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伟与儒豹(苏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
(2015)园知民初字第00038号
合同纠纷

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园知民初字第00038号

原告熊伟。
委托代理人李纪兵,北京炜衡(长沙)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儒豹(苏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江苏省苏州。
法定代表人HANSONG,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蔡伟刚,江苏正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于小赐,该公司员工。

原告熊伟诉被告儒豹(苏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儒豹公司)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6月16日立案受理后,先由代理审判员张楷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后依法转为普通程序。因审判人员变更,本案后由审判员吴海锋及人民陪审员张荣耿、刘义文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李纪兵,被告儒豹公司委托代理人蔡伟刚、于小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熊伟诉称:2011年10月至2014年5月,被告向原告等消费者进行虚假宣传,并欺诈性销售其网络产品“3g浏览器手机顶告关键词”,骗取原告购买款1.2万元。2014年8月11日,央视及其他媒体曝光全国范围内关键词诈骗后,原告发现被告所谓销售的关键词产品不是高科技产品,与中科院没有关系,只是几个普通网页,只在被告公司的网页内有效,在全国范围内无效,根本不可能给原告带来回报。原告知道受骗后,一直联系被告退款,但被告对此置之不理。上述被告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利益。虽依消费者权益保障法,被告应按产品价格的三倍赔偿原告损失,但考虑到被告的承受能力,原告只要求按0.6倍来赔偿损失,自愿放弃法定的权利,显示原告依然有商业诚信和怜悯之心。综上,原告请求判令:1、被告停止向消费者欺诈性销售行为,在销售“关键词”类网络产品与服务必须在最显要处注明:“关键词只在本公司网页内具备唯一性,在全国不具唯一性,公众只能通过本公司链接搜索访问该产品,不能通过大众搜索直接访问该产品”,并向原告道歉;2、被告退回原告向其购买网络产品与服务的本金1.2万元,并赔偿原告损失8000元,两项合计2万元;3、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儒豹公司辩称:1、原被告之间没有合同关系,原被告双方也无直接利害关系,被告公司在合同背面加盖专用章是被告公司市场部管理合同备案的行为,被告并非签订合同的主体,被告给客户办理注册证的行为只是证明某个客户持有某个关键词,以示区别,合同备案及颁发注册证的行为只在被告与授权经销商(并非代理关系)之间进行,与原告并无直接联系,被告也没有收取原告的款项,原告也没有将款项交给被告或被告的代理人;2、被告作为一家高科技公司在国际具有知名度,从事手机搜索已近十年,取得了许多荣誉,不是有人诽谤就能抹杀其成就的;3、原告声称虚假宣传、欺诈销售,可是对原告销售的都非被告,原告仅凭几张来源不明,既没有客观性,也没有权威性,更没有关联性的图片就咬住被告不放,将不属于被告的责任推到被告身上,是不公的;4、被告如何经营是被告自己的事,不用原告指手画脚,如果被告违法,自有相关部门处理,原告并非市场监管者,原告的第一项诉讼请求明显越俎代庖;5、虚假宣传损害的是竞争对手和消费者的权益,本案的原告既非被告的竞争对手也非消费者,《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条明确了消费者的定义,消费者是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者,而本案原告不是为了生活需要购买关键词自用,而是为了生产经营购买关键词,是投资获利行为;6、综上,本案原告不是适格的原告,也不应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所以应裁定驳回起诉或判决驳回其全部诉请。

经审理查明:
2011年8月18日,原告以湖南大学名义向深圳市华夏万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湖南分公司付款12000元。
2011年,原告取得被告颁发的《3G浏览器手机顶告注册证》,该注册证载明:兹注册3G浏览器手机顶告“中信银行”于其持有人熊伟;注册人证件号××,有效期自2011年7月22日起至2017年7月22日止,届满可续期,上述手机顶告可以转让。
庭审中,原告明确其主张是基于原告向被告购买了关键词产品,双方之间是买卖合同关系。
以上事实有发票一份、3G浏览器手机顶告注册证以及当事人陈述附卷佐证,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根据原告庭审中进一步明确的诉讼主张,本案争议焦点为原被告之间是否存在合同关系,若存在合同关系,则被告是否存在虚假宣传,从而相应合同应无效或可撤销。
对于原被告之间是否存在合同关系的问题。本院认为:本案立案时案由为虚假宣传纠纷,该案由系三级案由,其上级的二级案由为不正当竞争纠纷,即虚假宣传纠纷是属于不正当竞争纠纷的一类,受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并且该法调整的是经营者之间的竞争行为。而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及原告陈述,原告最初以其为消费者身份起诉被告,其后明确主张与被告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故本案案由定合同纠纷较为妥当,而不是经营者之间的虚假宣传纠纷。原告称被告向其销售了相应手机顶告关键词产品,但根据原告提交的收款发票。足以证明向原告收取款项的为案外人深圳市华夏万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湖南分公司,而非本案被告儒豹公司。原告仅凭被告公司颁发的手机顶告注册证无法证明与被告儒豹公司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故原告称与被告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的主张无相应证据予以佐证,本院对此不予认可。
基于前述认定,在原告与被告之间并无合同关系的前提下,在本案中再行讨论被告是否存在虚假宣传已无必要。
综上,本院认为,被告未向原告销售手机顶告关键词,被告与原告之间并未建立买卖合同关系。故原告主张因合同无效或可撤销而要求返还相应款项并赔偿损失的主张无相应事实依据。同时原告主张要求被告停止销售并向原告道歉的主张亦无相应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五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熊伟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00元,由原告熊伟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缴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苏州苏福路支行,账号:10×××76。

审判长吴海锋
人民陪审员刘义文
人民陪审员张荣耿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八日

书记员梁月