公司向本院提交了一份注册申请受理通知书,记载依泽锦公司2007年3月13日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提出“MaxFaerie”商标注册申请,商标局于2007年4月23日确认受理;依泽锦公司2012年2月27日向商标局提出“麦克斯菲瑞”商标注册申请,商标局于2012年2月27日出具受理通知书,确认受理该注册申请。此外,依泽锦公司向本院提交“MaxFaerie”商标注册证,注册有效期为2014年4月14日至2024年4月13日,“麦克斯菲瑞”商标注册证,有效期为2013年4月21日至2023年4月20日。
庭审中,张勇主张其向依泽锦公司支付的货款与依泽锦公司向其所发售的货物之间尚有133272.72元的货物没有发送,因此要求依泽锦公司退还其货款133272.72元及保证金10000元,但其主张的合计金额为142712.72元。张勇据此向本院提交一份《结算清单》,该《结算清单》“余额”一栏为“42552.72”,后张勇在该《结算清单》尾部加注一栏,用铅笔在“返货金额”一栏书写“-90720”,“余额”一栏书写为“133272.72”。依泽锦公司对张勇提供的《结算清单》的真实性不认可,但主张经其核对,张勇所主张的余额中有一笔《结算清单》上日期为“13.4.28”一栏记载为“24d152.24d151.14d07124d111改折扣为32折补差价.23z127.24j181.24j182调单价补差价”“返货金额-90930”元已包含在“2012年10月1日至2013年5月31日回款返款的-201428元”中,因此张勇所付货款与依泽锦公司发货产生的货款之间的差额应为张勇主张的133272.72元减去该90930元。张勇对此不予认可,同时张勇向本院提交的其向依泽锦公司付款的凭证中部分为王×及他人转账。另,依泽锦公司向本院提交2013年11月16日的订货明细单,载明其要求张勇在七日内将20%的订金370000元打入依泽锦公司账上。张勇予以签字确认,故依泽锦公司认为其有权将张勇货款剩余部分直接予以扣除。
上述事实,有原告(反诉被告)依泽锦公司及被告(反诉原告)张勇提交的上述证据和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意见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依泽锦公司与张勇于2013年5月9日签订的《代理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现双方当事人均要求解除该份合同,但主张的解除事由不一致,就双方争议事项本院认定如下:
一、张勇在履行代理合同的过程中是否存在销售仿冒、假冒依泽锦公司商标的商品的行为。对此,本院认为,依泽锦公司提交的其自太原和信时尚商场、太原王府井百货商场、长治嘉汇购物广场自“MaxFaerie”品牌专柜采购的服装及发票、小票等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其提供的服装系自上述专柜采购,且该部分服装在吊牌、领口商标、侧缝水洗标识等方面均与依泽锦公司生产的“MaxFaerie”品牌服装存在相似,但有着明显差异,故属于仿冒商品。张勇否认依泽锦公司提供的仿冒商品与张勇有关,并主张其并未在太原和信时尚商场、长治嘉汇购物广场、太原王府井百货商场设立专柜,且依泽锦公司自长治嘉汇购物广场、太原和信时尚商场所购服装发票、销售单上均记载为“玛斯菲瑞”,与“MaxFaerie”品牌无关。对此抗辩意见,本院认为,张勇与依泽锦公司签署的合同中明确约定张勇的销售形式为在商场设立专柜进行销售,其中合同第三条第2款明确注明有“和信”商场,张勇否认前述三个专柜与其存在关联性,但其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在山西省设立其他专柜销售其代理的“MaxFaerie”品牌服装的情况,且依泽锦公司系授权张勇独家在山西地区进行代理销售(以专柜形式),依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张勇应就其履行代理合同中的违约行为向依泽锦公司承担责任,其以他人名义在商场设立专柜的情形不能规避其应当承担的合同义务。且根据本院调查核实,太原王府井百货商场、太原和信时尚商场所述虽以振威公司名义在商场所设“MaxFaerie”品牌专柜,但基于张勇与振威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的夫妻关系,且太原和信时尚商场亦明确该专柜实际负责事务人员为张勇。综上,本院认为,依泽锦公司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张勇存在销售仿冒“MaxFaerie”商标商品的行为。根据双方《代理合同》第五章第一条所规定的依泽锦公司享有单方解除合同的情形,第4条为“在经营过程中销售仿冒、假冒的甲方商标、商品、擅自提价更改吊牌的”,本案即符合前述之情形,因此依泽锦公司享有单方解除合同的权利,依泽锦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的规定,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依泽锦公司在起诉状中明确提出解除合同的主张,本院于2014年9月17日在人民法院报刊登公告,公告后六十日视为送达,故本院已于2014年11月16日向张勇送达起诉状,自此,双方签署的《代理合同》解除。
二、根据《代理合同》第七章第二条的约定:“出现第五章第一条第4款情况时,乙方无权要求返还保证金,同时乙方应向甲方支付人民币50000元的赔偿,如乙方因其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甲方在被侵权期间因乙方侵权所受到的损失超出50000元的,则超出部分乙方应一并赔偿。”故张勇无权要求依泽锦公司退还其保证金10000元。根据依泽锦公司提交的证据其为调取证据已支出63892元,结合张勇的违约行为的性质,依泽锦公司预期利益的损失,本院认为依泽锦公司所主张的损失赔偿数额300000元系合理的,本院予以支持。
三、张勇称依泽锦公司还应返还其剩余货款133272.72元,对此,张勇应当提交证据予以证明,但其提交的结算清单未有双方当事人签字,且该结算清单最后一行为张勇自行书写,故其不能据此证明其剩余货款的数额,但依泽锦公司认可张勇剩余的货款为133272.72元中扣除90930元部分,即42342.72元。就该部分货款,应双方合同已经解除,故依泽锦公司应当退还张勇。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九十六条第九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原告(反诉被告)北京依泽锦服装服饰有限公司与被告(反诉原告)张勇之间于二〇一三年五月九日签署的《代理合同》自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六日起解除;
二、被告(反诉原告)张勇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反诉被告)北京依泽锦服装服饰有限公司损失三十万元;
三、确认原告(反诉被告)北京依泽锦服装服饰有限公司无需退还被告(反诉原告)张勇保证金一万元;
四、原告(反诉被告)北京依泽锦服装服饰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退还被告(反诉原告)张勇货款四万二千三百四十二元七角二分;
四、驳回被告(反诉原告)张勇的其他反诉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诉案件受理费五千九百五十元,由被告(反诉原告)张勇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反诉案件受理费一千五百七十七元,由被告(反诉原告)张勇负担一千一百一十一元(已交纳),由原告(反诉被告)北京依泽锦服装服饰有限公司负担四百六十六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长朱庆梅
人民陪审员解春燕
人民陪审员秦东爱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周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